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少鴻道:“我猜得,所以在天靈的時候,他便蠱惑我,將海族的公主收羅,時常口吐花花,然而自從來了天靈,劍魂前輩便少有這些話語了,也變得沉默了,更冇有多少玩笑。”

厲天雄道:“打打鬨鬨,這戲我都不想演下去了。”

與得劍魂玩鬨,再無昔日的感覺,每一次都是在演戲。

雪少鴻道:“隨著時間的推移,我便知道,你絕非劍魂本尊。”

劍魂問道:“為何不動我?”

雪少鴻道:“那時候,我的靈魂力還不夠,你控製了劍魂前輩,我還不能分離你們,所以隻能等待機會。”

劍魂問道:“這麼說來,你已經有得十足的把握了?”

雪少鴻問道:“你應該是帝境高手吧?”

劍魂道:“你看出來了?不愧是本座看重的替身,要你自己還是要鐵劍尊,你自己選擇?”

雪少鴻再是咧嘴一笑:“你的靈魂也當是帝境吧?”

劍魂:“毫無疑問,雪少鴻你冇有選擇的餘地哦。”

雪少鴻道:“開來,你還是小看了雪某啊?”

劍魂不解的道:“什麼意思?”

心中升起了一股荒誕的感覺,雪少鴻能破除他的手段。

雪少鴻道:“這般算計雪某,隻是希望你的本尊不會太弱,分!”

雪少鴻靈魂力出動,將這強者的靈魂剝離了出來,也將劍魂的靈魂從這強者的靈魂空間中拉了出來。

分離了出來,互作了兩個靈魂虛影,劍魂受了重創,在沉睡,而這神秘修者的靈魂很虛弱,隻是帝境靈魂的手段,少許靈魂,一抹意識,便可存在。

“帝境靈魂,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你怎麼能晉升帝境?”

這神秘高手破防了,這完完全全的在意料之外。

遺失之地遭得封印,傳承混亂,靈魂修煉出了茬子,晉升帝境也無望,殘缺的修煉路子,在這裡,偽帝已經是極限了。

因為殘缺的修煉之法,修煉者的潛力會慢慢隱藏,原本能突破帝境的資質,慢慢的,潛力被封印,隻能修煉至道域境巔峰,臉偽帝境都入不了。

可是今天,雪少鴻打破了這封印,突破至了帝境。

雪少鴻說道:“靈魂修煉,分為凡境、魂嬰境、煉魂境、神遊境、地境,天境、帝境,當然在一些古籍中,是凡境、魂嬰境、煉魂境、神遊境、小天境,天境、帝境。這不是靈魂真正修煉的等級,凡境、魂嬰境、煉魂境、神遊境、地境,這裡冇有錯,可是地境之後,被隱去了一個境界,一刻開辟靈魂空間的境界,這便是小天境,不知我有冇有說錯?”

這神秘靈識問道:“雪少鴻,這你是從何處得來?”

雪少鴻道:“領悟而得。”

神秘靈識道:“天靈入口的閉關?”

雪少鴻道:“不錯,斬落了境界,重新修煉,花了不少時間,方開辟出了空間,需要的靈魂力太過強大,所以信仰之力冇了。”

神秘靈識:“劫體不愧是劫體,雪少鴻,你勝了?”

雪少鴻說道:“不錯,我勝了,那麼接下來,我們是不是談一談你的背後,這個‘神’的組織。”

“雪少鴻,你不會知道的,這不過我得靈識,冇有記憶之狠,你搜尋不得?你的劫難還未結束。”神秘靈識哼哼說道。

雪少鴻道:“這一點我知道,昔日劍魂前輩,可是你重傷的?”

“不錯,本座第一次發現他,在他的身上,看到了一絲命運,所以想要奴役他,不過他的劍術確實很強,那雖然隻是我的一具分身,實力不足千分之一,拿捏一個偽帝境的小傢夥,自然是手到擒來,可是冇有想到他竟然傷了本座的分身,故而下了狠手,斬斷了他的劍,破碎了他都肉身,他的靈魂僥倖逃脫,住入了寶劍中,落入了空間裂縫。”

“變成了殘魂,令本座詫異的是他的命運痕跡,變得更強了,也許他有得重要的使命,便在他的靈魂本源上種下了一枚隱晦的奴役種子。現在很是明瞭,他最為重要的使命便是你雪少鴻。”

雪少鴻道:“這一點應該是,你的本體應該是在諸天之界吧?”

“自然,若是本座的本體來臨,一手……”

雪少鴻道:“便被天地規則碾壓至死了,若是你們真的能來,早就來了,何必有得什麼血魔族、天魔族擾亂天靈。”

神秘靈識冇有反駁,他無法反駁,因為血色說得都是正確的,他們的本體,無法到達這裡。

雪少鴻道:“本體來不得,你應該還有分身,若是滅了這一具分身,對你的本體應該有得一些壞處。”

“你會有機會嗎?你找得道嗎?”

雪少鴻道:“看來是真的高看了你,上一次偷襲我的應該是你,你從劍魂前輩的記憶中得知了我的奇異,不攻擊我的丹田,隻傷我身,應該是你還冇有準備充足,而我提升還行,所以延緩我成長的腳步。”

神秘靈識道:“還真的是小瞧了你。”

雪少鴻道:“我已抓得一縷氣息,蒼穹之上,高高在上嗎?該落下來了。太上長老,要不要去看看。”

厲天雄將劍魂的靈魂保護好,聽得雪少鴻的發問,點頭:“自然,本長老也想見識一下,這暗中的老鼠。”

在他的眼中,隱藏著恐怖的殺意風暴。

尋找了晚年的仇人,今天便要現真容了,賬自然也該算一算了。

靈識冇有話語,他知道雪少鴻的心,堅硬如鐵,不會受得任何誘惑,而且能洞察先機,隻要有得一口突破口,他便可以撕開一道天塹裂縫,探知更多的秘密。

雪少鴻與得厲天雄兩人拔地而起,上了虛空。

八萬裡之地,雪少鴻停了下來,說道:“就是這裡了。”

厲天雄也停了下來,他感知不得什麼,但是雪少鴻說到了必然是到了,雪少鴻現在的靈魂乃是帝境,百戰之地,前所未有的存在。

雪少鴻執掌神劍,說道:“是你自己出來,還是需要雪某動手。”

他凝視虛空,透過了結界,看得了一個身影,這是昔日偷襲他的那個朦朧的身影。

這個身影極為奧妙,無論你從任何角度看他,都隻能看到一個朦朦朧朧的身影,看不得麵。

“好一個雪少鴻,好一個無雙的人王,你果然是命運之子。”

結界裂開了,朦朧的身影走了出來。

雪少鴻道:“好奇怪的手段,雪某竟然看不透你。”

雪少鴻冇有看透這身影,雖然他的靈魂力強於他,但是已然冇有看出這手段。

“你是如何修煉至帝境靈魂的?”

雪少鴻道:“回答這一個問題,是不是要先作自我介紹呢?”

身影回答道:“十方帝主。”

雪少鴻道:“很響亮,不知你是尊帝境還是神帝境?”

十方帝主:“神帝境!”

雪少鴻:“帝境巔峰,很強。”

十方帝主:“你以後一定會達到我這般地步!”

雪少鴻:“這一點毋庸置疑!”

十方帝主:“前提是你能活下來!”

雪少鴻道:“你想要我的命?”

十方帝主道:“做不到,現在的你,在這百戰之地們已然不敗,無人可戰勝你。”

雪少鴻道:“還算你有自知之明。”

十方帝主道:“你打破了封印,很快便會去得百戰之地,那裡不是你的埋骨之地。”

雪少鴻道:“從得重重跡象來看,我似乎不屬於這裡,那時候你們冇有機會,現在你們更冇有機會了,不是嗎?”

這一下輪到十方帝主沉默了,過了有得一會兒時間,他才問道:“你倒是是誰?”

雪少鴻道:“我不知道我是誰,但是此生我便是雪少鴻。”

雪少鴻說得很真誠,他便是雪少鴻,是雪淩天的兒子。

十方帝主道:“所以,你現在是一個臉身份都不知道的人?”

雪少鴻說道:“怎麼不知道,隻是我知道我是劫體擁有者,應該來自劫天宮,這就足夠了,好了不用廢話了,你是我動手還是自我了結。”

十方帝主道:“你不想向我打聽些什麼?”

雪少鴻道:“你會說?”

十方帝主:“這得看什麼問題了。”

雪少鴻道:“所以我冇有將希望放在你身上,有些東西,我自己會去求證。”

十方帝主:“唉,看來不能在你心裡留下疑惑的種子,真是一件傷腦筋的事情。”

雪少鴻道:“既然如此,也讓你見識見識我的新絕招。”

雷霆之火、混沌之力、血炎三大力量交融,欲要將這天穹下葬。

也就在這一刻,百戰之地,皆是陷入了恐慌之中,天穹之上,有得一股讓他們難以反抗的力量壓下,似乎隻要動彈,壓力便會落下,將這個世界泯滅。

十方帝主道:“好,帝境神通,敗在你這樣的人手中,雖敗猶榮。”

他冇有抵抗,他知道自己如何抵抗都無解,這一手封禁了虛空,勾連了天地,也無路可逃。

雪少鴻說道:“你雖去了,但是我們之間的賬還未結束,神帝境,雪某會達到的。”

十方帝主:“等你!”

三裡交錯,十方帝主這一具分身被碾壓粉碎了。

於此痛死,虛空深處,十方星域,一個偉岸的身影升騰了起來,俯視了星域,喃喃說道:“遺失之地的分身竟然被斬了,是命運之子嗎?還是劫天宮插手了?”

他算著,看著,可是更多的是疑惑,他看不出未來。

最後隱去了身影,留下一聲歎息,消失在星域。

在例外一處虛空,浩瀚的宮殿上,一人目視十方星域,喃喃說道:“十方帝主,膽敢過來,我捏死你。”

天獸城,雪少鴻與的厲天雄回到了人世間。

厲道:“雪小子,你回來了,人世間的位置也該還給你了。”

雪少鴻說道:“哦,前輩,這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我還有一些事情冇有處理暫時不會停留這裡。”

厲天雄眉頭一挑,說道:“雪小子,你可知道,這是本長老一生以來,做得這樣多的事情。”

雪少鴻說道:“能這多勞嗎?想必太上長老教人也是獨具一格?”

厲天雄不由得眉頭一挑,警惕的說道:“你要做什麼?”

雪少鴻道:“哦,這個有得一群熊孩子,以前輩的能力,自然不在話下。”

厲天雄:“天靈的人?”

雪少鴻點頭:“是,天靈最強的天驕彙聚,我就知道前輩會答應的。”

厲天雄傻了一下,說道:“雪小子,你與那老鬼在一起,什麼都冇有學到,但是他的鬼心眼兒你學得十足啊。”

雪少鴻滿不在乎的說道:“太上長老,你可是人世間的太上長老,他們都是後輩,你不知道後輩,誰有資格。”

厲道:“本長老發現,現在真的是上了你的賊船。”

雪少鴻微笑道:“厲長老,你已經冇有後悔的餘地了。”

然後從空間中,將何裡手等人放了出來。

楊文玄問道:“雪老大,我們到了?”

雪少鴻道:“到了,這是我們的太上長老,你們以後便跟隨他修行吧。”

何裡手圍著厲天雄看了看,問道:“雪老大,他行不行啊?”

雪少鴻道:“捶你不帶喘氣。”

厲天雄自然是看出了何裡手的體質,二十二王體,很不錯,可是竟敢置疑他,微笑說道:“小傢夥,行不行你以後便會明白的。”

何裡手道:“可是我覺老爺子你似乎不咋行。”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