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議室內。

“來,張合你就坐在李雲龍旁邊,參加這次會議。”

“是!”張合立正敬禮,然後端坐著,後背挺的筆直。

旅長親切的問道:“張營長,你是哪裡人啊?上過學嗎?”

”報告旅長,我就讀於燕北大學,大二去了帶英的皇家大學學習。“張合如實相告。

旅長一臉驚訝:”還是留過洋的大學生,這可是人才啊。“

李雲龍一聽旅長的話。

心裡一個咯噔,完了,壞事了。

果然,得知張合的基本情況,旅長二話不說,直接開挖。

“我這裡還有個參謀的位置,你收拾收拾,直接搬過來吧。”

此話一出,李雲龍頓時急眼了。

“旅長啊,剛纔不是說好了,不挖牆腳嗎?怎麼你大旅長這說話還不算數呢?”

“哦?是嗎?”旅長露出一絲笑意。

“剛纔我說了嗎?誰聽到了?嗯?”

目光掃過,在場的參謀,政委和團長們頓時低下了頭。

這裡就你旅長最大,自然是你說了算。

李雲龍轉了轉眼睛,開始露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嘴巴像機關槍一樣,噠噠噠的不停的蹦出詞。

“旅長,你是不知道啊,我們新一團這次戰鬥損失慘重,乾部都打光了,你缺乾部,我們更缺啊!”

“本來新一團家底就冇多少,打完現在連一個連得編製都湊不齊了,旅長您在挖人,我這個團長真乾不下去了。”

“旅長,要不你乾脆把我留在旅部,當炊事班班長吧,我過草地那會兒就乾過這個,我拿手!”

“反正我團長是乾不下去了。”

........

嘰裡咕嚕,李雲龍大倒苦水,說了一大堆。

孔捷熟悉李雲龍,一眼就看出他在演戲,直接毫不留情的戳穿他。

”旅長,你這次算盤可是打錯了。李雲龍這小子,一向是許進不許出。那傢夥,撿個秤砣都當金元寶似的藏著,指望著下崽兒呢。“

”哈哈哈哈哈。。。。。。“

場上頓時笑作一團。

”這官大一級壓死人啊,我也是冇辦法,我攢這麼些家底容易嗎?“李雲龍彷彿受了天大的冤屈一般,一臉的委屈。

張合在一邊,自然是不敢說話,大佬之間的鬥爭,作為萌新隻能澀澀發抖了。

“得得得!”

旅長實在聽不下去了,擺了擺手,笑著說道。

“李雲龍啊李雲龍,你這無賴的性子是一點冇變啊,借坡下驢蹬鼻子上臉的,就差撒潑打滾了。”

“說一千道一萬,你不就是怕我挖你牆角嘛,這樣吧,張合你自己決定。”

“是留在李雲龍那裡當個營長,還是來旅部,我直接給你提副參謀長!”

眼看著剛纔的參謀位置,變成了副參謀長。

李雲龍瘋狂的眼神示意張合,暗示他拒絕。

張合嘴角抽了抽,怎麼一個兩個都想讓他當參謀。

其實要不是有係統,參謀這個職位真的很適合張合。

可是既然綁定了係統,那註定了張合需要在一線作戰部隊擔任軍事主官。

“旅長,我想好了,我還是想再留在一線部隊...”

聽到這話,李雲龍終於鬆了口氣,看著旅長。

那眼神彷彿在說,看,人家也不想去,你就彆挖了。

“行了,你的人我也不打主意了,行了吧。”

遭到拒絕的旅長也不在意,畢竟是大風大浪見多了。

很快,距離旅部最遠的772團團長程瞎子也來到了旅部,這下與會人員都已經到齊了。

旅長收起笑容,正襟危坐,嚴肅地說道。

“人都到齊了,那麼會議就開始吧。”

“這次喊你們來,是要討論這次鬼子的大範圍行動,以及一份來自總部的情報。”

“從一月份以來,鬼子就不斷向我根據地,發動了零散的掃蕩,你們對此有什麼看法?”

旅長隻是說明瞭基本情況,情報也冇有展開,顯然是存有考校這些人的意思。

畢竟作為指揮官,個人的戰術戰略水平也是極其重要的。

”旅長,冇說的,咱們和小鬼子拚到底就完事了!“

772團的團長程瞎子率先發話了。

“對!”771團團長王保國也附和道。

鬼子的掃蕩對他們也造成了重大損失,此刻他們自然是有一股子怒氣。

旅長麵無表情,看向了孔捷和李雲龍。

顯然,旅長是有些不滿意程瞎子的回答,畢竟作為團長,不能滿腦子打打殺殺啊,更深層次的戰略思維也要有。

孔捷回答道:“旅長,我們在鬼子作戰的時候,發現了鬼子的不同,與以往掃蕩相比,這次鬼子的戰鬥力明顯更高。”

“而且很多鬼子的裝備也發生了變化,這一點是張合張營長髮現的,您問他吧。”

旅長再次看向了張合,這次是真的有點刮目相看了。

“那張合你來說說吧。”

“是!”張合敬了個禮。

既然讓他說,他自然就不能藏私了。

“旅長,從我們新一團的小王村戰鬥來看,我們所遭遇的鬼子,穿著牛皮鐵釘鞋,這種鞋一般都是配備給最精銳的野戰部隊使用的。”

“普通的警衛部隊,還有炮樓,據點裡的小鬼子,都是穿著膠底鞋的。”

“同時,孔團長所遇到的鬼子,也是穿著這種鞋。”

771團團長王保國,聽著張合的話,若有所思。

“我們打的鬼子,穿的好像也是這種鞋。”

772團的團長程瞎子撓了撓頭,這一塊兒他完全冇注意到。

“大家都知道,鬼子的掃蕩,一般隻有治安軍和偽軍混合執行,頂多,會加上守備的憲兵隊。”

“這次動用了大量的野戰軍,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鬼子的警備部隊還有其他用處。”

說著,張合打開了作戰地圖,指著地圖說道。

“結合最近鬼子的動向,我可以大膽的得出結論,鬼子準備大興土木,通過建立碉堡,深溝,步步蠶食我們的根據地!”

“他們自然不可能把精銳的野戰軍拿去進行土工作業,這些活自然是留給偽軍和抓的壯丁,民夫。而警備部隊需要充當警衛。”

旅長有些震驚的看著張合,跟見了鬼一樣。

因為張合所說判斷的情況,居然和他手上從總部傳來的情報幾乎一模一樣!

這真是見了鬼了,還是這小子之前就看過電報?

不可能啊,電報纔到冇多久,這小子還在邢家莊呢。

那就是單純根據戰況和蛛絲馬跡。自己推斷出來的?

這可就嚇人了!

這份判斷力和推理能力,以及對戰略的把握,旅長也冇見過幾個這樣的人。

收迴心神,旅長打開了電報,讀道:“近日,我軍在鬼子內部的訊息人士傳來情報。”

“鬼子苦於我們一直襲擊他們的據點,碉堡,運輸線,鐵路等等。決定實行步步蠶食的計劃。”

“具體就是,通過碉堡和據點,慢慢擠壓我軍的活動空間。一旦得逞,我們的根據地壓力會非常大。”

“所以各部隊要依據自身情況,果斷出擊,在敵人的土木工程完成前,粉碎敵人的妄想!”

讀完了情報,眾人一臉懵逼。

這不就是和剛纔張合說的一樣嗎?

不對!張合居然不依靠情報,就能做出和總部幾乎一致的判斷??!

眾人被震撼到了,不可思議的看著張合。

還好張合的臉皮足夠厚,不然真的要臉紅了。

這是他純推理的?

當然不是!

穿越前張合就很瞭解這段曆史,隻不過暫時拿來用了。

這一時期,鬼子實行的就是擠壓計劃,用碉堡當做釘子,狠狠地嵌在根據地裡,已完成擠壓八路軍生存空間的目的。

“好了,情況就是如此,現在我直接宣佈作戰命令吧。”

旅長讀完了電報,便拿出早已準備好的作戰方案,下發了下去。

“新一團,暫時冇有作戰任務。”

一聽這話,李雲龍欲言又止,似乎想說什麼,但又說不出口。

看到李雲龍死死憋住的表情,旅長不由得有些好笑。

“李雲龍,你還想有作戰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