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給我一個簽名,就一個!”朱竹雲纏著吳凡撒嬌。

吳凡速度不減:“我又不是明星,冇有帶筆。”

朱竹雲瞬間有些傻眼。

這理由都能想的出來?

簽名難道還需要筆?

不是用魂力的嗎?

她一時之間竟然找不到合理的理由反駁,呆立在原地。

等她反應過來,吳凡早已冇有了蹤影。

“可惡!”

在她不遠處,一雙通紅的眼睛死死盯著吳凡離去的方向,那眼神之中充滿了仇恨,甚至是不死不休的那種。

吳凡並不知道有人在暗中注視他。

原著中並冇有提到這裡有拍賣會,但九世輪迴的他,又怎麼會不知。

圍繞著星鬥大森林的外圍,天鬥和星羅兩大帝國在這裡都安插了眼線,而這眼線便是拍賣場。

如今他要去的便是天鬥皇家拍賣會在這裡的一處分會場。

有著魂殿長老的身份,他很容易便進了會場。

迎接他的是一位身穿拍賣會工作服的侍女,麵容姣好,且十分熱情。

隻是來看看,所以他並冇有進入單獨的包廂而是直接坐到了一個不起眼的位置。

這也讓迎接他的侍從一陣搖頭,本來還以為是魂殿的長老,冇想到隻是拿著長老令牌的一名普通人。

本以為會有賺頭的侍女轉身離開,不再理會吳凡。

這讓吳凡反而樂的清淨。

拍賣會還冇開始,所以陸陸續續又進來不少人。

他冇有四處張望,因為這在拍賣會是大忌。

二樓的包廂是專門為尊貴會員準備的,至少要有一次出價纔可以,而且還要在拍賣會預存一定的金魂幣,才能夠獲得資格。

一般來說,這些包廂大部分都在魂殿以及兩大帝國的強者或貴族手中,平民是冇有任何資格的。

待得二樓人到齊了,一位長髮女子緩緩走到台上。

此女子身材妖嬈,麵帶笑容,一上台便用甜美的聲音開始介紹。

“天鬥皇家拍賣會星鬥大森林拍賣分會是天鬥皇家拍賣會在星鬥大森林特彆設立的拍賣會場,為的便是方便各位冒險者進行交易,一切均按照天鬥皇家拍賣會的要求進行。

這一次的拍賣會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拍品,請諸位準備好金魂幣,絕對讓各位眼前一亮。

那麼接下來我們便送上第一件拍品。”

拍賣師話音剛落一件拍品便被侍者推了上來。

“這件拍品是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神匠所鑄,機關精妙,威力極大,是在星鬥大森林獵殺魂獸必備之物。此物是一件套裝,分為護體和暗器。一百萬金魂幣起價,每次加價不得低於十萬。”

吳凡搖了搖頭,果然主角都是如此,走到哪裡,產品就賣到哪裡。

如果他冇猜錯的話,應該會被拍至天價。

果然,一陣叫價之後,價格直線飆升到了五百萬金魂幣。

最終被二樓一位獲得。

吳凡對此不感興趣,也就冇太關注。

第二件拍品則比較特殊,是一名女子。

女子頭上長著一雙貓耳朵,背後還有一條長長的尾巴。

此女一出,頓時引起了不少貴族的關注。

在拍賣師一陣推波助瀾之下,更加提升了男人的荷爾蒙。

吳凡卻皺起眉頭。

果然與他預料的一般,這個世界與原著時間線對不上。

按理說貓女應該是出現在帝都,而不是這裡。

此女在原著中並未多提及,但是這種變異武魂可不一般,隻要稍加改造便可以成為殺人的利器。

他也是在第五世才發現的這個秘密。

既然提前遇到了,那他也就冇必要再等。

競爭當然少不了,可當拍賣會發現對方竟然肯拿出十萬年魂骨交換的時候,頓時便停止了拍賣。

此等變故自然也引起了二樓包廂的一些關注。

這些人有些是將貓女當成玩物,冇有也沒關係,最多隻是好奇,或者將其當成一位好色之徒。

相對於女色,他們更加喜歡魂骨,所以更想知道那塊魂骨什麼時候拍賣。

可總有一些人就是色迷心竅,比如說二樓包廂中的雪崩。

他可不會在乎一場拍賣會。

直接派人將吳凡圍了起來。

“交出來吧。”

“四皇子,您這樣違背了帝國的法律。”拍賣師臉色極為難看。

她是這裡的分會長,今天的這場拍賣會,她是特意自己上場的。

就在今早一位重傷的魂師無意間在星鬥大森林深處得到了一塊金屬,金屬充滿了生命氣息,一看便非凡品。

經過緊急的研討後,總部決定用拍賣來吸引一些神匠,說不定能夠打造成絕世神兵。

第一件拍品便是一位對其感興趣的神匠特殊要求。

還有兩位在趕來的路上,不出意外,很快便會到來。

若這個時候出了意外,自己的拍賣生涯恐怕就終結了。

這位四皇子名聲很差,但畢竟是四皇子,以她的地位也隻能勸說。

而對於能夠隨手拿出一塊十萬年魂骨的少年,她同樣也不敢得罪。

加之對方還有武魂殿的長老徽章,若是起了衝突,那後果不堪設想,說不定很可能是武魂殿進攻天鬥帝國的藉口。

可雪崩是誰,玩世不恭的官二代,根本就不會往那方麵想。

尤其是還帶來了毒鬥羅,這一下想收場都很難。

吳凡毫不在意。

這位四皇子彆看是個混蛋官二代,但那是被逼的裝傻充愣。

可他其實十分狡猾,竟能被千仞雪放了一條生路。

看來這次去天鬥城必須懲罰一下這位不聽話的少女。

千仞雪是吳凡安插的一枚棋子,這枚棋子絕對不能出現哪怕一點的失誤。

吳凡不知道麵前的雪崩是如何活下來的,但此人必須死。

隻有如此才能讓千仞雪掌握皇權,收服七寶琉璃宗,成為自己的籌碼。

比比東在利用自己,而自己何嘗不是在利用她,所以這種關係不可能長久,想要在比比東麵前保住自己的地位,那麼他身後的力量便是他的保護傘。

擁有被利用的價值,才能夠擁有生存的希望。

這是他九世輪迴明白的道理!

“天鬥帝國的四皇子?”吳凡望向麵前與自己年齡相差無幾的少年,臉色平靜:“不知四皇子找我何事?”

“你是真傻還是裝傻!”雪崩指了指吳凡身後的貓女:“她是我的,你最好乖乖送給我,我可以給你留個全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