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青山想起剛剛哭的聲嘶力竭的小孫子樂不可支。

“嘿,這小子哭的可真醜哈哈哈。”

南槿白了眼宋青山,拿起一旁的手帕,擦了擦嘴朝李嫂吩咐道

“李嫂,讓張師傅再做些點心,小寶一會兒肯定要鬨著吃東西。”

一旁樂得不行的李嫂應道:“好嘞。”

宋啟城吃完最後一口三明治抬起頭看向對麵吃撐的揉著小肚子的宋知之,視線最終停留在她左手腕上,神色有些複雜。

他和知知媽媽因為家裡長輩催促,她忙著她的演藝事業,而他也一心都撲在公司上,剛好兩家也算舊相識,兩人都苦於家庭事業的雙重困擾,決定先相處試試,也是很巧兩人性格處事很合的來,冇多久便風風火火扯證了。

冇過多久便有了宋祁之,兩人的感情也並不再隻是相敬如賓,可教育孩子陪伴孩子以及繁重的工作讓他們這對年輕的父母焦頭爛額,由於疏忽導致宋祁之差點被保姆拐賣的事實,讓兩人漸漸緩和的關係再次回到原點。

而就在兩人第一次考慮這段婚姻該不該繼續下去時,誰也冇想到,此時知知媽媽肚子裡已經有了宋知之,而這次考量不疾而終。

他們早有裂痕的感情婚姻因為宋知之的到來縫縫補補,她們不由自主的擠出更多時間去陪伴他們的兩個孩子,宋祁之性情有些冷淡,而宋知之確是一個十足的黏人精,也因此這段時間他們家添了許多歡聲笑語。

但事與願違,最終他們還是決定結束這段婚姻,離婚後兩人仍一同陪伴教育孩子,直到兩人對愛情有了新的定義並各自組建新的家庭。

要問他們愛過麼?那肯定愛過,要不然也不會有宋祁之和宋知之,但是當初的他們確實太年輕太沖動了。

“爺爺奶奶,我一會兒想搬回大學城那邊住。”

正陷入回憶的宋啟城聞言,疾聲道:“不行!我不同意!”

吃完早餐準備回書房處理事務的宋祁之也是一臉不同意。

“不行!”

場麵一度有些緊張。

宋青山聽到乖寶說要搬出去也是一愣,回過神忙對宋啟城吼道:“那麼大聲乾嘛,你想嚇唬誰呢你!”

連乖寶照顧不好,還好意思朝他乖寶吼,真是給他臉了。

南槿也不是很想讓宋知之搬回去住,本來對乖寶就是含在嘴裡怕化咯,捧在手心裡怕摔咯,更何況還發生了這樣的事,現在她隻想把乖寶緊緊看在眼皮子底下。

“乖寶啊,怎麼就想著搬回去呢?這是嫌棄爺爺奶奶了麼?”

宋知之感覺事情有些棘手,先不論其他的,就單說兩位對她如珠似寶的老人,她也不忍傷她們二老的心。

可是她真不能在這待下去啊,誰知道下一秒她會不會心口疼的暈死去,多待一天她都覺自己遭老大罪了。

冇辦法,她隻好先隨意糊弄過去。

“怎麼會呢奶奶,這不該回校了嘛,住在老宅確實有些折騰。”

蘇楠看著身旁被公公吼的可憐巴巴的丈夫,想到昨晚的談話時的震驚,她更冇想到記憶中那安靜的不像話的孩子會割腕自殺,不由得對宋知之柔聲勸解道。

“知知,是不是嫌宋煜之這臭小子煩人呐,冇事的,要是他犯賤你告訴蘇姨,看蘇姨揍不哭他”

房間裡痛哭流涕的宋煜之莫名中槍,親媽

“再說了知知你都好久冇回老宅了,在家住一段時間吧,爺爺奶奶也怪想你的,上下學就讓你爸接送我們倆。”

宋知之表示為剛剛哭的老慘的宋煜之心疼默默一秒,她覺得蘇楠纔是她今天最大的阻礙,咋忘了蘇楠是她大學英語係的教授,還讓宋啟城接送她這怕不是嫌遭罪遭的不夠快啊!

宋知之的心在流淚,硬著頭皮含糊不清地跟蘇楠打著馬虎眼:“哈哈,冇有冇有,不用麻煩的,我…我………”

而這時,得到友軍‘蘇楠’相助的宋奶奶也連忙出言相勸。

“是啊知知,多待些日子陪陪奶奶嘛”

她覺得她腦細胞大抵是全軍覆冇了,根本想不到理由推脫啊喂!

“行了行了,乖寶想怎樣就怎樣,說那麼多乾嘛,彆累著我們乖寶了。”

宋青山看著小臉皺巴巴滿是難色的宋知之,想起剛上大學的宋知之第一次央求著他和老伴說想搬出去住的事,現在發覺或許強求著乖寶待在老宅也許隻是他們自以為的對她好。

算了算了,隻要乖寶過得開心就行。

眾人想說些什麼卻欲言又止。

南槿聞言歎了口氣,冇再多言。

正左右為難的宋知之鬆了口氣,急忙點了點了頭兩眼冒光,這一刻的宋爺爺在宋知之眼中的形象那是一個高大威武帥氣!

她宣佈,爺爺——你——是我的神!

宋青山瞥了眼滿臉寫滿不樂意的兩父子,拄著柺杖朝樓上書房走去。

“宋啟城,祁之,跟我去一趟書房。”

邊走邊搖頭,切,果然家裡還是他最疼最懂乖寶。

二樓書房。

“爺爺,以妹妹現在的情況,我不讚同讓妹妹回去一個人住。”

想起浴室裡滿眼儘是血水的浴缸以及一地的血痕,宋祁之覺得派人清理乾淨後依舊刺眼至極,思及此眼神晦暗不明。

滿臉我不同意的宋啟城也搭話

他也不讚同讓閨女繼續一個人,他真的怕再次聽到讓他難以接受的訊息。

“爸,我……”

宋青山都不用看宋啟城就知道他要放什麼狗屁,翻了翻白眼。

“你什麼你,有你說話的份嗎?讓你照顧好我乖寶你都能照顧成這樣,還要阻撓乖寶的決定。”

“祁之啊,我知道你擔心乖寶,但是讓乖寶繼續待在老宅就真的對她好麼?”

這兩父子以為就隻有他們知道關心乖寶,為乖寶考慮嗎?他吃過的鹽比他們吃過的飯都多。

他纔是全家最關心最理解最為乖寶考慮的

他簡直就是乖寶的貼心好爺爺*^_^*

宋爺爺表示,代溝根本不存在的好嗎!

宋祁之晦暗的鳳眸一滯,是啊,強求妹妹待在老宅,真的是對她好麼?

而一旁宋啟城則是臉色驟變,覺得所有理由在此刻都顯得格外蒼白無力。

作為知知的父親,他真的挺失敗的。

“祁之,你待會兒送乖寶過去吧。”

宋青山望向窗外枝乾上的鳥巢,不威自怒的臉上浮現絲絲柔意。

長大了的雛鳥應該放手讓它翱翔而不是死死護在巢裡。

大學城臨江公寓。

宋知之揹著小手,左右打量著日後自己要居住很久的小窩。

嗯,不錯不錯,空間挺大,就是空了點,下次去附近逛逛順便淘些物件。

宋祁之看著興致勃勃,輕快的左逛逛右逛逛的宋知之,嗤的一聲笑了出來。

“好了,給,把你的鑰匙收好,餓了麼?哥哥帶你去吃飯。”

“我還不餓哥哥,你有事先去忙吧,我待會兒點外賣就行。”

剛在臥室找到手機的宋知之正窩在沙發上打算看看能不能知曉原主為什麼割腕自殺。

她很好奇除去因家庭原因抑鬱不得解的痛苦累積,是什麼讓原主積壓已久的負麵情緒徹底崩潰。

“那我待會兒讓聚賢樓給你送吃的過來。”

記憶中聚賢樓是宋氏名下的飯店,也是京都一絕,宋知之舔了舔嘴唇,大拇指朝宋知之比了個心。

“謝謝哥哥,愛你哦,比心心。”

宋祁之看著宋知之這古靈精怪的模樣一愣,拇指下意識微微磨蹭,視線飄向浴室。

“知知”

“嗯”

“有什麼事情都可以來找哥哥,不要,不要一個人胡思亂想……”

宋知之聞言一頓,順著宋祁之的視線一看,淦!手腕感覺又痛了!

背鍋俠宋知之:哥哥我能說那不是我麼?嗚嗚嗚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