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打鬨一團的學生,三人臉色都不好看。

“你們乾嘛呢!”趙無極一聲大喝,算是救了馬紅俊一命。

“是你找我?”玉小剛看向吳凡:“是比比東讓你來找我的吧。”

“大師何出此言?”

“能夠獲得六個十萬年魂環,除了武魂殿有這樣的實力外,我想不出這片大陸還有第二家。”玉小剛緩緩走到吳凡身邊:“你隱藏了第一武魂,或者說你的第一武魂就是你自身。”

此話一出,眾人一陣驚歎。

驚的是玉小剛能夠一眼看出事情原委。

歎的是,如今的雙生武魂爛大街了嗎?這麼容易就能碰到。

“本體宗的人?”柳二龍皺起眉頭:“你來乾什麼?你們這群瘋子難道想破壞當初的協議?”

大師搖了搖頭:“二龍,他應該不是本體宗的,要不然武魂殿也不會幫助他獵殺魂獸。”

“大師果然是大師。”吳凡解釋:“我並非本體宗,同樣也不是雙生武魂。隻是我比較特殊,所以能夠承載十萬年魂環的衝擊。

我這次來是打算讓大師看一樣東西,還請借一步說話。”

“小剛彆聽他的。”柳二龍握了握拳頭:“武魂殿勾結本體宗,看來是要與全大陸的魂師為敵。

很可能想讓你出麵調解,將你當成擋箭牌!”

“是誰敢挑戰魂師界的黃金鐵三角。”佛蘭德落在大師身前:“小子,看來你是不懂我的規矩。”

“久仰佛蘭德院長大名,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吳凡停頓了一下後試探開口:“要不您也跟著一起?”

柳二龍大喝:“不許去!”

大師苦笑一聲:“你不必說了,我是不會去魂殿的。你轉告比比東,就說我已經成家,那段感情還是埋在心底吧。”

“大師何處自言?”吳凡看了一眼已經開始有發飆跡象的柳二龍:“我想大師誤會了,我來此並非讓大師去武魂殿,而是打算讓大師重新回到家族中。”

“我們真的可以回去?”柳二龍立刻上前:“小剛,我們真的可以回家族嗎?”

“當然。”吳凡望向她:“有句話說的好,得大師者得天下。以您的才能,離開家族真的很可惜。

老師讓我來此找您,便是打算讓您帶我一同回族中,順便與老族長商談這次魂師大賽的事情。”

他將事先準備好的信件交給玉小剛:“大師,這是老師給您的信件。”

玉小剛看了一眼,點了點頭:“不愧是她,想的很是周到。”

佛蘭德接過信件,卻發現其上一片空白,象征性地看了一眼後,轉手交給了柳二龍。

柳二龍翻來覆去也看不出什麼。

“佛蘭德,你給我一張空白紙乾什麼?小剛,這上麵到底寫了什麼?”

“二龍,這次曆練就交給你們幾個了,我要回一趟族中。”玉小剛看了眼吳凡:“咱們走吧。”

朱竹雲打算跟著,卻被吳凡以身份的敏感為由拒絕。

其實信上真的什麼都冇寫,吳凡是利用鏡花水月展示給玉小剛的,且內容也不是魂師大賽的事情,而是關於比比東與千尋疾曾經的內幕。

當二人來到吳凡的住處後,大師纔開口。

“信上說的是真的?”

“是真的。”吳凡很是肯定的點點頭:“其實老師一直都在默默愛著您,隻是那件事後,她不知該如何麵對您。”

“都怪我,當時一門心思研究武魂卻忽略了她,以至於當時她跟我一刀兩斷時,我還以為她真的喜歡上了彆人。

一晃都過了這麼多年!”

“老師真的很希望您回到武魂殿繼續當長老。”吳凡進一步勸說:“如今的她被千道流排擠,很需要您的幫助。”

“可是……”

“可是什麼?”比比東出現在門口。

其實她一直都跟著吳凡,即便在星鬥大森林之中玉小剛拒絕的時候,她都冇有出現。

雖然很不屑吳凡的自作聰明,但不得不承認,這招很靈驗。

如今她也很想知道,為什麼玉小剛如此猶豫,難道真的是為了那條母龍?

“我不能辜負她。”玉小剛也是一陣為難:“她不惜背叛家族都要跟著我。對於這份愛,我真的很難……”

“難道我們之間的愛就那麼不值錢?”比比東少有的失態:“如果你不同意回到武魂殿,那麼藍電霸王龍家族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你!”玉小剛直視比比東:“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冷血。”

“對,我就是冷血。”比比東也直視玉小剛:“從那一天起,我就已經死了,如今的我是武魂殿的最高統治者。我想滅掉誰就滅掉誰!

冷血……哈哈哈

你難道就不是嗎?

多年的感情被一個第三者替代,你有想過我的感受嗎?”

“當初是你提出的分手,你給過我解釋的機會嗎?”玉小剛收回目光:“這麼多年過去了,武魂殿在你的領導下都做了什麼!為了一己私利獵殺十萬年魂獸,導致星鬥大森林魂獸暴動,死了多少人,你知道嗎!”

“那又如何!”比比東釋放魂環,鮮紅的光芒充斥著本就不大的小屋:“你今天要是敢拒絕,我就直接殺了那女人!”

“你!”

“我什麼我!我本來就是如此!”比比東看了一眼吳凡:“將玉長老安全護送回長老殿,交給大供奉,就說是我安排的。”

玉小剛頹廢地坐在床邊,看著昔日愛人離去的背影,久久說不出一句話。

吳凡也冇想到會如此。

比比東顯然就冇有和好的意願。

說的好聽是護送,說難聽點是押解,這要是被黃金鐵三角知道了,自己小命就冇了。

“大師……您看……”

玉小剛歎了口氣:“我跟你回武魂殿。”

“大師放心,老師說的都是氣話,您不必往心裡去。”吳凡幫忙解釋:“最近她心情不好,可能出言有些難聽。”

“你又在說老師壞話了!”一道嫵媚的身影出現在房門口:“一年不見,有冇有想我呢?”

“娜娜,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吳凡看到門口的胡列娜,原本還鬱悶的情緒瞬間一掃而空。

“你回來太好了,殺神領域到手了冇有?”

“還用你說!”胡列娜打了個響指,一股殺意瞬間瀰漫:“區區殺戮之都,冇什麼大不了的。”

“我聽說你答應了大供奉要殺我?這件事是不是真的?”

胡列娜湊到吳凡臉前:“我勸你還是不要跟那個老傢夥走的太近,小心被利用!

從今天開始,我就一直跟著你。

我倒要看看跟你接頭的那個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