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八十年代的鄉村愛情

我是一個來自農村的女孩子,家裡姊妹五個,排第二。父親是工人,常年在濟南上班。母親在老家務農,爺爺奶奶,連同我們姊妹五個,是農村生產隊裡的人口大戶。自農村實行責任製以來,母親是成了家中唯一的勞動力。村人稱我家五姐妹為“五朵金花”。

1987年7月,中考結束,我如願以償考上了師範學校。當時農村有早訂婚的習俗,1988年春節放假,媒人來了一個又一個。雖然我才17歲,但模樣長得還算不錯,身高一米六五,苗條得很,又成了非農業戶口,畢業就能分配當老師。這在非農業人口稀缺的八十年代,條件還是蠻好的。

天真幼稚的我以為:找個家庭地位高的以後結婚了可能會受氣;找個條件相當甚至更差點的,絕對不會受氣。我們憑藉自己的努力過上幸福生活,那多有意義啊。最好,這個人還能幫我家乾乾農活。我的理想就是找個誌同道合的人,像童話故事中的男女主人公一樣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白頭偕老。我母親自己勞動太辛苦了。一個少女懵懂的夢想是多麼天真爛漫啊。

正月初六,我第一個見的就是高誌剛,因為他是通過我閨蜜的母親來提親的,而且我們還認識,曾經同學過一年。雖然是同學,但我並不瞭解他。因為八十年代,在農村學校裡男生、女生都不說話,誰多看誰一眼,就會有好事的同學說,誰看上誰了。這可是老師重點打擊的對象,很丟臉的。再加上媒人說:“他家兄弟四個,在村裡雖是貧困戶,但是家裡不缺勞力,還養了一頭牛,可以犁地、耙地乾不少農活哩。”我隻模模糊糊記起他高高瘦瘦的,曾經在一個運動會上打過一回醉拳,那時候我們學生都迷戀李連傑主演的電影——少林寺。

果不其然,他上身穿一件舊的綠色軍裝,下身著一條黑色的迪卡長褲,褲腿上還有一個小的圓窟窿。衣著雖然寒酸可是相貌卻很精神。他自己坦白說,這是借來的褲子,那個人吸菸,這個窟窿是菸灰燒的。我驚訝於他的坦誠,也感受到他的健談。他說雖然自己現在窮,以後憑藉他的本事一定會讓我過上好生活,至少我們倆以後都是老師,都有工資。最重要的是,他反覆強調自己一定會幫我家乾農活。他媽媽臨來時還做了保證。這也許就是我的理想對象吧,誰知道呢?

神奇的是,我竟然相信了:他一定會說到做到的!一個十七歲少女的內心是多麼地純潔啊!

雖然父親反對,可是我卻毅然決然地答應了這門婚事。正月初八,我倆騎著自行車去了縣城,在書店裡買了兩支英雄牌鋼筆,作為訂婚信物,其他東西都冇買。他告訴我,他媽媽說家裡就隻有這四十塊錢,以後等他有錢了再給我買金戒指哩。那時我真的確信無疑。一個男人怎會說話不算數呢,況且他比我大兩歲呢?

八十年代的鄉村愛情在訂婚後開始萌芽。一個少女的愛情理想就是這樣懵懂無畏,即使是空頭承諾上建立起來的愛情樓閣也是那麼令人神往,一個少女熱切希望著未婚夫會給自己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