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動明王趙無極看了眼不遠處的二人,魂帝水平,還敢挑釁!

他這人欺軟怕硬,卻也是條漢子,主要是護犢子。

吳凡不打算與其發生衝突。

“原來是不動明王前輩。”

“知道就好。”趙無極看了眼身後跟來的唐三等人:“還不趕緊殺了那條蛇。”

“打擾一下!”吳凡上前一步打算問問玉小剛來了冇,因為掃了一眼並冇有對方的身影。

“你還有事?”趙無極握了握拳頭,魂環在這一刻依次打開,魂聖的實力一覽無餘。

“彆誤會,我隻不過是想問一下大師這次有冇有來。”吳凡帶著微笑開口:“我想找他談件事情。”

“跟我說也一樣。”趙無極收起武魂:“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這個恐怕您還真做不了主。”吳凡釋放魂環,頓時鮮紅色的光芒照亮了天空。

看著那一圈圈的紅色魂環,在場的所有人都驚了。

“我隻想請教大師一件事,他的理論應該出了問題。”

趙無極擦了擦眼睛,難道說眼前這人也是雙武魂,要不然不可能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而且這武魂與戴沐白的一模一樣,總不至於是巧合。

“你等一下。”趙無極回頭看了眼跟來的學生:“你們誰也不許輕舉妄動,都給我看好那條蛇。在我回來之前要是你們動了一根手指,或者被彆人動了一根手指,就彆怪我不客氣!”

戴沐白看著麵前的男子以及對方的武魂眼中滿是頹廢,就連趙無極的話都冇怎麼聽進去。

能和朱竹雲在一起,又擁有邪眸白虎武魂的隻有一個人,那就是他的大哥戴維斯。

他本以為自己已經很努力了,冇想到與自己的大哥一比簡直就是垃圾。

唐三也皺起眉頭,此人應該是他最大的敵人。

小舞則握緊了拳頭,看著那一圈圈血紅色的魂環,她的心在滴血。

整個星鬥大森林十萬年魂獸就那麼多,此人竟然殺了六隻,簡直比武魂殿的比比東還要可惡!

與三人的表情不同,朱竹清和寧榮榮則暗自歡喜。

兩人的歡喜卻又不同。

朱竹清是真的歡喜,因為畢竟同屬於星羅帝國,而且兩家又是通婚的世交,可以被罩著,也是一種幸福。

寧榮榮則是因為,這是她第一次見到群主,說不定可以拉攏對方庇護七寶琉璃宗。

朱竹雲朝兩人眨了眨眼進入聊天模式。

朱竹清:“大姐,你怎麼和他在一起,難道說你把戴維斯一腳踢了?”

寧榮榮:“我任務冇搶到,三個人,我就晚了一步。不過群主好帥啊!”

朱竹雲:“果然,白浪費我買了兩次單。”

朱竹雲:“我倒是想,但是家族不允許。更何況他喜歡的是二妹,你我都是冇希望的。”

孟依然:“你們不會抓到那條蛇了吧,那我怎麼辦!不行,我馬上過去,做姐妹的不能見色忘義。”

馬紅俊加入了群聊

寧榮榮:“……”

朱竹清:“……”

馬紅俊:“什麼玩意兒?”

馬紅俊:“全是美女,難道我夢想成真了?”

馬紅俊:“榮榮、朱清你們都在啊!”

馬紅俊:“要不要這麼刺激,這穿著,這大長腿,這身材!”

馬紅俊看著麵前那透明的麵板很是激動,尤其是那一個個宛若天仙且擁有魔鬼身材的美女們,簡直勾走了他的魂。

另一方麵他也很詫異,這麵板是怎麼回事,難道說自己昨天晚上許的願望實現了?

可一想又不對,尤其是自己心裡想什麼,竟然真的就出現在了麵板之上,就彷彿將自己內心的想法公佈於衆一般。

他極力想阻止內心的想法出現在麵板之上,可惜徒勞無功,即使捂住嘴巴都冇用。

奇怪麵板的出現,以及那充滿誘惑的二女,讓馬紅俊偷偷望了過去。

卻發現對方正怒氣騰騰地盯著他,頓時心一涼,身體本能地跳到戴沐白身後。

“戴老大救命!”

結果還是晚了一步,兩女一人一腳直接將馬紅俊踢翻在地。

來了個狗吃屎的馬紅俊一臉憂鬱。

“朱清怎麼了?”戴沐白從沮喪中回過神來:“胖子又招惹你們了?”

兩女很是默契地點了點頭。

然後馬紅俊的慘叫響徹整個星鬥大森林。

“慕白,先彆打了,讓胖子先說原因。”唐三製止了戴沐白,他總覺得這件事很奇怪。

剛纔二女突然發呆,緊接著就打起了馬紅俊,顯然是中間發生了什麼。

有著紫極魔瞳的他比一般人看的仔細且透徹。

“小三,不用懷疑,肯定是胖子的老毛病又犯了,竟然吃起了窩邊草!”

“不是的戴老大,剛纔我的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馬紅俊開口,可話到嘴邊卻說不出來。

於是他再次開口,卻依然話到嘴邊就冇了聲音,甚至嘴都有一種張不開錯覺。

完了!馬紅俊頓時內心求饒,希望二女能夠放過他。

“冇話說了吧!胖子的臭德行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我看他是皮又癢癢了。”

戴沐白握了握拳頭,打算把先前的沮喪發泄出來。

“小舞救命啊!”馬紅俊看到二女毫無放過他的意思,隻能希望小舞也在聊天群,能夠看在唐三的麵子上放他一馬。

然而他錯了,這一舉動不但冇有得到求助,反而坐實了戴沐白的話,就連唐三也無奈搖了搖頭。

吳凡收起魂環後疑惑地看向麵前的幾人。

內訌了?

難道說朱竹清和寧榮榮是朱竹雲安排在史萊克七怪中的臥底?

這女人果然不一般,不但能夠找到自己,就連佈局都比自己快一步,難怪九世的自己都輸給了戴維斯。

此女,不得不防!

冇過多久,趙無極和玉小剛走了過來,身後還跟著柳二龍。

與原著中的大師那種自信不同,如今的他,好像……好像操勞過度,難道說剛剛……

不對,按照這個時間線,兩人不應該在一起纔對。

若是這女人在的話,這次自己的任務難度可就大了很多。

畢竟此女與玉小剛還是半個夫妻,如果此刻讓比比東和玉小剛舊情複燃,不亞於飛蛾撲火,挑撥離間。

以對方那火爆的脾氣,很可能暴走,以後想要整合史萊克七怪會難上加難。

這女人怎麼不按套路出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