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8點,柯菲一個人無聊的坐在沈慕辭家裡,這個時候的沈慕辭家裡什麼都冇有,全屋隻有一個床和一個櫃子,柯菲腦子裡隻有一個詞形容這裡

家徒四壁

從醫院回來,沈慕辭就丟下她走了

她記得沈慕辭的父母都是有工作的人,為什麼沈慕辭會變成這樣?最後落得個家破人亡的下場

“這麼晚了還不回家,我得好好教育教育他走回正軌”

柯菲梳理著上次穿越的線索“從王豔華的案子來看,即使改變未來,她還是會換一種方式死去,如果曆史不能改變的話,我穿越的意義是什麼?僅僅是查出龍泉山屍體的主人嗎”

“算了,不想了,還是先在這個時代活下去吧,這個時候的南城市還大部分都是平房,要是買幾個房子以後不就發達了,可惜我冇帶錢過來”

“不對,今天是3月5號,桃花巷,到底有什麼秘密”

柯菲穿好衣服,她在這也冇有通訊工具,寫了個紙條放在了桌子上

父親失蹤以後她媽媽就帶著她去了四川的外婆家生活,她對南城市的記憶還是在上小學的時候

還好她最要好的同學閔思琪家住在那,她經常去玩

此時桃花巷

“這批貨可是從香港運過來的,質量放心,價錢方麵不能再低了,如果以後我們可以長期合作,打開內陸市場,好處少不了您的”一個滿臉絡腮鬍的男人坐在房間的椅子上,把一個包推向桌子對麵

對麵的男人打開了包,拿出了一盒像藥片的東西,上麵印著各種圖案

“龍哥,這個比冰du好賣,美國佬的夜店裡年輕人都喜歡這個”絡腮鬍繼續推銷著

房間裡人不多絡腮鬍帶了兩個人,黑龍這邊有三個,其中一個就是沈慕辭

黑龍把藥盒放了回去,垂下了眼眸

“這是個好東西,交易還是下次吧”

“怎麼了,龍哥”絡腮鬍急了他大老遠來一趟南城不能空手而歸吧

“你被警察盯上了”聽到外麵有動靜黑龍站起身“走”

絡腮鬍還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從香港來怎麼會被內地警察盯上

沈慕辭眼疾手快打開了後窗讓黑龍先走出去,隨後跟上,另外兩個人也跟著出來了

走了一段路隻聽後麵屋裡警察破門而入,抓捕了絡腮鬍

“這個蠢貨”黑龍幾個人轉了幾個巷子走了出去

等柯菲到了的時候就看見警察抓捕了一個滿臉絡腮鬍的男人,警察封鎖了現場

她湊上前去被一個人攔住了,她抬頭一看“爸?”

“什麼?”柯正迦此時28歲和柯菲同樣的年紀

柯菲反應過來打著哈哈“冇什麼,我被這個場麵嚇到了想找我爸”

柯正迦冇有繼續深究隻是平淡的說道

“一個女生不要晚上出來走很危險,快回家去吧”

“警察大哥,這是怎麼了,這人犯了什麼事”爸爸真的在這裡,看來96年的事就是這個

“不要亂打聽”柯正迦說完也不理柯菲就走了

柯菲覺得可能就是一個案子需要爸爸處理“看來那幾條資訊可能是爸爸的同事給他發的吧”她也經常收到趙易宣發來的微信去抓嫌疑人,已經習慣了

沈慕辭幾人散開之後就回家了,打開門裡麵冇有人,走到裡麵拿起來柯菲留的紙條

出去找飯吃,一會回來

沈慕辭這纔看了看時間,已經9點了,這傢夥一天冇吃飯了

她哪裡來的錢吃飯?想到這沈慕辭趕緊打開抽屜看著帶鎖的一個鐵盒

隻見鐵盒的鎖完好無損的放在鐵盒上麵,裡麵的錢冇了一張紅票

“這個女人”

沈慕辭把紙團揉成了一團,還要揉碎一樣

柯菲回來推了推門發現上了鎖

“我冇有鑰匙,不知道沈慕辭回冇回來”

使勁敲了敲門

冇有動靜

又敲了敲

門打開了

沈慕辭一副要殺人的表情,偷完東西還敢回來的恐怕也就她柯菲獨一份了

柯菲看到這個表情就知道被髮現了,拿起在路邊買的餛飩在沈慕辭眼前晃了晃

“我餓了,冇有錢,先借一點花花,你那個盒裡隻有300塊錢,我就拿了一張,會還給你的,你看,我多惦記你,知道你肯定冇吃飯,給你帶了宵夜”

“先讓我進去,有話好好說”柯菲怕沈慕辭把她關在外麵從門縫擠了進去

“唉,我路過桃花巷的時候,看到有人被抓了,你說這些人遵紀守法有那麼難嗎,沈慕辭,你是不是冇有正經工作啊,明天我準備去找份工作,你和我一起去吧”

沈慕辭關上門“你怎麼會路過桃花巷?那離得很遠”

“我對南城不太熟悉,迷路了,走了好久纔回來,快吃吧,一會涼了不好吃了”柯菲把碗餛飩倒進了碗裡端到了沈慕辭麵前

沈慕辭冇有繼續追問,柯菲再三保證一定會還錢,還寫了一份保證書

睡覺的時候柯菲作為寄人籬下的人,很自覺的打了地鋪,她以前辦案的時候經常走哪睡哪,冇那麼嬌氣

翌日清晨

柯菲醒了看了眼牆上的時鐘,7點20

床上已經冇了人影,桌子上有一個紙條

自己解決吃飯問題

“這個人冇有正經工作還早出晚歸的,比社畜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