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修士得到藥草後也不廢話,立即就拿出解藥,回頭又看了一眼小師弟。

“我再問你最後一次,你確定要救他是嗎?他要是死了,對於你們來說,不也是一件好事嗎。他就是一個害群之馬。”

就算他說的是對的,小師弟也不會承認。很是不耐煩的看了修士一眼。

“這就不需要你來操心了,你趕緊把我師兄救醒。估計彆的師兄也快回來了,你不想我們所有人打你一個吧。”

師兄們應該是出去采藥草了,很快就能回來。

修士考慮片刻就點頭:“行,那你轉過身體去吧。這是我的獨家秘方,不能讓任何人看到。”

“你是真的墨跡。”小師弟又白他一眼,隨後就轉過身子去。

等他救醒了師兄,他再跟他算賬。

修士看著地上中毒昏迷的人歎口氣:“要不是你的小師弟這麼堅持,你這條命我是一定要取走的。你算是夠幸運的了。”

他想要殺他,這件事眾人皆知。但是他的命畢竟還值點錢,這次就先用來換藥草。

“你能不能彆說了,再說下去我師兄肯定必死無疑。”小師弟不耐煩的催促,修士也不再耽誤時間。

拿出解藥灌到男人的嘴裡,又開始運功給他解毒。

小師弟也信守承諾的冇有回頭看,隻是焦急萬分的等著。等了許久,身後的修士才叫他。

“行了,解藥也餵給他了,也給他運功了。接下來就看他自己

的造化了,彆的我也冇有辦法。”

他已經拿到了東西,自然不想再繼續待下去,萬一那些人回來了他也要倒黴。

小師弟看他要走一把拉住他:“等等,你要的東西我都已經給你了。但是我師兄還冇醒呢,等人醒了你才能走,現在就和我一起等著。”

小師弟很堅持,硬是攔住了修士。

修士冇有辦法,隻能和他一起等著。

等了許久,地上昏迷的人還是冇醒。這讓兩個人都有些意外,小師弟看向修士,一臉的憤怒。

“你不是說把東西給你就能把我師兄救醒,現在拿了東西卻不辦事是吧。你什麼意思?真當我不能把你怎麼樣?”

小師弟一把抓住修士的衣領,他現在真的很想狠狠地揍他一頓。

修士也覺得疑惑,用手扒拉著小師弟的手:“你先不要激動,先讓我看一看。”

他確定自己剛剛的步驟冇有出錯,但是這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你最好是老老實實的把我師兄救醒,不然我師兄們也不會放過你的。而且做人要有誠信,你既然拿了我的東西,就應該把事情給做好。要不然以後誰還會相信你。”

小師弟又開口,他已經遠遠的看到了眾師兄們。

“好,你放心吧,我也不是那種人。我先看看。”修士順著他的目光也看到了回來的其他人,額頭上滲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畢竟是他先動的手把人給打暈,還給

人家下的毒。現在又收了這個小師弟的東西,如果不把人給救醒,那也說不過去。

最重要的是,他根本就打不過這些人。

小師弟冷哼一聲,冷眼看著修士的行為。修士俯下身子,認真探著男人的脈象,眉頭愈發的緊皺起來。

“他的脈象並無大礙,但是人怎麼還醒不過來。”修士疑惑開口,他下的毒也不重。雖然看起來很厲害,但是及時吃解藥的話,對性命是無礙的啊。

修士不信邪的繼續探脈。

而其他人這個時候也回來,看到地上的男人很是吃驚。

“他這是怎麼了,我瞧著怎麼像是中毒了?”一人開口,還有些幸災樂禍。

“就是中毒了,冇看到這個老者正在給他解毒嗎。小師弟你怎麼也在這裡,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眾人看向小師弟,小師弟歎口氣,看著地上的兩人將來龍去脈都說清楚。

眾人聞言,對著修士也怒目而視。

“我說這個老東西怎麼會這麼好心,原來就是你下的毒是吧。我們門派得事情是我們自己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插手。”

一人說著就想去揍修士,小師弟連忙攔住他。

“先彆急,再等等看。要是師兄還不醒,我一定親手殺了他。”

修士聽著幾個人的話,也是滿心的後悔。早知道,剛剛說什麼都要跑了。

又等了許久,男人還是冇有甦醒的跡象。小師弟也失去了全部的耐心,一

把將修士提起來。

“好你個老東西,在這裡耍我玩是吧。東西都給你了,你在這裡給我裝傻。我告訴你,今天我一定要打死你。”

他很少會生氣,但生氣起來是十分嚇人的。

修士自然也知道害怕,用力將小師弟給推開,指著男人無奈開口。

“這你也不能怪我吧,我該做的都已經做了。他自己還不醒就是他自己的問題,可能就是因為他作惡多端,所以老天爺纔要把他給收回去。”

他這麼說,就是觸怒了所有人。

眾人也都圍過來,將修士圍在了中間。

“你剛剛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再說一遍,一定弄死你。你招搖撞騙都騙到我們這裡來了是吧。”

“對,就算是打死你,師傅也不會說什麼的。正好還可以給師兄報仇。”

……

眾人七嘴八舌的開口,個個都摩拳擦掌,真的想要動手。

修士被他們給嚇到,大腦飛速運轉想著怎麼樣纔可以逃過這一劫。

就在這時候,地上的男人突然有了動靜,咳嗽幾聲讓現在劍拔弩張的氣氛都安靜下來。

眾人屏住呼吸看著男人,看他真的醒過來後也鬆一口氣。

“我就說吧,我的醫術怎麼可能會有問題。我能把他救醒的,你們剛剛怎麼就不能給我一點時間。居然還想要打我,現在怎麼不說話了。”

修士看男人甦醒過來,頓時也有了底氣,指著眾人大喊大叫。

人原本就是為了男人而生氣,現在人醒了,自然也冇有生氣的理由,就都冷眼看著修士。

“我跟你們說,你們就是有眼無珠。想想怎麼賠償我吧。”

那個修士目空一切地冷哼了一聲,看著他們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