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凡一臉尷尬:“娜娜彆鬨,我怎麼可能會殺你。我那是敷衍千道流的,就他也配和老師為敵,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我怎麼就那麼不信呢?”胡列娜白了他一眼,轉頭帶著微笑看向玉小剛:“大師,老師讓我也留下來。她怕吳凡一個大男人不會照顧人。”

玉小剛往遠處坐了坐,眼前這名女子太過嫵媚,他怕自己晚節不保。

“那咱們直接回武魂殿吧。”吳凡:“好久冇回家了,怪想的。”

胡列娜纔不會相信他的話。

“你不是要去巴拉克王國的武魂主殿嗎?”胡列娜狡黠一笑:“你若不去,那人豈不是會殺了你。”

“你咋啥都知道?”吳凡感覺掉進坑裡了,千道流安排自己的任務不會是故意泄露給胡列娜的吧,這還玩兒個球啊!

“反正巴拉克城你是一定要去的,就算你不去,我也會逼著你去。”胡列娜舔了舔手掌:“老師說過要殺了那人,你動手還是我動手?”

目前肯定是不可能去巴拉克城的,就算去也要甩掉胡列娜。

“這幾天我還有事要做,我還差個魂環。”吳凡很自然的開口:“你若是冇什麼事的話,倒是可以先去巴拉克城,到時候我去找你。”

“不可能!”胡列娜直接拒絕:“老師的任務,必須第一時間完成。”

“說出你的條件。”吳凡無奈搖了搖頭:“事先說好了,我這裡隻有魂骨,彆的什麼都冇有?”

一旁的大師都聽傻眼了。

上百隻魂獸都不一定能夠產生一塊魂骨,你當這是大白菜呢!

魂骨可以隨便給的嗎?

擁有魂骨的哪一位不是精英中的精英!

這位少年的口氣也太大了吧!

這是殺了多少魂獸纔有如此底氣!

吹牛都不上稅的嗎?

年輕人果然太浮躁!

然而,他卻見吳凡手一揮,麵前頓時出現十塊魂骨,而且清一色十萬年。

魂骨可能對於彆人來說是可遇不可求,但是對於擁有係統的吳凡來說,魂骨真跟白菜一個價。

係統商店中每天免費送一塊,雖然不能確定是多少年的,但多啊,況且係統還給了融合的方法,操作起來極為簡單。

除了魂骨,魂環也可以升級,他自身的十萬年魂環便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升級上來的。

胡列娜很是鄙夷地看了一眼麵前的魂骨:“你打發要飯的呢!”

玉小剛感覺自己肯定是在做夢。

那可是十萬年魂骨啊,就算是天鬥帝國也屈指可數!

這位魂殿的少女竟然看不上,尤其是那眼神,要多嫌棄有多嫌棄,還讓不讓人活了!

主人莫不是傻子吧!

咳咳!

“小凡是吧,這些魂骨既然這位少女不要,給我如何?”

玉小剛有些尷尬,畢竟以他的性格,是絕對不會求人的。

可壓不住這是十塊十萬年魂骨啊,要是給了史萊克七怪,這次的魂師大賽第一名豈不手到擒來。

更何況這些魂骨的屬性技能完全與史萊克七怪的屬性技能相吻合。

如今少年隨手拿出,少女又不屑一顧,說不定自己有機會呢!

胡列娜詫異,在她的認知中,玉小剛貌似從來都是剛正不阿,從不求人,如今這個姿態,著實很少見。

吳凡則很是滿意。

他故意拿出這些魂骨,就是為了讓玉小剛心動。

剛纔比比東明顯不打算服軟,如此強撐下去,兩人是不會走到一起的。

所以,隻能威逼利誘玉小剛,讓他服軟。

十萬年魂骨,就不相信他不心動。

“可以是可以,不過我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

“很簡單。”吳凡將魂骨放到玉小剛麵前:“我想讓史萊克學院加入武魂殿。”

“不可能!”玉小剛直接拒絕。

“大師先不用著急拒絕。史萊克學院依然是史萊克學院,不會真的融入武魂殿。就好比雷霆學院與藍電霸王龍家族一般。院長和老師依然還是你們,學生也還是先有的學生,隻是經費武魂殿來出。”

吳凡明白,比比東一直都愛著大師,隻是她的愛隻能隱藏在心中,所有跟大師有關的一切,她都會同意,甚至會偏激的去保護。

她隻想讓大師原諒她,或者說認可她。

加之,史萊克學院的加入隻會讓武魂殿更加強大。

也算是邁出了整合天鬥帝國的第一步。

能夠與帝國抗衡的隻有帝國!

以唐三主角光環的效應,上三宗自然也會歸順。

解決大師是第一步,這一步很重要。

“偌大的學院,不是興趣就能存活下來的,需要有資金的維持。”吳凡進一步遊說:“您雖然為藍電霸王龍家族的嫡係,可終究離開了家族,不可能再得到家族的庇護。

而您最終的心願便是想要將武魂的十大核心競爭力理論發揚光大。

您想一想,對魂師來說,或者是對武魂來說,誰的話最據權威?

是帝國?

是家族?

是學院?

我覺得都不是。

如今整個鬥羅大陸之上,實力最強的魂師就那麼幾個。

大部分都隻研究自己的武魂。比如說劍鬥羅塵心,一聲研究七星劍,雖然效果明顯卻也對其它武魂知之甚少。

相反,武魂殿卻是研究武魂最多的地方。

從武魂的覺醒,再到培養,最後成神,這一連貫的操作,占比最高的便是武魂殿,即便是帝國,也做不到。更何況一些家族或宗門,眼光就更加侷限。

所以,在我看來,您想要將您的理念發揚光大,被世人認可,唯一的去處便是武魂殿。”

聽了這些話,玉小剛沉默了。

雖然對方的年齡與自己相差很大,但是邏輯卻極為清晰,就彷彿一位經曆了大風大浪且感悟透徹的學者。

即便是自己的學生唐三,在此人麵前都顯得幼稚了很多。

回想起這些年自己傳播理唸的遭遇,也許對方說的可以嘗試一下。

“可是……”

一想到自己與比比東之間的複雜關係,他又是一陣頭疼。

“冇有什麼是解決不了的,我永遠相信一句話。人要靠自己!”

人要靠自己?

“好一個人要靠自己!”玉小剛收起魂骨揚天大笑:“說的不錯!我這就去與佛蘭德和二龍商量一下,隻要他們同意,明日一早我便帶著他們去武魂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