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卡!

【嗶~!成功打卡亮劍人物-旅長,獲得獎勵-鬼子情報一份】

情報?

張合先是一愣,隨即釋然。

旅長是什麼人?

那是孔夫子掛妖刀,文武雙全。

指揮水平極高,同時為人幽默風趣,人際關係也處理的很好。

畢業於黃埔一期,資格老,麵子大,做過先總理的警衛員。

在彆人還在背中正式的時候,他就背過中正本人了。

最關鍵的是,他的特科情報工作搞得也是風生水起。

可能是太過全麵,係統也就選取了一項。

情報這可是好東西啊,戰略意義不亞於李雲龍的意大利炮了。

張合趕緊打開。

這是一份關於鬼子運輸隊的情報,具體的日期,行動路線,護衛的部隊,裝載的物資,都寫的一清二楚。

上麵寫著10天後,鬼子的一支運輸隊,將由河源縣城出發,前往白家村。

負責運輸和保衛的人員有鬼子的一個運輸中隊約110多人,二鬼子50多人,冇有重武器。

押運的物資主要是白麪,蔬菜,整扇整扇的豬肉,罐頭,還有輕重機槍和彈藥,以及大量大洋。

好傢夥!這可是好東西啊!

“冇有吃冇有穿,自有那敵人送上來,冇有槍冇有炮,敵人給我們造!”

這首歌張合可熟悉的很,這不就送上來了嘛。

“李雲龍來了?快來,坐下來休息休息。”

旅部迎接他們的是政委,也是個老好人了,知道他們一路辛苦,連忙把他們引進作戰室。

三八六旅會議室。

一張簡陋的長木桌,木桌上放了幾個修修補補的大茶缸子,木桌的對麵牆上,掛著一副晉西北形勢圖,組成了三八六旅會議室。

旅長坐在長桌上方,下方坐著手下的幾個團長和參謀。

129師386旅下轄四個團,分彆是王保國的771團,程瞎子的772團,這兩個團是在果脯那邊有編製的團。

還有孔捷的獨立團,以及成立不久的李雲龍新一團。

作戰室裡,人已經來的差不多了。

看到李雲龍進來,

孔捷拍了拍空著的凳子,說道:“老李,來這邊。”

臨時客串警衛員的張合自然冇資格參加,而是在會議室門口和其他警衛員一起休息。

會議室門口,三四個人圍坐在一起,抽著煙聊著天。

“來來,一人來一根。”

張合擠了進去,掏出煙盒,給每個人都散了一根菸,正是係統打卡孔捷給的老刀牌香菸。

幾個人原本也不認識,但是一旦有了共同的愛好-抽菸,那親切感瞬間就來了。

一個嘴唇邊長著絨毛的年輕戰士接過一根菸,看著香菸尾部的過濾嘴,好奇的問道:“同誌,你這啥煙啊,咋還有棉花呢?”

“這不是棉花,這是過濾嘴。”

一個年紀稍微大點的絡腮鬍戰士解釋道。

“我之前跟英國佬打仗的時候,繳獲過幾隻。”

“哎,兄弟,這可是正宗的洋貨,你可以啊!”

說著,絡腮鬍迫不及待的點燃香菸,深深吸了一口。

年輕戰士也有學有樣,叼著過濾嘴抽了一口煙。

隻一瞬間,年輕戰士的眼睛就亮了起來。

“這煙不嗆人!”

“那可不,這過濾嘴就是起的這個作用,把嗆人的的東西都擋住了。”

絡腮鬍細心地解釋道。

“這恐怕不便宜吧?”

年輕戰士又抽了一口,羨慕的看著張合的煙盒,問道。

“豈止是不便宜,這玩意兒是洋貨,得從外國運回來,就這一根至少十塊大洋!”

絡腮鬍彷彿是個萬事通,啥都知道。

“哎,兄弟,他是772團的,我是獨立團的,你是哪個部隊的?”絡腮鬍指了一下年輕戰士,然後對著張合問道。

”我是新一團的。“

“新一團,團長是李雲龍李團長吧。”絡腮鬍說道。

“不錯。”

這時,年輕戰士突然說道:“李雲龍?有點熟悉啊,我好像聽過這個名字。”

“能不熟悉嗎?李團長可是老資格了,過草地的時候就是團長了,那時候你還在尿床呢吧。。。”

”咱能不說這個了嗎?“年輕戰士瞬間臉就紅了。

“你還臉紅了,哈哈哈哈。”

會議室外,三人抽著煙聊著天,完全不像剛認識。

會議室內,看到張合也來了,孔捷有些奇怪,便低聲問道:“老李啊?這不是你手下的那個營長嗎?你怎麼把他也帶來了?”

“這次是作為我的警衛員的身份來的。”

李雲龍笑著解釋道。

“李雲龍啊李雲龍,你真是暴殄天物啊。”

“嘿嘿。”李雲龍笑而不語。

“你們倆嘀嘀咕咕聊什麼呢?李雲龍,你看把你給能的,嘴都咧到耳朵根了。”

“說出來我聽聽?”

旅長看著兩人說悄悄話,笑著問道。

“旅長,咱可提前說好,你可不能趁火打劫。”

李雲龍一臉警惕的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李雲龍總感覺旅長像打劫的土匪。

“你這麼一說,我可就更好奇了。行了,我答應你,不打劫。”

李雲龍的反應反而勾起了旅長的好奇心。

聽到旅長的保證,李雲龍這才露出笑容,得意地說道。

”旅長,我之前在新一團發現了個人才,孔捷在挖我牆角呢。“

旅長看了孔捷一眼,見孔捷冇有反駁,更加好奇了。

“哦?人才,什麼人才值得你們兩個老戰友挖來挖去的。”

“也冇什麼,就是我手下的一個排長,留洋歸來,精通一手武術,槍還打的賊準,另外,在戰術指揮方麵,也有一定的水平,也就這樣。”

李雲龍擺了擺手,故意裝作一副不在意的樣子,凡爾賽起來了。

“還藏著掖著呢?上次小王村一戰,要不是人家張合營長力挽狂瀾,恐怕你老李是回不來了。”

孔捷直接無情揭穿。

“要不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是內奸呢。”

李雲龍苦著臉,在旅長威逼的目光下,一五一十的還原了小王村戰鬥的基本經過。

“好!”

旅長聽完,眼前一亮。

“有勇有謀,還有文化,還有相當高的戰術水平。我們正缺這樣的乾部!”

“這樣吧,你把他喊進來。算了,我直接喊,是叫張合是吧?”

“張合!張合!”

正在門口和其他幾個警衛員聊天打屁的張合聽到聲音,一人塞了一盒煙,快速說道。

“旅長好像找我有事,我先進去了,你們留著自己抽,以後後會有期!”

說著,張合便走進了會議室。

門外,剛纔和張合聊天的年輕戰士拿著煙,有些發呆。

“王哥,你說旅長喊張哥去乾啥了?”

這才幾分鐘,張合直接晉升張哥了。

被稱為王哥的絡腮鬍說道:”還能乾啥,旅長看上他了唄,這是準備挖人了。“

“能掏出一盒正宗洋貨老刀牌香菸送人的人,能是一般人?不用說,肯定喝過洋墨水。”

“哦。”年輕戰士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