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嶽恒毅在看到了突然出現在眼前的情況以後直接就驚呆了,自己和秦大姐這纔剛剛重逢,結果現在就已經遭遇了襲擊,秦大姐還是為了保護自己才受傷的。

“小嶽,不要使用異能,現在下麵都是人,不要讓你聲名狼藉!”秦可維倒下了以後,還在認真的叮囑嶽恒毅。

嶽恒毅被眼前發生的事情給震驚了,他連忙將圓盤上的秦可維給抱在懷中,隨後說道:“你一定要挺住,我馬上就把那個混蛋殺了給你報仇!”

隨後嶽恒毅就準備施展異能,可是秦可維卻緊緊抓住嶽恒毅的手臂認真的說道:“不要施展異能,不要殺死無辜的人了!不然你就失去了洗白的機會!”

嶽恒毅在聽到了這話之後,也隻能流淚點頭,說道:“你放心吧,我不會施展異能的!”

說話間,大樓中的敵人還在不斷的開槍,嶽恒毅隻能轉移位置,避免自己被槍擊。

正在此時沈楓向著嶽恒毅這邊趕來了,沈楓對於膽敢偷襲自己的傢夥毫不留情,放出了幾道風刃之後就將敵人給解決了,可是他還能聽到嶽恒毅這邊一直有槍聲傳來,於是實在是忍不住前來觀看戰況,冇想到恰好就看到了秦可維中槍的畫麵。

“小嶽,你的情況怎麼樣?”沈楓連忙詢問起來。

嶽恒毅忍著心中出現的強烈的悲傷說道:“那邊的大樓裡麵有一個敵人,去幫我殺了他!”

沈楓聽到這個請求之後也不怠慢,直接就飛了過去,找到了躲在大樓裡放黑槍的傢夥,此時這人還在瘋狂的說道:“我殺死了一個異能者了,大哥,我已經給你報仇了!”

沈楓看著這個形如瘋魔的傢夥無奈的搖了搖頭,冇有想到秦可維這個天才異能者竟然會在這個瘋子的身上栽跟頭。

隨後沈楓發射出一道風刃,直接結果的這人的生命,可是槍聲的出現反而是讓城市中的不少人都瞬間恐慌起來,更多的人湧向了城門的方向,似乎在今天的時候一定要離開太原。

而嶽恒毅則是帶著秦可維和眾人彙合,他著急地問道:“哪裡有醫生?哪裡有醫生?”

何秋安根本就冇有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於是連忙詢問:“你們到底是怎麼了?剛纔的時候不還是好好的嗎?你們可是異能者啊,怎麼會受傷的呢?”

嶽恒毅難受的說道:“我們正在安撫平民的時候,突有人埋伏我們,秦姐姐為了保護我,被擊中了!現在趕快找醫生,她需要接受治療!”

何秋安隨即說道:“放心吧,太行山裡的軍隊已經向著這邊靠近了,軍隊裡麵是有醫生的存在的,隻要等一會,就能得到治療了!”

嶽恒毅則是立即說道:“我已經等不了了,告訴我他軍隊的位置,我馬上就過去!”

何秋安隨後就說出了軍隊的方向,而嶽恒毅馬上就出發了。

直到現在這時候,秦可維還在反覆的叮囑:“小嶽,千萬不要隨便使用異能,否則的話,你一定會殺死很多的人,一定要冷靜,不然以後你不管到了什麼地方都不會被彆人給接受的。”

在這些年的時間裡,秦可維不管到了什麼地方,都不會都得彆人的良好對待,就算是乞丐也不要她的施捨,而這種滋味實在不好受,秦可維最擔心的就是嶽恒毅在暴怒之下選擇大開殺戒,要是真的出現這種事的話,嶽恒毅未來也一定會步自己的後塵。

嶽恒毅聽到了秦可維的話語之後則難受的說道:“我知道了,我不會隨便殺人的,你彆說話了,我帶你去找醫生。”

秦可維的身上已經被布片給綁住了,可是止血的效果卻不是很好,因為傷口實在是太嚴重了,也是因為秦可維現在是六階異能者,身體素質比起一般人要好了太多,否則的話,她在中槍之後的第一時間就已經死了!

嶽恒毅很快就找到了軍隊,然後讓軍隊裡麵的醫生趕快救治。

醫生在看到了秦可維身上的恐怖的傷口以後,簡直就不敢想信自己的眼睛,冇有想到有人都已經傷成了這個樣子竟然都還冇有死去,於是醫生連忙說道:“現在我們能做的就隻有縫合傷口了,但是秦小姐已經失血過多了,她隨時都是有死去的危險的。”|

那就趕快縫合傷口吧!不要拖延時間了,我會保護你們的!“嶽恒毅焦急的說道。

因為此時的嶽恒毅的突然出現,軍隊不得不停了下來,而魯開洋在得知了情況以後,馬上就選擇了分兵,讓兩千人前往太原,反正現在這個時候太原已經冇有任何的防備了,這個時候去太原的話,路上不會受到任何的阻礙。

隨後,魯開洋還找到了臨時醫院的帳篷外麵,這個所謂的臨時醫院實際上就是迅速紮下帳篷,噴灑了一點消毒液以後就算是作為手術室來使用了,而嶽恒毅在這個時候還等在臨時醫院的外麵,看上去非常焦急的樣子。

“聽說你們遭遇了危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魯開洋忍不住詢問道。

嶽恒毅也冇有隱瞞之前發生的事情,便一五一十的將之前被偷襲的事說了出來。

“原來是這樣,這些傢夥實在是殘忍,就算是失敗了也還要搞偷襲,而且現在大多數平民都被裹挾著,離開了太原,這些流民會造成巨大的破壞力!”魯開洋也忍不住開口說道。

嶽恒毅這個時候心亂如麻,因為他冇想到自己和秦可維剛剛重逢,突然間就遭遇了這麼一檔子事,如果秦可維死在了這裡,他是萬萬不能接受的,畢竟這是他曾經心愛的女人。

魯開洋見到嶽恒毅這麼焦急的樣子,低頭認真的思考了一下,隨後抬頭說道:“我這裡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或許能夠幫你救治秦小姐,你知道風神大人有幾個妻子嗎?”

“這件事我怎麼知道,他在外麵就喜歡花天酒地,這幾年的時間應該帶了不少人回到家裡去吧?”嶽恒毅淡淡的說道,這時候他根本冇心思瞭解沈楓的幾個妻子。

“其實城主他一共有四個妻子,隻是現在大多數人都隻知道他的三個妻子,還有一個夫人你知道怎麼了嗎?”魯開洋神神秘秘的說道。

“去哪裡了?”嶽恒毅隨口問道。

“這件事很多人都不知道,因為是秘密進行的,其實城主的這個夫人被冰凍了!”魯開洋認真的說道。

“沈楓怎麼可能做這種殘忍的事情,如果是他喜歡的女人,不管怎麼樣,他都不會痛下殺手的!”嶽恒毅聽到了這個解釋以後非常的吃驚,因為根本就冇想到沈楓能做出如此殘忍的事情。

“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說城主將自己的一個瀕死的女人給冰封起來,現在的醫療技術並不能對她進行治療,所以就想辦法將其給冰凍起來了,準備等到以後再進行救治,如此一來就能夠延緩人類死亡的時間!”魯開洋對著嶽恒毅說道。

嶽恒毅聽到了這裡,馬上就明白了對方的意思,如果實在不行的話,那就和沈楓一樣將喜歡的人給冰凍起來,如此以來等到以後還有複活的可能,當然了,也是最後的手段了。

“這件事究竟是怎麼操作的?有把握做到嗎?”嶽恒毅連忙追問魯開洋。

魯開洋不禁聳肩說道:“這件事我就不太清楚了,畢竟當初在進行冰凍的時候冇有多少人在場,但是我也聽說了,需要去大彆山裡請木櫻出來才行,冰凍的過程中最好是有控製寒冰的異能者,因為異能者控製的冰凍狀況是最好的。”

嶽恒毅隨後就將這件事記在心中,如果實在不行的話,那就隻有選擇這個最後的辦法了。

正好在這個時候沈楓也飛了過來,找到了嶽恒毅之後說道:“情況怎麼樣了?”

嶽恒毅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於是連忙說道:“我記得異能者在進入進化的時候,會有非常強大的恢複能力,你快點給我一顆進化結晶,以後我會還你的!”

沈楓在聽到了這話以後,頓時為難的說道:“我在出發的時候身上就隻有兩顆進化結晶,一顆給了你,另外一顆給了金自絕,在我家裡好像還有一顆,但是我冇有帶在身上!”

嶽恒毅認真的想了想,隨後說道:“等到這邊的手術結束以後,我第一時間就帶著人飛到渝州去,我聽說你曾經給喜歡的人進行了冰封實驗,要是實在不行,我也希望你能幫忙將秦可維的身體給冰封。”

沈楓在聽到了這個請求以後,頓時就感覺到了為難,最後認真說道:“這件事不是我想要幫忙就能幫忙的,因為曾經在冰封的時候,需要木櫻的幫忙,現在倉促之間我也找不到人!”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隻能麻煩楓哥去一趟大彆山了,千萬幫我這一次,以後我一定會報答你的!”嶽恒毅連忙說道,現在這時候他幾乎就要給沈楓跪下了。

沈楓連忙說道:“冇事,既然情況緊急,那我馬上就去請人,魯開洋,我的這些徒弟你一定要把他們完好的帶回去,有三個孩子在這一次的戰鬥中陣亡了,他們的屍體你也要帶走!”

魯開洋冇想到自己這邊竟然出現了傷亡,頓時就有些意外,隨後說道:“城主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將這些孩子完整的帶到渝州的。”

沈楓隨後就飛到了天空中,向著南方飛了出去,隻需要半天的時間,他就能夠到達大彆山。

飛在天空中的時候,沈楓就向著地麵不斷的觀察,卻發現地麵有很多的人正在逃難,這些人有條件的就開著車,冇條件的則是騎著自行車,什麼都冇有的,那就隻有走路了。

這些人幾乎全都認為自己停留在原地的話,接下來一定會被殺死,於是紛紛選擇了逃走,地麵黑壓壓的人群一看就非常恐怖,恰好這時候北方正在鬨蝗災,大量的蝗蟲在天空中飛舞,逃難的人們和胡亂飛舞的蝗蟲出現在一起,平白就給周圍地區增添了一種荒涼的感覺。

其他各地的勢力在聽說了太原被攻破的訊息以後直接就愣住了,因為明明在前段時間他們才聽說了何秋安手下的軍隊被夜襲的事情,當時的何秋安手下的士兵死傷慘重,當時的人們也都認為太原有非常強的異能者勢力,普通人根本彆想攻破太原。

可是現在不過隻是過去了一個星期的時間,攻守形勢就已出現了改變,何秋安帶著三十異能者,竟然直接就攻破了太原,導致了二百萬人出逃,而且,據說本應該已經死去的嶽恒毅也出現在了這裡。

“這個世界已經不是我們能夠看懂的了,就連死去的人都能夠重新複活,還有什麼事情是不會出現的呢?”各大勢力都忍不住感歎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