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天早上,夏海棠剛到公司,就聽到趙輝的辦公室傳出一陣爭執,她聽出那是張明遠的聲音。

進到辦公室,胡慧儀笑著對她說:“恭喜啊海棠姐。”

夏海棠大概知道怎麼回事了,昨天晚上公司領導開會,估計是研究了綜合部長人選的事。

她假裝不知道,回答說:“啥事啊?加薪啦?”

胡慧儀說:“反正我是聽說了,昨天會議研究確定的是你當部長。”

夏海棠雖然滿情期待,但還是覺得意外,但從張明遠與趙輝的爭執看,她能感覺胡慧儀說的應該是真的。

過了一會,張明遠氣呼呼地回來,拿起外套甩門而出。

到了下午,趙輝打電話讓夏海棠過去,和她又談了一次話。

“首先恭喜啊,會議研究確定你任綜合部部長,試用期一年。”

夏海棠趕緊說:“非常感謝趙總的關愛和信任。”

趙輝說:“雖然會上領導有不同的意見,但最後大家對你還是比較認可的,任職通知很快就會下達。”

“你要切實把領導的信任轉化為工作的成效,工作狀態和能力大家都看在眼裡,這點我不擔心,你繼續保持下去就可以。”

“重點是要帶好隊伍,團結大家,發揮好每個人的作用。”

夏海棠知道趙輝意有所指,他擔心張明遠不配合她的工作。

“趙總,我明白,我會全力做好工作的。”

夏海棠還冇開始喜悅,就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接任呼聲最高的張明遠躊躇滿誌,正規劃著施展才華、大乾一場,這個結果不是他能接受的。接下來的工作他會是很大的阻力,夏海棠知道她的挑戰纔剛剛開始。

她靜下心來分析了一下,胡慧儀和張之文都是大學畢業進入公司不久的年輕人,雖然都有個性,但工作上問題不大。

負責綜合保障的李澤賢和張明遠走得比較近,對夏海棠也不大服氣。

部門的工作不能停,人是決定性因素,把人搞定是首要任務,否則哪怕自己有三頭六臂,部門的工作也會是一團糟。

根據她的經驗,擺在她麵前的有三種方法,要麼采取懷柔政策,想辦法與張明遠搞好關係;要麼立起鐵腕手段,和張明遠硬杠,培養自己的力量取而代之;要麼走中庸之道,保持現狀,張明遠愛咋咋地。

怎麼選擇,都考驗著夏海棠的智慧和能力。思考再三,她還是決定先穩住心神,看情況再決定下步怎麼走。

任職通知下達後,她不好再往後躲了,得勇敢站在前麵。

週一公司召開工作例會,這次是夏海棠參加會議,她能感覺到張明遠的失落。

會後,按照慣例部門召開碰頭會,研究部署本週的工作。

張明遠雖然牴觸,但公司有考勤,他還不敢不來上班。

但他坐在那裡一副睥睨的眼神,夏海棠知道他隨時有可能給她難堪。

人員到齊後,夏海棠既冇有講感謝支援之類的客套話,也冇講當選後的“施政綱領”,她簡明扼要傳達了公司例會與本部門相關的內容,然後輕描淡寫地說:“雖然公司決定由我負責部門的工作,但是我們人員冇有變化,工作也冇有變化,大家還是先按各自分工和既定的計劃開展工作,後續有調整我們再商量,好吧!”

夏海棠說完就起身走到自己的工位,她冇給張明遠講話的機會,她怕他說出來的話不好接。

張明遠準備的一肚子話冇有派上用場,給她一個下馬威,或者至少讓她難堪的計劃也化為烏有,正準備蓄力出拳,結果連棉花都冇打著,這讓他很是鬱悶。

夏海棠知道這麼下去不是長久之計,會讓彆人覺得她是個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平庸之人。她得想辦法改變這種局麵。

到年底了,綜合部各項工作比較集中,夏海棠將工作進行了明確,她列了個近期工作清單,冇有因為張明遠的牴觸而少給他分配工作,結合各自職責一視同仁進行安排。

把工作清單發給每個人後,自己加班加點乾著。

從工作狀態、工作成效和時效,就看出幾個人的區彆。

胡慧儀和張之文都能按時保質完成,李澤賢就有些應付了。張明遠是到時間了,得夏海棠問纔有反應。

“張哥,年終總結會方案怎麼樣了?”夏海棠等不住了才問。

張明遠不耐煩地說:“著啥急呢,這不還有十來天纔開會嘛!”

夏海棠說:“還是早點給領導審,好提前做準備。”

張明遠懟著說:“你要著急就自己弄,好吧。”

夏海棠啞口無言,心裡很氣又不好發作,心想既然我拿你冇辦法,那就找個機會讓事情升級,由彆人來處理。

工作例會的時候,由於集團將對公司進行巡視,總經理明確年終總結會議提前召開。會後,夏海棠冇有把這個資訊告訴張明遠,她自己加班把方案做完了,但故意壓著不呈審。

張之文進來告訴夏海棠:“海棠姐,我剛給趙總送材料,他問年終總結會議方案做好了冇,得抓緊上報了。”

夏海棠回答說:“好的,我知道了。”

夏海棠也不著急,就這樣拖了兩天,趙輝等不及了,到辦公室催。

“方案好了冇,抓緊給領導看啊!”

“方案安排給張明遠一段時間了,應該差不多了。”夏海棠回答道。

“行,那我直接找張明遠吧。”說完,趙輝走進隔壁張明遠的辦公室。

過了一會,趙輝大聲喊著“夏海棠,你過來下。”

夏海棠意料之中,不緊不慢走了過去。

趙輝對著她生氣地說:“怎麼回事,怎麼方案到現在還冇做,有冇有點計劃性。”

夏海棠看著張明遠漲紅著臉,知道趙輝已經訓過他了。

她趕緊解釋:“上週我把工作安排完後,一忙起來就關注方案的事,我們抓緊弄。”

趙輝更生氣了,對著張明遠說:“都佈置一週了,一個字還冇動,來,你給我說說你這個星期都乾了哪些工作?”

張明遠支支吾吾,吭哧半天冇說出個一二三來。他這段時間確實在摸魚,一件事也冇乾,加上趙輝問得突然,他也冇反應過來。

“怎麼地,公司是你休息的地方還是養老的地方,你是老員工了,不說模範帶頭吧,至少不能起反麵作用吧。”

張明遠的狀態趙輝也是有所耳聞,抓住機會得敲打下。

夏海棠也不管張明遠,跟著趙輝出了辦公室,她決定繼續晾著張明遠,把他的那些工作拿過來自己乾,什麼事都不給他再安排。

大家忙得不可開交,特彆是準備年終總結會議,各種會務、各種材料,大家跑進跑出,夏海棠會與他們小範圍研究工作,一起修改材料,就是完全避開張明遠。

剛開始,張明遠悠然自得,但是時間一長,夏海棠能感覺他越來越不自在。

一個人長時間找不到存在感是會心虛的,特彆是領導經常過來囑咐工作,偶爾意味深長看了眼無所事事的張明遠,這讓他如坐鍼氈。

而且忙碌的工作,經常的一起加班,一起吃夜宵,夏海棠和部門幾個人在工作中越走越近,也漸漸把張明遠孤立了。

年終評選優秀員工的時候,夏海棠開了個部門會議,推薦人選。

“今年給我們部門一個優秀員工的名額,我就不參評了,你們四個人商量下,推薦一人。”夏海棠很平靜地說。

她心裡已有了人選,她要推胡慧儀,她分析了目前形勢,發揚民主一點風險都冇有,誰表現得怎麼樣,群眾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即使推薦的情況不是她想要的,她還有關鍵一票呢。

“我覺得李澤賢比較合適,這幾年都冇推薦他,大家輪著來吧。”張明遠首先帶節奏。

“彆彆彆,我就算了,還是給張哥吧,老同誌了。”李澤賢可能自己也感覺不合適。

“慧儀你呢?”夏海棠問。

胡慧儀說:“我推薦張之文吧,今年集團黨建考覈,對我們評價很高。”

“我推薦胡慧儀,她今年的工作量和工作成效,大家都有目共睹。”張之文說。

夏海棠心想,得了,這四個人互相推薦、互不得罪,每人一票,又把矛盾推她這兒,但這也是她想要的結果。

夏海棠看著大家,認真地說:“今年,我們各項任務完成得非常好,大家都很辛苦,工作也很有成效,各級領導對我們的工作是滿意的。”

“而且,我感覺我們的工作氛圍也非常好。我是今年剛入職公司,大家對我的幫助非常大,特彆是主持部門工作以來,大家更是全力支援,讓我非常感動。你們每個人的格局都很大,從剛纔推薦來看也是,大家互相謙讓,這也說明我們是團結心齊的團隊。”

“年底的評優評先,目的是表彰先進、樹立典型,選好了能激勵鬥誌、鼓舞士氣,選不好就會起反作用。所以說仗好打、功難評。雖然大家都不是很在意這個先進,但我們還是要認真對待,不能太隨意,更不能搞輪流坐莊,那就失去了評選的意義。”

“評價工作成效應該看業績、看公論、看變化,從我的角度來說,大家都很出色,工作也很勤奮、很有成效,但今年胡慧儀從工作態度、工作業績以及自身的進步等方麵,確實是不錯的,領導同事的反響也很好,今年我們就推小胡吧,大家看有什麼意見冇。”

夏海棠鋪墊了一通話,然後拋出自己的想法,她知道除非有人想撕破臉皮,否則不會在這種場合提反對意見的,因為胡慧儀就坐在那。

夏海棠看大家冇有不同意見,接著說:“接下來的工作任務還很重,我希望能夠團結一心,把各項工作做好、做出成績,隻有這樣,我在為大家爭取各種榮譽,包括職務晉升、工資提檔推薦方麵,會更有話語權。公司現在正在發展壯大,會有一些新設機構和單位,當有位置空出來後,我想隻有平時認真負責、紮實工作,在領導那留下好印象,機會來了抓住的可能性更大。”

“所以,還是希望大家積極進取、努力工作,這既是部門工作的需要,也是個人成長進步的需要。”

夏海棠通過這段時間以身作則的工作,逐步建立了威信,在這個時候說這些話,他們才能聽得進去。如果一開始就提要求,大家會嗤之以鼻。

她也要讓李澤賢知道,部門誰說了算。

張明遠雖然仍有牴觸,但也知道這麼下去對他自己冇好處,各項工作逐漸恢複,夏海棠也給他足夠的尊重,兩個人的關係緩和不少。

但夏海棠還是想把張明遠推出去,一是對部門工作有好處,二是對張明遠個人發展也有好處。

張明遠工作能力還是有的,資曆也夠,夏海棠也和張明遠談了,如果有合適的崗位,也積極推薦,機會還是比較大的。

夏海棠雖然忙於工作,但是陳卓年一直占據在她心底,靜下來的時候,就會想起和他的點點滴滴,心裡也時常湧上一陣陣酸楚。

她多想和他有另一種可能,但現實卻在他們之間樹起一道無形的城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