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執著換來滿地雞毛

1989年7月,高誌剛畢業了,被分配到一所鄉村中學。

1990年7月,我也畢業了,我主動要求分配到他所在的一所鄉村中學,為了我們的愛情,雖然這所中學地處偏僻的村莊,交通不暢。為了我們的愛情,我還放棄了去大學繼續深造的機會,因為我學習成績突出,每個學期都是全優生,班主任語重心長地告訴我,你應該去抓住這個機會,一個人學習的東西多了,眼界或許也會提高呢,你的人生可能會更美好呢。可是誰能說服一個熱戀中的女孩子,因為她的智商的確是零。

1991年10月21日,也就是在登記的第四天,他騎著一輛自行車,迎娶了我,那一年我剛滿二十歲。冇有彩禮,冇有結婚照,一切從簡,因為他家窮。

在我母親的淚雨滂沱中,我毅然決然地走出了家門,嫁進了高家。當時的我,怎會理解一個母親的心呢?

一年後,隨著一聲嬰兒的啼哭聲,在一間又窄又暗的泥坯房裡,在村裡接生婆的關照下,我做了母親。我的兒子,我可愛的兒子,帶給了我生活無限的希望與勇氣。

坐月子期間,我婆婆冇有給我做過一頓飯。兒子出生第八天的早晨,我老公告訴我,天氣不好,他不做飯了,婆婆來給我做飯。當中午十一點半的時候,她才邁進屋門,訕訕地說:“我光答應誌剛給你做飯,可是一忙起來我就忘了。你又不是剖腹產,自己下來做飯活動活動也好呀。哪個女人冇做過月子呀,用不著這麼矯情。誌剛上班回來還得給你做飯,多辛苦啊!”說完,像打發乞丐似的丟下兩三根油條,氣呼呼地走了。

淚水順著我的臉頰肆意流下來,我的奶水更少了,兒子吃不飽,嗷嗷嗷地不停地哭。我老公回來後,聽到孩子一哭,就心煩。氣急敗壞地喊:“這孩子隻知道哭,哭什麼哭?一個母親連奶水也冇有,真是廢物。你讓他使勁吃奶,奶水不是越吃越有嗎?”兒子十二天一過,母親就用板車把我們娘倆接到家裡照顧,還買來了奶粉,說男孩子飯量大,你奶水太稀,這是餓的。你看孩子出生十幾天了,不長重量還瘦了,多可憐人啊。我揹著母親偷偷抹眼淚,直到休完產假去上班,我冇有說一句婆家的不好,我不想讓母親掛念。這是我自己選的婆家。

確實雙方父母冇有條件幫我們帶孩子,休完八十四天的產假,我帶著孩子搬進了學校提供的一間宿舍。

當愛情遭遇繁忙的生活時,那剩下的就隻有滿地的雞毛,兀自淩亂。

我忙得像一隻陀螺。上課,批改作業,看孩子,洗衣做飯,每天努力計數著兒子的年齡,盼著快快長大。當深夜時,筋疲力儘的我倒在床上就睡著了。偶爾會想起孩子爸爸,他好像變了。除了週末去幫我孃家去乾乾農活,家裡的所有家務活幾乎都是我自己乾。而且還對我產生了很多的不滿:你看你收拾的孩子邋裡邋遢的,飯也不會變變花樣,你為什麼就不能用些心呢?

我們每人工資隻有103元,兒子需要喝奶粉,每個月都是月光族。曾經的他,業餘甚至還幫棉花廠擰打包的鐵絲賺了點錢,畢竟太有限。月底,還是得在我母親的物質支援下,熬到發工資的日子。

他說,我不能滿足這樣的生活狀態,我們太難了,總是月光族也不是事。我要趁著自己年輕再進修本科,或許能改變這不堪的現狀。我是支援他的,我相信努力改變是對的。他說這樣你就得承包所有家務,好讓我安心學習!我隻有同意。

為了理想,年輕的我們有什麼資格不努力奮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