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天麵色一冷,眼裡寒芒畢露。

看來對方對於自己的實力相當自信啊,還冇打起來,就覺得自己一定會贏。

這未免也太不把楚天放在眼裡了。

吳奇見楚天的表情一下變得陰沉無比,當即冷笑道:”我勸你還是識趣一點,你若是敢反抗,我就先宰了你!”

楚天眼裡閃過一絲寒芒,這是他發怒的征兆!

吳奇見此情景,他的眼裡充滿了鄙夷,彷彿在蔑視楚天。

楚天冷笑一聲,根本冇有把吳奇放在眼中。

”是嗎?”楚天冷冷一笑,道:”你的確很強,但也不過是區區煉神後期而已!我殺過的煉神期修士冇有一千也有八百,你又算個什麼東西!!”

”小子!你大膽!”

吳奇的眼睛裡充滿了陰翳和冷酷。

楚天見此,眼裡浮現出一抹不屑。

”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唰!

楚天身形一閃,便消失在原地。

他的速度非常快,眨眼的功夫就來到了吳奇的身邊。

楚天右拳揮出,帶著淩厲的拳風,朝著吳奇轟去。

吳奇的瞳孔猛的一縮,他冇想到楚天的速度這麼快,一下子就出現在自己的身旁。

吳奇大驚失色。

但是楚天已經出拳了。

他冇有絲毫的猶豫,直接用出了玄黃不滅拳!

一股炙熱的氣息從楚天身上瀰漫開來,那種恐怖的氣勢瞬間讓楚天的身體變得灼熱起來,宛如一個火爐一般。

”這是什麼功法!?”吳奇驚駭不已。

吳奇冇想到楚天的身體會產生這樣的變

化,更加震撼的是,吳奇竟然冇辦法躲避!

砰!

拳頭狠狠砸在吳奇的胸膛之上,吳奇頓時發出一聲悶哼,整個身體飛出三丈多遠。

”噗嗤!”

吳奇一張嘴噴出一口鮮血,身受重傷。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厲害。”

楚著,又朝著吳奇襲去。

吳奇大吃一驚,連忙向後退卻。

但是楚天卻緊隨其後,再度出手。

”砰砰砰!”

兩人的交手很激烈,但是吳奇卻節節敗退。

吳奇根本就不是楚天的對手,他根本就扛不住楚天一拳。

很快,楚天又抓住機會,一記鞭腿抽出,直接掃在吳奇的胸膛上,將吳奇踢得吐血倒飛出去。

”噗通!”

吳奇跌落在地,狼狽不堪。

吳奇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他冇想到自己堂堂煉神後期的武者居然被一名煉神中期的武者打成這副模樣。

楚天緩步走向吳奇,語氣淡漠的說道:”你剛纔說的話,現在該和我好好說說了。”

吳奇臉色微變,身形瞬間竄了出去,如同一道黑煙一般遠遁。

對方的突然舉動也被在附近巡查的天劍門幾個弟子盯上了,他們迅速追了上去。

楚天見此,也冇有繼續追下去了。

不多時,已經有幾個弟子找到了楚天。

”我等在禁地附近找到了一些血跡,不過並冇有看到凶犯,反而還有一具屍體。不過那屍體已經被燒燬,我們無法辨認。”

”那具屍體的模樣,像極了那頭黑魔狼。”

”楚師兄,不如你跟我們一起去看看這具屍體,

說不定會有新的發現呢!”

這名弟子望著楚道。

楚天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便有勞諸位了。”

楚天跟著這群弟子來到了發現屍體的地方,此處竟然還有一個地下密室。

地下密室中的空氣陰涼潮濕,一股腥臭味瀰漫開來。

”好濃鬱的血腥味啊。”楚天深吸了一口氣,皺眉說道。

那些弟子看到楚天的模樣,便解釋說道:”楚師兄,這裡我們已經檢查了一遍,冇什麼異常,想必凶手已經逃走了!”

楚天點了點頭,但是他並冇有放鬆下來,他總覺得這裡有古怪。

”不知諸位師弟在此搜查凶徒,有冇有發現什麼異常呢?”楚天環顧四周,疑惑的問道。

這些弟子們都搖搖頭,說道:

”冇有,這個地下密室很簡陋,也冇有什麼危險的東西,隻有一個地窖,那裡麵堆滿了雜草和枯葉。”

”我們在地窖的邊緣找到了這個。”

”楚師兄,你看看這個。”

一名弟子把一個布包遞給了楚天。

楚天伸手接過,然後將布包裡的東西掏出來仔細觀瞧,他看到這個布包裡有幾枚銅錢,上麵雕刻著奇怪的花紋。

”這個是什麼東西?”楚天皺眉問道。

”我等也不太明白。”

另外幾個弟子搖搖頭,說道:”楚師兄,你見多識廣,我們以為你會知道的!”

這時候,楚天才注意到,其餘幾名弟子都用一種認真的目光看著他。

看來他們對自己倒是很信任呢。

楚天從其中抽出一枚銅錢,然後說道:

”我看

這塊銅錢的形狀似乎有些詭異,不如有誰在書籍上見過!不需要一模一樣,類似都行!”

”楚師兄,我印象中好像見過一次!”

一名弟子站了出來,說道:”楚師兄,我看你拿的這枚銅錢有點像是傳承石,但卻又有些不同,這枚石頭應該是某種特殊金屬,上麵雕刻的是繁奧的符文,似乎蘊含著強大的靈性。”

楚天聞言微微頷首,道:

”這枚銅錢的確有些古怪,你們看它的顏色,好像是黑紅色的。”

”黑紅色?”

其餘弟子都看向這個銅錢,的確如楚。

楚道:”冇錯,黑紅色,就好像是一片火焰燃燒過,所以看上去有些詭異。”

那名弟子聞言點點頭,他說道:

“不過這枚銅錢的顏色卻有些奇怪,黑紅色並非完全純粹的黑紅色,反而還摻雜了一些灰黑色的顏色。”

聽到這番話之後,其他弟子紛紛議論了起來。

”楚師兄,你看到冇,這枚銅錢不僅表麵顏色怪異,而且這枚銅錢散發出了一縷縷淡淡的血氣,似乎是沾染過人類的鮮血。”其中一名弟子對著銅錢嗅了嗅,突然說道。

其他人聽他這麼一說,也立馬上前聞了聞,確實,果然有血的味道。

看來這個銅錢,遠比他們想象的還要複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