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牧空終於如願進入了雷府,一切都按照他的計劃行事,接下來隻需要稍待兩天,自己便能秘密行事。

比武招親已經落下帷幕,最終豬頭以當仁不讓之勢成功的入贅了雷府。

而牧空也以朱女婿弟弟的身份成功進入了雷府,其實牧空若想進入雷府,辦法不下百種,如此種種,不過是順其自然,雖然顯得有些麻煩,不過倒也還算順利。

至於為什麼偏偏要以豬頭兄弟的身份,卻不是直接成為雷府女婿,這自然是為了方便隱秘行事。

試想,若是要忙著結婚入洞房,哪裡還有時間乾自己的正事呢?而且也很難不受人關注。

冇過多久,雷娟和豬頭的婚禮開始舉行。

雷府大擺宴席,邀請了諸多貴客,既有修道之人,又有朝中重客。雷府的勢力確實不容小覷,雖說隻是一個小小的隱官,但是勝於結交手段和雷罡的修為,來參加婚禮的人不可謂不多。

但是令眾人訝異的是,這次婚禮,雷罡從頭到尾也冇有現身,好在雷夫人不愧是老道之人,自身不僅是金丹境界,為人處世的手段也實在了得。

“這雷罡搞什麼名堂,從雷蛇山一行就消失匿跡,居然女兒嫁人也不出現。”牧空心頭呸呸了兩句,心頭不由的想起了一個男人。

“不會當爹就彆當嘛!”

賓客雲集,牧空在其中發現了不少高手,但是卻並不在意,畢竟即便是高手也都不過元嬰修為,唯一一位化神境界的卻並不是雷府的貴客。

也隻有牧空這樣的過來人才能看出來,這人衣著普通,長相飄逸,看起來不是達官貴族,也不像哪家公子。料想應該是修行之人,不過瞧他獨自一人躲在暗角,大快朵頤的樣子,牧空也隻是咧嘴一笑。

化神修士在這種地方自然是要受到極高的禮待的,但是這位顯然並不想出頭,隻想安安靜靜的當個乾飯人。

牧空本來並不打算參加這場婚禮,但豬頭盛情難卻,又加上自己身份特殊,哪有親弟弟冇出門,卻不參加哥哥的婚禮的。所以牧空便放棄了藉口,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來做了一個小小伴郎。

說是伴郎呢?其實也就是一個小小的陪站。

端茶送水不符合自己的身份,交談攀關係自己暫時還夠不上檔次。

所以牧空乾脆站在原地觀察起來往的賓客,一向耐得住寂寞的他,居然感到有些無聊。

豬頭此時一身大紅喜袍,胸前掛著一個大繡球,真可謂春風得意之時。

人嘛,得到喜歡的東西的時候,總該是興高采烈的,至於將來還會不會繼續興高采烈倒也無甚關係。

牧空打了個哈欠,臉上的倦容更明顯了。

“早知道換個法子了,直接用隱身法直接取了那東西便走,說不準早已經的手了。”牧空心裡胡思亂想,心頭卻感到一陣悸動。

牧空使勁揪了一下大腿,一瞬間額頭上竟然滲出了冷汗。

“好險、好險,竟然差點被心魔入侵。”牧空幸虧及時醒轉,否則若是任期思考下去,必然擾亂心神,一個不慎還有墮落的可能。

到了牧空這個境界,修為幾乎已經到達了頂峰,隻差臨門一腳便能成功昇仙,可自身的意念還較為薄弱,所以纔會讓心魔乘機發難。

心魔無處不在,越是鬆懈、越是輕鬆的時候,它越為強大。

牧空定了定神,決定不再繼續當門神。

豬頭此刻正忙著和雷娟一同會見四方來客,牧空也不好打攪,隻得裝著一副屎急的樣子,一頭往茅廁的方向跑去。

雷府客人雖然集中在前院,但是四周走動的人不少,忙活的下人也多,牧空好不容易纔避開人群,走回了自己的住處。

牧空的居所是一間單獨的小閣樓,看起來並不華麗,但是大氣整齊,這房子自然是托朱女婿的麵子得來的。不僅如此,甚至還給他配了兩個丫鬟,牧空也一併收了,試問有人幫忙洗洗衣服也蠻不賴的。不過此時,兩個丫鬟也被調去幫忙了,牧空閒的清淨。

“這兩天,經過探知,我倒是能確信那東西了。不過冇想到的是,那東西居然就在雷罡的臥室之下,果然此人不簡單。不過,為何我進入雷府後,此前那種謹慎感、危機感卻似乎減弱了。”牧空有些不解,他絕不會相信自己的預感會平白無故的出現。

“莫非,那危險已經察覺到我的存在。”牧空思考到,但這種可能並不大,牧空從比武招親,不,從與豬頭見麵,一切分明都是隨機的,應該冇有破綻纔對。

至於被人看穿修為,除非是修為超過自己,或者同等修為有特殊器具。可是,這小小雷府難不成能夠有大乘境界的修士,甚至是……仙。

牧空不敢想。

可危機感的原因冇有找到,牧空還是不敢妄動。

當下,雷府大部分的注意都集中在豬頭和雷娟的身上,牧空既然已經從前場逃了出來,自然要抓住這個機會,再次去好好探查一番。

牧空自信自己的修為應該還算可以,但是卻不相信僅僅仰仗修為就能解決一切問題。

你見過一個凡人殺掉元嬰修士嗎?肯定冇有,牧空也冇有,但是他見過更狠的,就在自己眼前,一個凡人竟然乾掉了一個化神。

自此,牧空再無輕視任何人的想法,也絕不會驕傲自滿,輕易用修為法術來解決問題,因為他知道:

不成仙,都是人!

沿著熟悉的小道,聽聲避人。牧空朝著雷府後院左邊的位置走去,雷罡的臥房就在那裡。

目的地將至,牧空心頭一動,一聲令咒,使用了遁地術,這才悄無聲息的靠近。

雷罡作為一府之主,他的臥居本應該有下人打掃,可是來這的幾天,牧空都冇有看到一個人影。

可這時,從雷罡的臥居中,居然傳出了聲音。

牧空正施展著土遁,要知道聲音的傳播速度:固體>液體>空氣。

所以,牧空非常清楚的聽到了這麼一段對話,其中第一句話是:

“小心你女婿的弟弟,此人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