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的,住一起而已,年齡比我大,不合適做老婆。”

蔡新不屑一顧的眼神,冇告訴錢程,半個月前,就已經分手。

“你也真是的,不合適還住一起,我看雖然老了點,但很實在的。”

“女人算什麼?我海南還有女人,天天給我洗衣服、做飯,中山燈具劉總介紹的親戚,你跟我去海南就能見到,把我捧得像皇帝一樣。”

蔡新得意洋洋。

“哈哈,我相信!機會是絕對好的,隻是,已是離鄉背井,萬一海南去又做不好,真的是亡命天涯了。”

錢程真心想做點事,又顧慮重重。

“錢公子,你放心,我不會騙你的,你先跟我去看看,機票我來,你願意就做,不願意給我當司機,我給你發工資!”

兩人本來計劃飯後麻將,但談得歡,一直喝到10點,在蔡新再三勸說下,決定兩天後高鐵去南昌。

蔡新需南昌見個朋友,然後從南昌飛海南海口。

2010年4月12日,安州東站--深圳東站的高鐵停靠在柳州東站站台上,錢程和蔡新一前一後,聊著天,登上高鐵。

柳州距始發站安州僅一站,又是4月份,不是人流高峰,高鐵上冇多少旅客,於是兩人冇對號入座,隨便找了個靠窗座位。

高鐵途經合州站,大批旅客登上列車,整個車廂擠得滿滿的,擁擠著找尋自己的座位。

“先生,這是我的座位,請你讓下!”突然,有個剛上車的旅客對蔡新說道。

“啊!我們的車票呢?”

錢程從口袋掏出列車票一看,6車07-08號,再看這個座位號,果然是彆人的座位。

於是兩人隻好起身,拿著行李,在擁擠的車廂裡向6車廂趕,到6車廂07-08座位,果然有兩個位置空閒,不過不是一排座位,07是靠窗位置,08是對座過道位置。

錢程尊重蔡新,自然把靠窗座位讓給夏新,在行李架上放好行李,自己在08座位坐了下來。

“哇塞。”

隨著蔡新的一聲驚叫,錢程一看,蔡新衝自己扭著嘴巴,做著鬼臉。

剛坐下來的錢程注意到,和蔡新同座的女孩,黑長髮,黃藍條T恤衫,牛仔褲裙,黑絲襪、黑皮鞋,身高大概1.6米左右,正和錢程同座的兩個旅客在聊著天。

“美女,到哪裡啊?”其中一個旅客對女孩說。

“我到深圳。”女孩看了對方一眼,大方回答。

“哦,在哪裡工作?我們是完美公司的,完美產品,有瞭解嗎?我們回廣州,這次是在柳州開產品交流會。”

錢程聽到完美產品,知道這幫人是直銷人員,比傳銷組織多個產品而已,個個能說會道,不厭其煩可以到極致。

“有瞭解,曾經用過的,去深圳玩的。”

“哦,是嗎,來,美女,既然你用過完美產品,那就是完美客戶,我們來打牌,到深圳還早。”在蔡新和女孩中間的旅客說。

這幫人是一起的,另座還有他們一起的同事,柳州上車因為旅客少,所以三人無聊,一直在玩撲克牌。

“不會玩的,你們玩。”

女孩一口回絕。

三個完美旅客真是不厭其煩,你一句我一句話和女孩聊天,女孩也是半答半回地敷衍他們。

蔡新頭靠在視窗,半眯雙眼,時不時地衝錢程歪歪嘴。

錢程聽著他們聊天,特彆煩這幫人,站起身來,從行李箱裡掏出昨晚自己準備的鹵菜,問蔡新。

“要不要?”

“不要,你吃吧。”

錢程看了對麵女孩一眼,女孩也正視著錢程。

“自己做的,要不要嘗下?”錢程微微一笑,問。

“不用,謝謝!”

女孩禮貌地回答,移開了正視著錢程的目光,有絲尷尬。

錢程側在身子,低下頭,自己吃起來,一邊吃一邊微斜著眼睛,仔細打量起對麵女孩。

高鐵座位是對座的,錢程側下身,可以完全看清女孩的整個容貌,女孩的確挺漂亮的,皮膚不是特彆白,但是五官端正,青澀無妝,眉清目秀。

錢程上下打量,略有所思,黑色皮鞋跟,可能是因為走路多了,還是穿久了磨斜的。

足以證明這女孩勤勞、質樸的。

其實女孩也在注意錢程,這男人形象不錯,皮膚白白淨淨,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估測應該30歲出頭,牛仔褲搭配咖啡色休閒皮鞋,上身穿咖啡色休閒西裝,感覺特陽光。

一幫完美人還在叨叨叨和女孩聊天,女孩依然敷衍著。

一小會,錢程吃完,隨即整理垃圾,起身去車廂中位丟垃圾,從洗手間出來,側頭又望女孩。

這或許是男人對美女的天性!

此時此刻,女孩目光也正視望著錢程。

錢程想了想,對女孩揮揮手,意思讓她過來,女孩猶豫了一下,還是站起身來,走到錢程眼前。

“小妹,這些人,不是什麼好人,應該是傳銷組織,你不要上當,注意保護自己,這樣,我到南昌還有幾站就下了,你到深圳還要一夜了,我給你補個臥鋪票,你遠離他們,免得被他們忽悠,好不?”

“謝謝,不需要的,我知道,我會保護自己的,高鐵是公共地方,我不怕。”

女孩一臉無所謂的表情。

“隨你吧,我知道我冒昧,其實真的沒關係,冇多少錢的。”

“真不需要,謝謝你!”

女孩說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錢程也是無奈回座。

“美女,留個電話吧,你在深圳,我們總部就在廣州,以後有機會到廣州玩,聯絡我們,可以隨時參觀我們公司。”其中一個完美銷售說。

“啊,不用吧。”

“沒關係啦,留個電話方便,我們不會打擾你的。”另外一個完美銷售又說。

女孩猶豫了下,不好意思再拒絕,心想,留個電話也無所謂的,南京的工作已經結束,現在電話是南京號碼,換了工作地,反正也要換號碼,給他們也是無所謂的。

“好吧,13708384675,手機冇電了,需要充電才能聯通。”

其中一個完美銷售,掏出手機,飛快記錄下來。

錢程記憶力驚人,本來不傻,又是經常打牌,記牌、算牌,日積月累,不要說電話號碼,54張牌至少能記23張,自然女孩的電話號碼,說一遍就能熟記於心。

高鐵停靠幾站後,到達南昌站,蔡新,錢程從行李架上拿下行李,準備下車。

錢程望了一眼對麵女孩,小聲說:“要不要和我們一起下車,你明天再去深圳?”

女孩微微一笑,“不,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