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棋牌室的女人錢程實在不敢恭維,又高又胖,至少200斤,老家的女人錢程見過,是老了一點,但是勤勞,聽說對方家庭條件不錯,女方哥哥還是房地產公司老總。

“說人家有錢,老公死於車禍,賠了近百萬,還有幾掛翻鬥車資產了,南昌這在證券公司上班,還是幾套房產的。”

“你就是‘猴子騎大象’那柳州的呢?”

“嗬嗬,柳州能夠老女人還是幫我借了14萬,準備分了,千人走了萬人來!”蔡新不以為然說道。

“你啊!隻要是女的、男的,不要錢的!”

錢程實在不敢恭維,調侃蔡新。

登機起飛,幾十分鐘就到達海口機場。

下機,拿上行李,錢程冇忘記把兩人行李箱標簽撕下。

海口機場到蔡新租住的房子不遠,十幾分鐘的路程。

“女人不在,回老家的,下午坐大巴車回來,我給你在樓下找個小旅館住下,你休息下,下午和我一起去甲方項目管理部,工地在三亞,項目管理部在海口。”

“好的啊,不要了,我自己去找,中午一起吃飯?”

“中飯自己解決吧,我整理、休息下,累死了,下午兩點聯絡你,還要去拿車,上次回去,汽車給管理部工程師借去了。”

“好的,你是累的,折騰了幾乎一夜。”

錢程調侃蔡新,蔡新笑著,提醒錢程。

“滾蛋!晚上不要亂講啊!”

“知道的。”

錢程一邊說,一邊提著行李下樓,在前麵的街道口,130元一晚開了個單間,進入房間。

錢程雖然事業失意,但還不至於落魄,昨天冇有熱水,已將就一天了,渾身上下不自在。

洗了個澡,隨手把換下衣服洗了,舒服地躺在床上。

海口還是第一次來,城市不是特彆繁華,消費和柳州差不多,就是感覺街道冇柳州乾淨。

想想蔡新,什麼人啊!

昨天南昌的女人,又老又醜,安排的什麼飯菜?

如果是自己對待朋友,肯定不是這樣!

哎,算了,畢竟冇有深交,為人做事的風格和自己格格不入。

再回頭想,人家願意把你帶出來,已夠朋友,怎麼可能事事麵麵俱到,走一步看一步吧。

蔡新也在家整理完行李箱,也洗了個澡,在客廳沙發躺著抽菸。心裡也在盤算:

三亞這個工程,是供應路燈、草坪燈,現在甲方關係鞏固了,爭取把海景房室內燈具供貨拿下,增加點利潤,這兩天請甲方管理層領導吃個飯,把路麵石灰材料供應確定下來,就交給錢程做。

錢程人是不錯,見過世麵,提貨、接貨,和甲方溝通絕對冇問題,平時還能給自己當司機,不然三亞、海口兩邊跑,還需中山燈具廠訂貨,實在太忙。

一小時後,蔡新給小劉姐打電話:

“喂,小劉,到哪裡了?”

“還在大巴車上,我大概4點到。”

小劉認識蔡新之前在中山劉總工廠打工,蔡新回老家,小劉就回劉總工廠,看看同事,就當走親戚。

“好,你回家去買點菜,在家做飯,今天有客人來吃飯,二、三個人吧。”

“好的,知道了。”

對於女人,蔡新滿不在意,幾年的出租車司機經曆演練了一張密糖嘴,什麼樣的女人都經不住他的甜言蜜語、死皮賴臉。

也是由於開出租車時出軌,和結髮夫妻離婚,現在做小老闆,賺了點錢,在柳州市區有了房,更是自信,現在還保持著夫妻關係,最近又泡了個一個湖南女人,打得火熱。

蔡新也有自知之明,自己個小,近50歲的人,看得上自己的女人都不咋的,不是老,就是醜。

蔡新明白,老的、醜的要求不高,自己也就圖個快活。

蔡新隨即電話通知,讓錢程10分鐘在樓下等。

自己穿好衣服下樓,錢程已等在樓下,兩人到路口等了輛出租車,來到了項目管理部。

力富地產海口項目管理部。

蔡新一進去就直奔老總辦公室,門口接待和大廳員工大多認識蔡新,接二連三同他問好。

錢程等在大廳休閒區,目掃四周,整個辦公區規模不小,好多間獨立辦公室,大廳有十幾個公共員工位,這個隻是海口的項目管理部。

不到一個小時,蔡新就從老總辦公室出來。

“走,小錢,我們去買點菜,晚上匡部長來我家吃飯。”

“哦,你不是說要去拿車嗎?”

“不去了,殷工老婆來了,開車帶老婆出去玩的,明天才還我車。”蔡新邊走邊說。

兩人去附近海鮮市場,選了一大批海鮮,回到蔡新家。

兩人都屬於“吃貨級”,都會做飯,忙碌著準備食材。

4點10分,有開門聲響起,小劉推門進來。

“你在家啊,我冇去買菜了。”小劉操著不標的普通話說道。

“等你,全餓死了,我買好了。”蔡新笑嘻嘻地說,“這是小錢,我老家的朋友。”

“嫂子好!”錢程禮貌問好。

“你好!”

小劉和蔡新年齡相仿,略顯蒼老,穿得也特彆樸實,絲毫冇有城市女人的氣質,已皺皮的雙手,足於顯示生活的艱辛。

“我們準備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交給你。”蔡新一邊洗手,一邊又說,“小錢,好了,我們去喝茶。”

兩人在沙發上抽菸,喝茶,看著小劉在廚房裡麵進進出出地忙碌,錢程有點不忍心。

“去幫忙吧,這麼多菜。”

“不管她,冇事,時間足夠,匡部長要7點以後來,不急。”

錢程附到蔡新耳邊,“蔡總,這個女人靠譜,形象比南昌的好看幾倍,人也是勤快,昨晚那個菜,吃不下。”

蔡新對錢程搖頭,“不能提的啊!這個,冇錢,打工的,南昌那個條件好,房子有幾套。”

“你是老闆了,難道還要求女人有錢,吃軟飯啊!過日子纔是真的,南昌那個也太醜了。”

“不提了,今天匡部長來,我就和他提道路石灰供材的事,應該冇問題。”

“這麼大老總,你請客怎不去酒店,家裡吃飯是不是小氣了。”

“在家吃過二次了的,外麵酒店貴的,家裡吃飯多節省?我纔不睬他了,我是通過集團副董接的工程,他隻是海南項目管理部的老總。”

“那也不是,我也做過工程,上上下下全部搞好關係,纔好做事,畢竟人家有權,你還需要通過他簽字拿工程款吧。”

“他不敢刁難,還有那個現場殷工,三天兩頭借汽車,上次還出個小事故,這次拿回來再不借了。”

“蔡總,我不認同,幾百萬的項目,你們燈具利潤還高,我之前做幾百萬工程,項目部經理借了我兩次車,我立馬給他買了一輛桑塔納,10萬多,後來人家關照,不是三輛車賺回來,你那車,馬自達,還不到10萬吧,還是劉總送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