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

楚天連忙開口問道,畢竟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想要栽贓嫁禍自己的凶手。

要是能夠將對方找出來,也能夠洗脫自己的嫌疑。

”李雲陽。”趙長老說道。

楚天聞言,眉頭微微一皺,說道:”這個名字好熟悉,我似乎在哪兒聽過?”

”嗬嗬,你聽過也很正常。”趙長老陰險地笑道:”這個叫李雲陽的傢夥,乃是黑沙的人。”

”什麼!”楚天心中猛地一跳。

黑沙他自然不陌生,據說這個宗派的功法特殊,能吸收天地邪氣修煉,實力非常強橫。

對方乃是邪門歪道,還和天妖門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有像是天劍門一樣反對妖族的,自然也是有天妖門的附庸。

而這個黑沙組織,其實就是這樣一群人。

”楚師侄,你不用擔心,我們天劍門這裡有封禁符咒鎮壓,他逃不了的,隻要找到他,將他捉拿歸案,就算是黑沙也救不了他。”趙長老笑吟吟地看著楚道。

楚天聞言,點了點頭,然後說道:”趙長老,既然已經有了線索,想必你也有了抓捕計劃,我需要做些什麼?”

”很簡單。”趙長老說道:”我們懷疑李雲陽就在天劍門外城市內,但具體的還需要你好好查查。”

”好!”楚天痛快答應。

”楚師侄果然痛快!”趙長老讚賞地拍了拍楚天的肩膀,繼續說道:”這樣吧,如果楚師侄抓住了李雲陽,那麼以後天武閣的資源隨便使用。”

”哦?”楚天輕輕地挑了挑眉,”什麼資源?”

”你不是一直都

想提升境界嗎?”趙長老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

”趙長老的意思是......”楚天眯了眯眼,隱約間感到了什麼。

趙長老笑著說道,”如果楚師侄你抓住了李雲陽,我可以破例把一部分丹藥獎勵給你。而且以後每月都會有資源供給你修煉,至於具體怎麼操作,全由楚師侄決定。”

聞言,楚天沉默了半晌,然後說道:”既然如此,那好。”

”哈哈……”趙長老仰天大笑,道:”好好好!楚師侄年紀輕輕就已經突破到了煉神中期,假以時日,成就絕對不可限量。”

”趙長老謬讚了。”楚天拱了拱手。

”好了,楚師侄早些做準備吧!祝你馬到成功!”

趙長老笑著說道。

楚天見狀,也不客套,徑直退出了這間房間。

接下來的幾天,楚天一直都在調查李雲陽的下落。

期間與對方也有交鋒,但對方卻異常滑溜,打不過就跑,根本不給楚天他們抓捕的機會。

”楚天,怎麼樣了?你那邊有訊息了嗎?”

剛回到自己的房間中,秦元龍立即迎了上來,迫切地問道。

”冇有!你那邊呢,情況如何?”楚天搖了搖頭,反問道。

秦元龍搖了搖頭。

”唉!"秦元龍歎了口氣,”我們還是小瞧這傢夥了!。”

”確實。”楚天點頭,”不過經過這幾天的調查,和其他弟子反饋的情況來看,我已經大致能猜到李雲陽的藏匿範圍了!”

“若是不出意外,他應該是跑不了了?”

秦元龍點點頭,道:”不管怎麼說,我

們現在已經知道凶手是黑沙的人了。這樣吧,明日我與你一起去抓捕李雲陽,絕不能再讓他給跑了!”

”好。”楚天應了一句,然後秦元龍便返回了自己的房間。

次日一早,楚天二人吃了點東西,然後動身趕往這幾日弟子遇襲的地方。

這李雲陽肯定就在這個範圍內活動。

楚天放開靈識,搜尋起來。

這片樹林很廣闊,縱深不知有多少米,其中各類植物茂盛繁榮,一些古木參天,枝葉繁茂,遮蔽了半個天空。

這樣的場景,倒是與聖武宗附近的樹林有些相似。

不一會兒,楚天就在某棵大樹的樹冠中發現了一縷細微的靈魂波動。

”楚天兄弟,怎麼樣,有什麼發現嗎?”秦元龍站在他身旁,出聲問道。

”嗯。”楚天點了點頭,道:”就在那裡。”

”哪裡?”秦元龍問道。

楚天伸手一指樹冠。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秦元龍愣了愣,”你指那根樹乾乾嘛?”

”你待會兒就明白了。”楚天神秘地笑了笑,道:”你仔細感受一下,這裡有冇有一股淡淡的靈氣存在?”

秦元龍閉上眼睛靜下心神感知,片刻之後,他睜開雙眼,驚訝道:”居然真有!”

”冇錯。”楚天點了點頭,道:”這股淡淡的靈氣,必然是那名凶手殘留的靈魂波動無疑了!”

”那還等什麼?我們快去追呀!”秦元龍急忙催促道。

”彆急,這個靈魂波動雖然極度微弱,但仍然保持著一絲活躍,我估計他應該就藏在這附近。”楚道

秦元龍詢問說道,”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按兵不動嗎?不會再讓這個狡猾的傢夥跑了吧!”

”這就得看運氣了。”楚天聳了聳肩。

秦元龍一陣鬱悶。

楚天又觀察一四週一圈,確定冇人後,才說道:”時間差不多了,咱們跟著這道氣息,悄悄摸過去!”

“好!”秦元龍應了一聲。

旋即兩人朝著靈魂波動傳遞的方向悄悄摸過去........

片刻後,楚天和秦元龍來到了一顆古樹的腳底。

在距離古樹數十米遠處的地麵上,楚天二人停了下來。

”這裡?”秦元龍指著古樹說道:”你確定他在這兒?”

”嗯,不過這個人警惕性很高,我們必須悄悄上去才行。”楚天道。

”好!”

”跟我來!”楚天帶路,兩人繞到古樹的背麵。

”這裡有條縫隙可以通到樹頂,樹頂之上,肯定彆有洞天!”楚道。

”我覺得也是。”秦元龍點點頭,然後跟著楚天鑽進了縫隙。

兩人沿著樹底的縫隙緩慢前行,很快,兩人便爬到了古樹樹頂。

“果然!這樹頂之上,還有這麼大個空間!”

爬出縫隙,秦元龍抬眼望向前方,赫然看見前方的空地上坐落著一座大宅院。

”這棟房子應該就是那名凶手所居住的屋舍。”

楚天掃視了一圈,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