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因為人這個另類物種的存在而變得精彩,不論什麼事情,人類都能夠以他足夠聰明的頭腦拿出一個行之有效的方法將其解決。

當然了,當人類有足夠的腦容量讓他能夠思考麵前的處境,麵對的問題的時候,矛盾也就發生了。

挑起矛盾的人,我們暫且稱之為英雄。

英雄可能是自底層而來,也或許是某個上層的領袖,但自我們的祖先學會了在草木的灰燼裡麵播下種子,英雄這個稱謂,每個時代都會挑選一個莫名的人,賦予他這個稱號。

反抗與壓迫,自那些穿著華服的先秦古人們用刻刀在獸骨,龜甲上麵雕刻出第一個文字的時候,就已經將這個矛盾孕育了出來。

所以英雄是這個世界上最具有爭議的詞語,到底是時代造就英雄,還是英雄造就時代?

華夏與西方不同,西方的神話之中人類是由亞當與夏娃兩個不知羞的野人孕育而生,精心嗬護,撫育成長。

而華夏呢,女媧娘娘心情好的時候會親手捏出精緻的泥娃娃出來,也會隨手一甩柳條,在地上甩出密密麻麻的泥點。

而這,註定了就是芸芸眾生。

社會關係之中的三六九等在先人臆想出來的神話傳說之中就已經顯現,或許,那時的人們還冇有注意到親手捏造出與的柳條甩出的泥人到了後來究竟是不是雲泥之彆。

可惜亞當與夏娃也是人類,姑且稱之為狹義上上的初代父母,對於生養出來的孩子也有遠近親疏,所以斯巴達克斯會鬨得羅馬帝國雞犬不寧,同樣的,也是因為捏造的與甩出來的泥人先天不同。

通過後天的努力,百姓會通過暴動廢除自己的國君,陳勝吳廣會有膽子抗擊曾經讓自己瑟瑟發抖,不敢抬首的秦吏。

儘管如此,但單岷,身上還是有著莫大的壓力。

“哎,還了這個月的房貸,利群都是抽不上了。”放下唐磚,剛纔還在孑與小說裡思考的單岷迴歸了現實。

抬頭看了看時間,該給大哥做飯了。

單岷一直是個慢性子,從部隊這個鋼鐵熔爐裡被敲打兩年之後,也就靠譜了那幾年,之後是絲毫冇有變化。

“我是進去什麼樣,出來還是什麼樣,大哥到底就是大哥,裡麵外麵一個樣。”想起有過同樣經曆的女友那雷厲風行的樣子,單岷不禁感歎究竟是什麼把他們兩個捆綁在了一起。

小愛同學準時報響了十二點的到來,單岷不急不躁,仍舊是在逗弄窗台上的多肉。

“吱呀”一聲,防盜門應聲而開。

還不等單岷做出反應,一道女聲就是傳進耳郭。

“你丫的還冇做飯?”聽到這裡,單岷開始思考是不是自己這還說得過去的廚藝把兩個人捆綁住了?

走出臥室,看見正在換鞋的大哥,單岷眨眨眼睛,信口胡謅:“今天是男權紀念日,我拒絕做飯。”

“你有理了是吧?”女人還在伸手將外套掛好,想也不想就是脫口而出。

單岷:“......”

雖然被大哥靈魂拷問給拿捏住了,但是莫名的勇氣還是打算抗爭一番。

單岷是初中教師,而他嘴裡的大哥,則是一名公司的銷售經理。兩人已經是將婚事提上了日程。

雖然單岷覺得已經成為了吾輩楷模,儘管處在水聲火熱之中,但還是努力地讓自己做好準備。

收入的差距導致了社會地位的不同,雖然冇有影響兩人的感情,但是單岷還是淪為了“家庭煮夫。”

“我要當英雄。”單岷下定了決心。

“我覺得這個紀念日我很有必要慶祝一下。”單岷雖然下定了決心,但還是乖乖走向廚房,嘴裡卻還是在抗爭。

“安慰煮夫?”女人伸了伸懶腰,把自己放倒在沙發上。

單岷聽到這話,咬咬嘴唇冇有反駁,畢竟一頓美味的飯菜是自己的底氣。

油煙機的聲音停了下來,單岷腰上繫著圍裙,坐到女人旁邊。

見女人盯著自己打算開口,立馬搶聲道:“自黃帝至今,男權延誤了三千多年。”

嚥了咽口水,感覺女友冇有打斷的意思,而是閉眼假寐,又是繼續說道:“在這其中,第一個男女都能將自身權利與**控製在一個平衡的節點上的時代是西漢。”

“第二個呢?”短短的三個字裡蘊涵了火氣。

冇想到女友不按常理出牌,但還是如實說道:“唐朝。”

“那最後一個就是北宋了?”女友陰惻惻的聲音傳來。

“飯好了,我去拿。”單岷感覺大事不妙,打算起身。

“先說為什麼再去。”大哥的命令不容置疑。不,這個時候已經是女王了,因為女友坐起了身子。

“呃......”

單岷壯了壯膽子:“這幾個朝代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社會層麵上不存在男女必須不平等的風氣,雖然男尊女卑的情況依然存在......”

“說重點。”再一次不容置疑。

“家內紅旗不倒,家外彩旗飄飄。”

女人已經要發作,單岷立馬是做好防禦姿勢,開口補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希望可以適當的提一提自己的權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