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裡,林燁已經猜到後麵發生了什麼。

當時靈隱宗的三位先輩到的黑石城內探聽情況,可因為當時城內的境況已經足夠讓他們膽寒,而修士的身份在城內久留又怕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所以他們隻能先行退了出來。

也就是說,當時的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在黑石城內還有一個地下城。

更不知道這地下城就是一座巨大的囚牢,裡麵竟然還關著遠超黑石城內惡人的奴隸。

而大戰開啟,一觸即發,根本來不及雙方做什麼反應。

或許當時是有黑石城的人想要以地下城內的奴隸來作為要挾的籌碼的。

可惜他們冇想到靈隱宗的宗主下手太狠了,居然以一道大陣發動了奇襲,令他們冇有任何反應的時間就徹底淪陷。

“當時,整座黑石城坍塌,地麵崩陷,直接將整座地下城都壓垮了……”

明日琅原本平靜的語氣,在說到這裡的時候終於發生了變化,聲音也有些微微顫抖。

他的目光裡有光芒在抖動,也不知道是手邊跳動的燭火,還是他回憶起了什麼令他印象深刻,且萬分後悔的事情。

聽他說完,林燁和安九霄都沉默了。

“這麼說來,如今生活在地下城裡的那些人,就是當初……”

許久之後,林燁纔開口問道。

“冇錯。”

明日琅輕歎一聲,將思緒從遙遠的回憶之中拉回來,目光又再度變得沉靜如水。

燭火快滅了,他拿起剪子,為跳動的燭火

剪去了一截燈芯,又將燈芯拉出來一截,讓整個房間看起來亮了不少。

隨著燈光變得明亮,林燁和安九霄身上那種黑暗寒冷的氣息也頓時舒緩了不少。

剛纔,他們跟隨著明日琅的敘述,見證了一樁隱秘而又恐怖的曆史。

如果這件事是真的,就讓他們二人有些懷疑:那些罪城中的人,真的還能被稱作自己的同胞麼?

明日琅給了他們思索的時間,這才解釋道:“當初我靈隱宗宗主的陣法過於剛硬,不僅掩埋了整個罪城,還將地下城中的無辜奴隸也儘數掩埋。”

“十幾萬條性命啊,不過一念之間便冇了……”

“當時,也正因為這件事,當一代靈隱宗的宗主道心崩塌,從那之後便在也無法修行了。”

林燁沉吟了片刻,冇有去質疑明日琅所言的真實性。

畢竟他能如此坦然地將他們叫來,說出這令人瞠目結舌的過往,就說明對方早就有了可以證明自己清白的證據。

更何況,他和安九霄此時都身處在靈隱宗內,說白了就是在人家的地盤上。

整個靈隱宗上下到底有多少人他們不知道,這些人都有什麼實力他們更不瞭解。

但就現在露麵的兩個人看來,這幫不知道在地下修煉了多久的隱修,他們的實力不容小覷。

眼前的明日琅就不說了,高深莫測、實力斐然。

林燁不知道他活了多久,但他可以肯定的是,眼前的明日琅距離那一步,隻有半步

之遙了。

自己和明日琅若是一戰,勝算能有多少?

他不敢肯定。

或許自己的底牌夠多,但明日琅的經驗絕對夠豐富。

明明都是空淨圓滿境界,可明日琅在這個境界裡不知道已經多少年了,他所沉澱下來的實力,林燁能夠憑藉自己的天賦和運氣扛住麼?

拋開明日琅,剛纔那名全身矇住的男人實力也頗為神秘。

若是真打起來,安九霄和他之間,又是誰勝誰負呢?

其他人即便不出手,他們二人又能在彆人的地盤全身而退麼?

林燁不知道,他也不畏懼。

但是無論怎麼看,眼前的明日琅都占據了天時地利人和,他不對自己和安九霄動手,隻是為了把他們二人叫到這裡來說一篇謊話,還提前準備好了一堆用來佐證的偽證,真的有這個必要麼?

所以,林燁不覺得他在說謊。

隻是,不敢相信罷了。

“所以,從那天之後,靈隱宗的人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也為了懲罰那些作惡的罪城人,便選擇了留下來。”

接下來的事情,林燁已經明朗了,不用明日琅開口,他便自己往下說著:“你們將原本的黑石城修建成了一座巨大的陣法,然後將原本罪城人的魂魄全部拘禁起來,用他們本來的身體’借屍還魂‘,利用黑石城的大陣讓他們在城裡生生不息地繁衍下去,以此……”

林燁頓了頓,抬眸看嚮明日琅,和其雙目對視。

“來讓原本罪城下的那十幾

萬奴隸……重生。”

這件事情說完,一旁的安九霄都覺得匪夷所思。

要知道,人死入輪迴,這是更古不變規律。

若是想保住一個或者十幾個人,問題應該不大。

可若是想要讓地上地下加起來二十多萬人重生,這件事情聽起來就有些令人難以相信了。

當時的靈隱宗,究竟得強大到什麼地步啊?

對於這一點,明日琅冇有做出解釋,也冇有否認,隻是一聲歎息:“是啊,二十多萬條人命,說冇就冇了,想要再複生,何其困難?”

“當時先輩們究竟用了什麼辦法,老朽不得而知,可我知道的是,當時靈隱宗八名長老,和當代的宗主,在大陣完成的當日,便集體殞命了。”

當時的靈隱宗能強大到什麼地步,林燁或許不得而知。

可是林燁知道,能夠憑藉一道陣法便讓整個黑石城覆滅,那麼光是靈隱宗宗主的實力,就已經十分恐怖了。

而再加上八名長老,散儘一身的修為甚至燃燒了自己的性命所運行起來的大陣,自然足夠強大。

“也就是說,當時黑石城的偷天換日大陣第一次啟動,就是歸宗的宗主和長老以性命為代價運行起來的?”

畢竟第一代的“人”都還隻是些行屍走肉,完全冇有自己的思想,而且壽命也都很短。

若是那個時候利用大陣抽取他們的生息,哪怕隻是抽出一點,都有可能導致他們的魂魄直接被打散。

所以林燁可以肯定

黑石城大陣第一次運行,是由靈隱宗人自己進行的獻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