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會改的,那個,你腿好些了,我們就和離哈”。

見沈大年久久冇有出聲,蘇卿冉走了出去,去房間給大寶餵雞湯之後交代了兩句就出了門留下沈大年一人在房間思考著。

鎮上,蘇卿冉進到紅顏堂,就看到在大廳坐著的柳如煙,“如煙姑娘”?

“哎,冉冉你可算來了”。

“東西我讓車伕放後麵了”。看著一地的箱子,“這麼多”?

“如煙姑娘,我這還有一樣東西想放在紅顏堂賣”

蘇卿冉從揹簍中拿出口紅,正準備介紹,柳如煙嗖的跑進店裡拿了個東西塞到蘇卿冉懷裡,“這不是雪花膏”

聽到她的回答,柳如煙直接撲過來給了她一個熊抱,“嗚嗚,我終於找到家人了”。

兩個現代人見麵那可謂是相見甚晚呐,“冉冉,你笑死我了,竟然是被自己毒死的,我不行了”。柳如煙扶著肚子倒在椅子上,“那你呢”?

“我,我是”蘇卿冉好像看出來些貓膩,“嗯?老實交代”。

柳如煙無奈說道,“我吃飯被噎死的”。

“哈哈哈哈,你這比我還離譜,有被安慰到”。柳如煙怨唸的看向她,“對了,來這麼久了,你有想辦法回去嗎”?

“nonono”真是好慘兩女的,“你說是不是我們的死法太離譜了,閻王爺都不收我們”。

“真是離了個大譜”。

“以後什麼打算,冉冉我不瞞你,我來到這發現自己有一個空間,裡麵有基本的生活用品,雪花膏就是裡麵的東西之一,所以冉冉如果我們回不去了,我們最起碼餓不死”。

看著麵前對自己掏家底的姑娘,唉,“我帶你去個地方”,看著麵前的高樓,蘇卿冉很配合的扶著她的下巴,“冉冉,這不會就是你的空間吧”,想到自己那個小便利店,果斷抱大腿。

“大佬,求收留啊”。

出了空間

“冉冉,真是久違的坐電梯的感覺,你這也太牛逼了吧”。

“所以還是和我混吧”。

“你都和我攤牌了,我也不藏著掖著了,我現在已婚帶三娃”。

“冉冉,你這穿越還給分配對象啊,怎麼樣,長得帥不帥”。

蘇卿冉想了想沈大年那張臉,“帥啊,就是脾氣不好”。

“那不行,還是離了吧姐妹”。

“太懂我了姐妹”。

兩人當即就拜起了把子,“你比我大我就叫你冉冉姐了,你就叫我臻臻吧”。

臨走之時,柳如煙還給她配了一輛馬車,車伕“臻臻,你太好了,這幾天我腿都快走斷了”。

從紅顏堂出來,還是先去了藥房抓了半個月的藥,走到一家成衣店門口,看見出來的小姑娘打扮的粉嫩嫩的就想到自家現在還穿著秋衣小可憐。

剛走進店門,店家就熱情的湊了上來,蘇卿冉看了看自己這一身衣服,“按我的尺碼拿四套深色常服,鞋靴”

“嗯……還有十身四五歲男孩,五身三歲女孩的常服,裡衣,鞋襪”。店家高興的都合不攏嘴,很快就挑好了,“嗯……算了,在來五套男裝吧,身高比我高兩個頭,身材”她又冇看過“就內樣吧”。

店家一副我懂我都懂的樣子,語重心長的勸道,“姑娘這是和夫君鬧彆扭了?哎呀,夫妻倆人床頭打架床尾和,回去給個台階,夫妻倆好好過日子”。

啥,人現在巴不得我死,還好好過日子,我倒是想給台階,人大佬不願意呀,還是小命要緊。

又去買了幾本書,學習還是要從娃娃抓起,正準備出門蘇卿冉就被一個鬼鬼祟祟的男人帶到一邊,“姑娘我這有好書,價錢好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