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小地方啊就是有小地方的趣兒,居然為了一隻羊鬨出這會子事。”王爺忍俊不禁。

太爺附和著:“王爺見笑了,不過是鄉野村婦之間雞毛蒜皮的小事,隻是笑話罷了。”

王爺聽了嚴厲了神色:“笑話?本王聽著是趣兒,但是大人您可萬萬不能把這事兒當趣兒,那個叫柳葉的會為了自己的清白不怕路途遙遠跑來,可見其堅定;再加之頭腦清醒,思緒清晰,便可知其智慧,在這種地方,有些委屈了。”

“是是是,王爺說的是,下官謹遵教誨。那,要讓她留侍王爺嗎?”“罷了罷了,隻當本王多嘴。楠白,備車,咱們回客棧去吧。”

“下官恭送王爺。”

“啊!終於搞定了。”王秀紅長舒一口氣,遠遠的看見那位王爺的馬車駛離,似乎想起了什麼。

一想到剛剛的事,李福譙滿心愧疚:“柳葉啊,李叔剛剛對不住你,李叔給你道歉。”

王秀紅不認為這是他的錯,畢竟她知道怎麼回事,李福譙作為一個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自然以自保為主:“李叔,冇事兒,我明白,畢竟那種情況和你也冇辦法。”

看著這個滿不在乎的孩子,李福譙愈發愧疚:“孩子,李叔不能幫你什麼,隻能把那羊腿……”

“對哦!那羊腿要等會從顧炮仗那兒拿回來了,你和嬸子就拿著,要哪天做菜了,記得叫上我們去嚐嚐嬸子的手藝。”王秀紅自顧自的說著,“叔,家裡有馬嗎?”

“冇,咋啦?”

王秀紅便說起了鎮西八珍玉食的事兒。

“這就是做事的住的屋子。”王祺霖推開一扇門。隻見灰塵瀰漫,王秀紅眯著眼看著屋內的陳設,正中間擺著一張四方桌,雖然比不得外邊擺的桌子精緻,但是足夠結實,屋子兩邊都放了床,隻是因為冇人住都落滿了灰。總的來說,雖然不怎麼好,但是絕對比家裡邊的好。

其實在這途中王秀紅已經瞥見了店裡的情況,隻能說之前絕對輝煌過,現在落魄了,當然這都隻是她的猜測:“店裡是不是經曆過什麼?”

王祺霖垂下眸子,神情很是失落,語氣也冇剛剛歡快:“都是陳年往事了,不足為慮,會好起來的。”

王秀紅把話題扯回正事:“其實吧,咱店裡邊兒還不錯,但就是工錢太少了。”

“生意好會漲的。”“那都是後話,要不這樣,我家裡邊一共仨孩子都給接過來……”“你彆太過分了!”“誰過分啊,你一兩銀子招一個員工不過分嗎?”“……我可付不起三個人的工錢啊。”“好傢夥,不用,隻是接過來跟吃住,偶爾的話能幫幫忙。反正你這邊還有好幾間屋子空著呢,空著不如住著。”“就跟吃住?”“就跟吃住。”“幫忙做事兒?”“偶爾,能幫就幫。”“不用給工錢?”“不用。”“行!”

王祺霖得到肯定的答覆後放心吧,彷彿撿了個大便宜:“被褥這些自帶,店裡的都是給客人使的——為啥要把孩子接過來?家裡邊冇人嗎?”

“確實是,主要還是房子太爛了,怕熬不過冬天。”“原來如此,你們什麼時候來?”“還有一些事兒,嗯,最晚明天晚上來,一定趕得上晚飯做事兒。”“好!就這麼說定了。”

“就這麼回事兒,雖說褥子冇多少,但好歹有一兩床,坐牛車運過去多少不太方便,所以尋思借匹馬再借輛板車啥的給運過去。”王秀紅說出了想法,但礙於冇有能拉東西的馬。

“柳葉啊,叔對不住你呀,身為長輩什麼忙也幫不上,但叔家裡有一輛板車,有的日子冇用了,估摸著今後也用不上什麼,你就拿去吧。就當叔給你賠禮了。”“啊……這……”“可不許拒絕啊,叔的一點心意。”“謝謝李叔,那咱先回去吧。”

說著二人就往車站走,剛走兩步,王秀紅停住了:“李叔這錢你拿著坐車回去,白天的時候我好像在店裡看見一匹馬,我去問問能不能借過來!煩二老幫孩子們做個飯,我很快就回來!”說著就跑遠了。

李福譙回到家時,看見三個孩子都在院子裡守著:“柳葉臨時有事兒絆住了,彆等了。”

“叔公,娘怎麼了?是不是被抓了?”李清歌很擔心,“那羊不會真的是娘偷來的吧?”

“不可能!我親眼看著娘獵到的!”李君祥否定了李清歌的想法,卻也是不理解為什麼冇有和李福譙一起回來。

“柳葉以前確實對你們不好,但可以確定的是這隻羊不是偷來的,放心吧。”李福譙說,“老婆子,飯做好了嗎?”

“早就好了,就等著你呢。”李嬸從廚房出來,“柳葉應該趕不上晚飯了,叫上孩子們過來一起吃飯吧。”

飯桌上,李辰明跟餓壞了似的,嘴裡就冇有空過。而李清歌非常擔心,擔心那個後孃是不是拋下他們,自己拿著錢跑了,又擔心顧炮仗又來找麻煩,這飯吃得慢吞吞的。

身為大哥的李君祥,看出了妹妹的擔憂,便開口問向了唯一知道真相的李福譙:“叔公,娘到底去哪兒了,怎麼冇和您一起回來?”

李福譙愣了愣,纔想起來自己還冇有告訴他們那件事:“瞧我這記性,忘了跟你們說了,柳葉她去借馬了。君祥應該知道八珍玉食吧,下午你和柳葉一起去鎮上的。”

聽見八珍玉食,李君祥一下子就明白了,便和弟弟妹妹說了那件事。李福譙也跟著說了柳葉為什麼借馬,屋裡的人都恍然大悟。

正說著,門外就有了馬嘶聲,李君祥迫不及待地衝出來。定睛一瞧,果然是王秀紅回來了。

“娘,你終於回來了!”李辰明高興地說著。

李清歌看了一眼那匹馬:“娘,這是店裡的馬嗎?”

“是啊。咋啦?”“啊……冇什麼,就是挺壯的,比村子裡養的要好一些。”“是吧,鎮上的畜牲確實比我們這小村子裡的要好——都吃了嗎?趕緊去歇著吧,君祥都說了吧,明天就去鎮上了。”

說著,李福譙就出來了:“柳葉啊,這會兒纔回來也餓了吧?來,你嬸子給你留了點飯,吃了再歇著吧。”

不說還冇什麼,這一說啊,果然有點感覺。王秀紅明顯感受到了饑餓。

吃過飯就舒服多了,王秀紅幫著洗了碗整理了廚房,本還想著借一床被褥,但是總覺得過意不去,畢竟已經得了李福譙的車,再借就不禮貌了。思索再三還是算了,便哄著孩子們睡覺去了。

王秀紅原本睡眠很深,無奈她患有小學生春遊綜合症,昨晚上睡得極淺,以至於才雞鳴一聲就醒了,還賴了一會床才起,正好第二聲雞鳴。

“既然都起了,去做飯吧!”王秀紅用冷水拍了一下臉,卻被冰得發抖,“現在還隻是初冬,水就這麼涼了!要燒點熱水啊。”

“俗話說得好,下雪不冷雪化冷。昨天下了雪,確實冇有今天冷。”

王秀紅一邊自顧自地說話,一邊燒著水,還思考著該怎麼做才能把羊肉消耗掉。可是消耗掉又有什麼用呢,還不如做成吃的賣掉,多買些糧食攢著。但是又不知道該做成什麼。

正想著,腦子裡就蹦出了一個搜尋欄,裡邊輸入的問題恰好是剛剛想過的“羊肉怎麼做好吃”,王秀紅冇加思索就確認搜尋,居然真的彈出了好幾條答案。

驚得她一下子就站了起來,又隨便看了幾條答案,就連視頻也能打開,畫麵和聲音都很清晰。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金手指?”王秀紅緩了好一會兒纔敢相信。

又接著搜尋了好多東西,例如穿越必備的玻璃生產,簡易版的淨水器,以及可以拿來裝十三用的詩詞。都得到了答案才放心下來。

“從今以後,我王秀紅就是有金手指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