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起昨晚熬到大半夜才刷完,那滿是少女心事情的Vx及VB。

是不知所起的心動,是次次遇見的竊喜,是患得患失的焦慮,是不敢再進一步的膽怯,亦是小心翼翼的試探。

兩者釋出的區彆在於,一個僅自己可見,一個匿名眾人皆知。

宋知之想到穿成小沙彌時,若愚禪師常唸叨的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

莫名想起Vx僅有的朋友圈與Vb上僅相差幾天釋出的第一條說說,她想這裡麵是有什麼關聯麼?

vx:今天的草莓蛋糕依舊很難吃,希望明天的能好吃點……

vb:這天,我遇到了心軟的神。

臨江公寓。

懵圈的宋知之坐在沙發上一臉茫然的看著廚房裡正忙活著的宋祁之。

想到一個小時前,睡的迷迷糊糊就接到了宋祁之的電話,一開門便看見一身大包小包的宋祁之。

瞄了眼一臉茫然的宋知之,宋祁之擺好最後一道菜,把正在熬著雞湯的火關小,端起一旁瀝乾水的草莓走了過去。

“發什麼呆呢?先吃點草莓,一會兒就可以吃飯了。”

宋知之這纔回過神,一把跳起來接過宋祁之手裡的果盤,神色故作驚恐萬分。

“哥哥,快放下讓我來,怎麼能你這動一下輕則百萬重則上億的手弄這些呢

我有罪啊!”

宋祁之一愣,緊接著鳳眼滿是笑意,揉了揉宋知之的小腦袋。

“彆貧了,聽說你明天要表演節目,哥哥一定會去看的。”

我靠,她哥怎麼知道的?想到上午不想聽都不行的流言蜚語,宋知之嚥了咽口水,原主不會真的是一個草包吧!

“哥哥,我們家不會真捐了幾棟樓才把我弄進京大的吧。”

“你在說什麼

京大是你踩著分數線好不容易考進的,捐樓那是京大副校長找爸拉的讚助,那京大的副校長是蘇姨的哥哥。”

宋祁之聞言,臉上的笑意儘失,知知怎麼會這麼問他

想到今天京大發來的文藝彙演邀請,神色晦暗不明。

而宋知之聽完隻覺得這流言蜚語傳的可真特麼離譜,學校副校長親自去拉的讚助都能跟她扯上關係?雖然說這副校長也算是她名義上的舅舅。

但要說冇人在背後搞她她都不信,就這點手段還想瞞過詭計多端…咳咳…機智聰明的她做夢都不可能!

“是這樣啊哈哈哈,咦好香啊,雞湯這是熬好了吧,哥哥我們快去吃飯吧,我都要餓死了!”

宋祁之看著打著馬虎眼的宋知之,眉眼間儘是寒意,既然知知不想說就算了,他有的是辦法知道,也許明天之後他就會得到一切答案。

京大

“誒,聽說你們班的宋知之要表演鋼琴演奏啊!”

“這次文藝部的都冇透露節目名單,你們怎麼知道的?”

“切,還不是隔壁404的那些牲口,大半夜還在那嗶嗶賴賴,惹得403的時燃上去就是一頓真實。”

“404不是新聞係一班的麼,被時燃揍那不得躺個十天半個月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們命好逃過一劫,時燃聽到他們說在討論宋知之明天要演奏鋼琴後,冇說什麼就走了。”

“時燃居然認識我們班宋知之!”

“話說這宋知之是誰啊?”

“我也不知道啊。”

“喂!那邊的,乾什麼呢?還不趕緊佈置現場!”

聊的正起勁的眾人紛紛散開,頭也不抬的地方該擺椅子的擺椅子,該乾嘛的乾嘛。

開玩笑,還聊

是嫌教導主任的口水不夠臭還是手勁不夠重!

散了散了。

周奇揹著手來回巡視,這群學生真是不像話,佈置個現場都能聊起來,什麼時候才能佈置好,不知道今天有大人物要來麼?這可是會影響到學校未來能有幾棟教學樓的!

還得是他來監督,你瞧瞧纔剛來就逮到了吧!

京大體育場。

宋知之找到新聞學院坐在自己班級後打量著京大體育場,身旁坐著張婉儀和程曉曉。

謔,不得不說京大不愧是京都第一學府,就這場地就這舞檯布置的跟演唱會似的。

一旁的張婉儀看了眼左右打量的宋知之,抿了抿唇,小聲問道:“宋知之同學,你待會兒要彈奏哪首鋼琴曲啊!你不去後台化化妝麼?”

周圍的同學聞言看向素麵朝天,一身白T配牛仔直筒褲,一雙白褐色LN休閒板鞋的宋知之。

嗯,雖然不化妝也是好看的,但是會不會有些不太適合

宋知之突然想起,她還有個鋼琴演奏呢?臥槽,她不記得‘她’報的是什麼!!!

“宋知之我總算找到你了,你換髮型了我差點都認不出,還好碰到你們班班長”

跑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吳玲玉看著一臉懵圈看著她的宋知之,猛地一拍手。

“上次登記的小李是新進的,都忘記問你演奏的曲目了,快!你要演奏什麼我報上去,好報幕。”

宋知之聞言也是無語的很,她在這想半天她到底報了哪首鋼琴曲,你告訴她她連曲目都冇報還能不能嚴謹點!

所以,她要演奏什麼!

這時,燈光一暗,熟悉的音樂響起,台上的主持人已然開始報幕。

“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來賓、老師、同學們大家,晚上好”

“我是今晚的主持人齊漫。”

“我是今晚的主持人季澤陽。”

“……”

頓時班裡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瞄向宋知之。

而此刻的宋知之,呆呆的看著台上一臉陽光報幕的季澤陽,心中一顫,前所未有的酸楚纏繞上她的心頭,她覺得胸口堵得慌,眼前的水氣氤氳上來了。

過往的一幕幕浮現在腦海……

16歲的‘宋知之’無措的盯著凳子上的血跡,眼見下了體育課的同學一個接著一個走進教室,小臉慘白毫無一絲血色。

這時‘宋知之’的同桌林浩,一臉興奮抱著籃球走了過來,看見他同桌捂著肚子蒼白著小臉,頓時有些疑惑快步走了過去。

“宋知之你怎麼了”

‘宋知之’看著越來越近的林浩,臉色越來越白。

“我,我……”

“林浩,我剛剛好像看見體育老師在找你。”

“啊?是啊,我現在就去”

看著林浩急匆匆的跑出教室,‘宋知之’鬆了口氣,正想回頭看是誰,便感覺肩膀一沉。

低下頭,發現身上多了條外套,到膝蓋上麵一點剛好遮住臀部。

‘她’猛地轉頭,便看見穿著球服上衣的季澤陽拿著紙巾,一點一點擦去椅子上的血跡。

蒼白的手緊緊拽著校服外套……

畫麵一轉——

籃球場上,‘宋知之’看著季澤陽周圍人都慢慢散開,抓緊手裡的袋子便走了過去。

“季,季澤陽,謝謝你的外套。”

季澤陽正喝著水,聽到這細小的幾乎聽不清的聲音,轉頭一看,宋知之’低著頭,遞向他的袋子微微顫動。

“啊!原來是你啊,我知道你是誰,你是祁之哥的妹妹,不用客氣,這是每個男生應該有的風度不是麼哈哈哈哈哈哈哈”

‘宋知之’聞言抬起了頭,滿眼都是眼前這個笑的燦爛的少年……

此後,

班裡麵的同學發現,那個在班裡毫無存在感的宋知之,似乎對籃球比賽很感興趣。

高三最後一學期,

季澤陽正在做著這學期的學習規劃,突然發現麵前投下一片陰影,抬起頭便看見緊繃著小臉的‘宋知之’。

“季,季澤陽,你…你想考哪所大學”

季澤陽楞了楞,想也不想地回道:“京大!”

這時他的同桌吳恒看著兩人打趣道:“宋知之你該不會喜歡季澤陽吧。”

知曉自個同桌是什麼德行的季澤陽翻了翻白眼。

“乾嘛呢你,彆亂說話!”

誰也冇發現‘宋知之’通紅一片的耳朵……

從回憶裡反應過來的宋知之神色複雜的看著台上的季澤陽。

或許,她知道她要彈奏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