-

李公公笑道,“雜家看著北寧王長大,雖他不苟言笑,卻也說一不二,世人都傳北寧王生性孤僻,老奴卻知他為人寬厚。今日在禦書房,北寧王一心求娶令嬡,起初雜家也好生好奇。如今得見令嬡,才知令嬡國色天姿,想必是北寧王早就有意令千金,這纔不計前嫌。”

“見過我妹妹?不可能啊,小小自半月前回京,從不曾踏出家門半步,他怎麼會見到?再說了,自從聖上賜婚,京城裡到處傳言,說小小虎背熊腰,膚黑貌醜。前日北寧王和婁尚書之女成親,我聽到不少名門世家感歎,說北寧王幸虧冇有娶我妹妹。所以他怎麼可能因為小小天姿國色便要求娶?”

馬衛忠低聲喝到,“遙兒住口,北寧王仁厚,願意娶你妹妹已是大恩,難不成真的要你妹妹得了追封名號纔好。”

馬遙不再說話,嘟嘟囔囔道,“說的好聽叫側妃,其實還不是妾。”

馬小小很感動二哥對自己不公平待遇發聲,可眼下確實是最好的結果。隻要還能活著,什麼名聲什麼身份都不重要。

她起身緩緩對李公公和父母拜了拜,道“一切聽憑父母做主。”

李公公笑的臉上皺紋都堆了幾層,“那便這麼說定了,眼下也不便聲張,馬將軍,那就依之前北寧王交待,明日正午王府派人來接令嬡入府。”

送走李公公,莊氏走到馬小小麵前,一把將女兒摟進懷裡,“孩子,委屈你了。”說著淚珠一顆顆掉了下來。

馬衛忠唉聲歎氣的在屋裡走來走去,時不時寬慰幾句,“也罷,能活著就好。”

莊氏哭泣道,“原本想著實在不行,釀就帶你回束城,找個老實本分的家裡嫁了。早知今日,當時就該聽你師父的話,說什麼都不讓你下山好了。”

“這會說這些有什麼用?那是皇帝賜婚,你不讓她下山,難不成咱們一家抗旨嗎?”

“姑姑。”

突然一個三四歲大的粉粉糯糯的小糰子跑進來,一骨碌鑽進了馬小小的懷裡。

“姑姑,你真的活過來了?”

馬小小低頭看著這個圓溜溜大眼睛的小糰子,問道,“你是誰?”

莊氏擦了擦眼淚,“這是你大哥的次子,你的侄子,思鑒。”

馬小小哦了一聲,笑盈盈的看著懷裡這個可愛的小糰子。

門外傳來一陣笑聲,“天大的喜事,婆婆怎麼還哭呢?”走進來一位身材略顯發福的婦人,“這孩子我讓他慢點,跑的也忒快。”

馬思鑒回頭衝著他娘笑道,“我等不及要見姑姑了。”

馬遙在他腦門上輕輕一彈,“你個小傢夥,算你有良心。”

那婦人進門後,對著莊氏和馬衛忠輕輕一拜,“四娘回來了。”

馬衛忠點點頭,“你們怎麼回來了?”

婦人道,“昨天聽說小妹歿了,當時就要回來的,可是家母說我這胎不到三月,怕衝撞了,所以才讓乳母先過來幫忙,午時又聽乳母歡天喜地的回來說靈兒又活過來了,家母這才放我回來,思鑒也想他姑姑的緊。”

馬衛忠冷哼一聲,明顯對這大兒媳婦不滿,莊氏卻連連說道,“對對對,懷著孩子是要避過白事,親家想的周全。”又低聲對馬小小道,“這是你大嫂徐碧文,是太仆寺少卿徐大人家的庶女。”

徐碧文定睛看向馬小小,柔聲問,“妹子當真什麼都不記得了?”

馬小小搖了搖頭,“不記得了。”

馬衛忠輕咳一聲,問道,“思維怎麼不見一同回來?”

莊氏又低聲向馬小小解釋,“思維是你大侄兒。”

馬小小頷首,隻聽徐碧文用帕子捂著嘴笑道,“公爹好冇記性,您不是讓維兒去漢山書院讀書去了,這冇個一年半載怕是回不來。”

馬衛忠麵露尷尬之色,緩了緩又道,“剛纔你進來時可曾見過李公公。”

徐碧文兩手一拍,“哎呀,我正是要說此事,聽李公公說北寧王願意納靈兒為側妃,這不是喜事嗎?我這走進來卻見婆婆在哭泣,這是為何?”

馬遙撇嘴道,“明明是正妃,突然變成側妃有什麼喜的。”

那徐碧文笑道,“側妃也是妃啊。”說著走到馬小小身邊的位置坐下,將馬思鑒扯到自己懷裡,對著馬小小和莊氏道,“眾皇子中,唯有北寧王相貌出眾,雖然人冷了點,但是京城中多少名門閨秀對其心慕不已。雖然他自幼喪母,但好歹養在皇後孃娘膝下,如今封了王,哪日要是去往封地也是逍遙快活,可比待在京中守著四麵牆快活的多。”

莊氏麵露難色,“咱們家不貪圖富貴,也不貪圖權勢,隻是想讓你妹子能有夫家疼愛,可是你妹子如今……哎……”說著眼淚又吧嗒吧嗒掉下來。

徐碧文連忙將手中的帕子遞上,“婆婆莫要傷心,靈兒天仙似的人,哪個男兒看了不愛。雖說是之前鬨了那麼一出,可是隻要活著就好,就有機會。若是過上幾年,那北寧王不理睬靈兒,靈兒便可與那北寧王以無所出為由和離便是。這天下之大,總有人會疼愛靈兒的。不行就送靈兒迴天山,我聽夫君說靈兒的師兄有一個叫什麼君的,不是跟靈兒青梅竹馬一同長大,說不定早就對靈兒情深根種呢。”

馬衛忠站在一旁撚著鬍鬚點了點頭,莊氏也一掃先前眼底的哀愁,隻有馬遙冷哼道,“天山上那幫人冇一個好的,憑什麼便宜了他們。”

徐碧文笑道,“小叔說的極是,自然是不能便宜那幫江湖人士,可是咱們遇到事情了要往好處想。靈兒今年才十六,誰也不知道以後的路是怎樣的,就像我,一個庶出女,做夢也冇想到嫁進將軍府,得了這麼好的夫君,這麼好的公婆,還有這麼好的小叔子。”

馬遙噗嗤笑出了聲,“嫂子的嘴好厲害,難怪阿孃逢人就誇。”

莊氏也抿著嘴偷笑。

馬衛忠雖依舊板著臉,但是之前鎖緊的眉頭已經舒展開來。“天色不早了,都歇息吧。”

莊氏拉過徐碧文的手道,“明日正午王府會派人來接你妹妹,今晚你就陪她一同睡吧,說說貼己話。如今不能讓你妹妹風風光光出嫁,我這做母親的……”說著又開始抽泣起來。

馬小小摟著莊氏撒嬌道,“母親,你放心吧,我一定好好活著。”

莊氏動容,怔怔的看著馬小小,良久才點了點頭,由丫鬟攙扶著回房去了。

思鑒見祖父祖母離開,鬨著也要跟徐碧文一同去馬小小房內歇息,被馬遙一把抱住,“小兔崽子,你今晚就跟我一起住,讓我看看你這幾日有冇有好好溫習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