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錢程立馬起床,來到蔡新家。

蔡新剛起床,小劉姐已做好中飯,三菜一湯整齊擺放在餐桌上。

蔡新打開門,看到錢程。

“本來打電話你,吃飯。”

“是嗎?趕早不如趕巧啊!不忙吃飯,我想回了,到深圳去。”

錢程在過來的路上已經考慮好,暫時不能告訴蔡新去深圳與子玉見麵的事。

“怎麼回事?去玩嗎?還回來嗎?”

“我有堂叔在深圳,去玩幾天,就回柳州,在這裡又幫不上忙,供材的事無所謂的,不能讓你有壓力。”

“給我開開車,我給工資,你應該知道,隨便找個工資不需要那麼多,我們是朋友。”

蔡新有點激動,更有點生氣,冇想到錢程不接受他的安排。

“不是工資問題,開車我技術不行,供材落實你自己做也可以,你生意我又不懂,在這裡隻有給你增加負擔!我無所謂的,哪裡都能生存!”

錢程感覺出蔡新的情緒,已決定離開,隻能儘量解釋。

“好、好吧,你回去天天麻將吧,你什麼時候走,我給你訂票,先吃飯。”蔡新一邊說,一邊拿出手機,檢視行程資訊。

“不要了,我自己訂票,中飯後就走,到深圳方便的。”

“有,晚上有海口到深圳的機票,我給你訂,身份證號碼給我,便宜,才480元,就這一班吧,好不好”

“可以,我自己買吧。”錢程掏出身份證。

“算了吧,我給你訂。”

蔡新拿過錢程的身份證,很快完成購票程式,“吃飯吧。”

午飯後,錢程告彆蔡新、劉姐,回到小旅館房間,整理行李,看看時間充足,半躺在床上,給子玉發了條資訊:

小妹,我晚上9點到深圳機場,你能來接機嗎?

子玉略有所思,回覆:好啊。

錢程看到子玉的回覆,激動的心情,此起彼伏,這個女孩真心不錯,形象是自己特彆喜歡的類型,打扮樸實不奢侈,身材得體大方,是不是單身?單身就好了,娶了做老婆。

想想又自嘲,自己這個條件,人家能看上?要錢冇錢,要事業冇事業,還有一身債!人家憑什麼跟你?

也不一定!

錢程自信還是有的,柳州公司是裝飾工程做累了,希望換個行業輕鬆點,真成了家,大不了辛苦做回老本行,就算上班做個設計師、施工員,也是至少白領工資待遇。

錢程喜滋滋地分析起來,子玉應該是單身,不然不可能接受一個男人的見麵要求,一切計劃按照談戀愛的步驟。

這次到深圳,好好玩玩,就是子玉看不上自己,就當旅遊一回,至少自己應該真誠,坦誠麵對,於是又發了一條資訊。

錢程簡訊:小妹,馬上見麵了,我介紹下自己,我姓錢,39歲,單身,常住在柳州,這次是到海南洽談生意的。

子玉回覆:王子月,27歲,單身,合肥人。

錢程簡訊:大家都是成年人,在高鐵上,我就對你有感覺,我希望我們交往能夠成為男、女朋友。

子玉回覆:這麼直接,我對你不瞭解?

錢程簡訊:你想瞭解什麼?我都可以開誠佈公告訴你。

子玉回覆:見麵再說。

錢程簡訊:我是非常真誠的,請堅信!

子玉回覆:哦。

錢程簡訊:我去機場了,見麵聊。

子玉回覆:好。

宿舍裡,小丁看到子玉在回覆資訊,輕推了一把。

“你真敢去啊?晚上了,是騙子怎麼辦?”

“不可能的,冇錢冇姿色,騙了就騙了,怕什麼?”

子玉翹起嘴巴,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樣。

“嘖嘖,遇到真愛了,心動了。”

小丁哈哈哈大笑。

子玉冇有告訴小丁,和錢程一直在簡訊聊天,瞭解錢程是單身,在海南做生意。

形象不錯,自己也有感覺,見麵接觸才能瞭解更多,自己也是單身,至少給自己一個機會。

女人的直覺告訴子玉,這個男人絕對不是騙子。

雖然有些冒昧,列車上給一個剛認識的女孩補票,下車還提醒自己,一定比較善良。

提出要求被拒絕仍充分解釋,性格肯定直爽。

但是,30多的年齡,應該是有家室的,怎麼這麼主動?也許單身是藉口,花心纔是目的?

唉,自己也是不年輕了,小的看不上,就這個條件,老媽天天催,一回家就被安排相親,安排相親對象他們隻注重條件。

自己喜歡不去談,至少我也要不討厭啊!上次那個,有老有醜,怎麼過一輩子?

這個男人,白淨皮膚,帥氣臉龐,穿衣搭配得體,30多歲剛好是自己喜歡的成熟類型,其他條件隻有見麵溝通才能知道。

見麵就見麵吧,現在是法治社會,擔心什麼?

整個下午,子玉一直在猶豫中,思緒萬千。

是去還是不去......

晚上9點,飛機準點抵達深圳,飛機還在滑行,錢程掏出手機,迫不及待發了一條資訊:

子玉,已安全降落,你到機場了嗎?

很快收到子玉回覆:不好意思,我冇去,你到市區住下,我再過去。

錢程有些失望,回頭一想,也是,冇有特殊關係,人家憑什麼來接機,再說,一個女孩子,大晚上的,不擔心啊!

自己要求也是過分了,正常,快步走出機場,登上機場大巴。

繁華的深圳大都市,錢程來過多次,走下大巴,隨即叫了一輛出租車,在火車站附近找了一家酒店,登記入住。

子玉看著收到的酒店房間號碼,還是有些猶豫。

小丁看著子玉猶豫不決。

“不要去了,姑孃家家,晚上出去,危險的,明天白天見麵不行啊!”

“可是已答應人家,失信不好吧。”

子玉考慮再三,還是決定見麵,聊了那麼多,感覺錢程還是挺真誠的,如果機場不去,現在再不去,就會讓人家太失望。

小丁看子玉態度很堅決。

“好吧,去了見麵告訴我地址,聊一會兒就回來,我等你。”

“好,一定,萬一,我可以報警。”

剛想出門,看看時間,這個點,地鐵已關閉,又想了想。

“不去了,明天再去說。”

錢程進到酒店房間,立刻洗漱,換了一身衣服,靜靜等候。

20分鐘,給子玉發了一條資訊:到哪裡了。

子玉在宿舍,拿著手機,看著錢程的資訊,猶豫不決。

片刻,發了一條資訊:太晚了,明天早上9點過去。

隨即關了手機。

半天冇有收到回覆,於是想直接拔電話,卻收到資訊。

遺憾的情緒,然而,想想也對,人家是女孩子,這麼晚了,出門肯定有顧慮,既然答應見麵,不在乎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