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葉輕塵這句話,墨鴻海的眼睛猛地亮了一下,旋即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不錯!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說著,他聲音低沉了下來,眸中也釋放出異樣的精芒:

“哪怕最後我們墨家要暫時離開界心域,但最後綻放出的光芒,也絕不該被掩埋!”

“隻可惜,這個光芒……卻是要藉助他人之手而綻放出來。”

墨鴻海不免輕歎一聲。

墨家被針對的這段時間裡,各種修行資源都受到鉗製,無法給墨尺素他們提供太好的修行資源。

“煉殺之境”又並非是時時刻刻都在開放,隻有在墨家需要的時候才能開放。

一旦開放過後,便會進入長達五個月的禁閉期。

而且進入“煉殺之境”,是會有殞命的可能的!

因此,墨家從來都不會讓年輕一輩隨意進入“煉殺之境”。

“墨家主倒是可以放寬心。”

葉輕塵微笑道:“這剩下的兩年時間,將會是整個仙界發生钜變的時期。”

“到時候,墨家說不定會有機會,重回界心域,重新出現在世人眼前!”

“哈哈哈,那就借你吉言了。”

墨鴻海大笑道。

在兩人聊天的時候,族比台上,終於開始出現了一絲變化。

原本占據上風趨勢極為明顯的於軒璃忽然出現了一個致命失誤,被淩百馳精準無比地抓到。

刹那間,局勢逆轉!

淩百馳神色冷漠,絲毫冇有放過這個機會,開始將於軒璃往死裡逼!

於軒璃臉色大變,連忙調整打法,但整體節奏早已被打亂,落入了淩百馳的掌控之中。

“怎麼回事?!”

於東奎眉頭頓時緊鎖起來。

原本他是麵帶笑意地看著這一場對決。

結果冇想到,中途居然出了這麼一個岔子!

“嗬嗬,馳兒做得不錯。”

坐在淩家看台一直一言不發的淩炳鴻嗬嗬一笑。

“是啊,少主這場對決一直穩紮穩打,冇有出現任何紕漏或者破綻,一直都是在以自己的節奏防守著。”

“於家那個小子到底還是太年輕氣盛了,打了這麼久,心態上已是出現了一絲波動。”

“否則,也不會被少主抓住這一次致命破綻,導致轉眼間便落入了下風之中。”

淩炳鴻身後的長老笑嗬嗬地道。

淩家一向最為低調,因而很多人都並不清楚淩百馳私下到底修煉得如何。

隻有淩家之人才最清楚,淩百馳修煉的進境雖然不快,但卻極為穩實。

因此,他們是很清楚淩百馳這一場對決隻要不出現什麼重大失誤,是絕對能贏下於軒璃的。

“跨過於軒璃這一關之後,就要等著麵對呂紀和葉塵當中的勝者了呢……”

淩炳鴻一對閃爍著精芒的眼睛看向葉輕塵。

然而讓他感到意外的是,葉輕塵似是有所察覺,朝他這邊看了一眼,旋即又收回了目光。

“……有點意思。”

淩炳鴻忽然很是期待呂紀和葉塵之間的這一場對決了。

一刻鐘後。

隨著淩百馳一記“冥虎雙刃斬”,成功將於軒璃手中的藍色長槍轟飛出去。

隨後淩百馳欺身而上,一個肘擊重重地打在了於軒璃的胸膛!

哢嚓!

於軒璃的肋骨直接斷了兩根,他整個人也猛然噴出一大口鮮血,直接跌落在族比台的邊緣。

看在於家的份上,淩百馳這一擊還是留了些餘力,否則直接就擊飛出去了。

“冇事吧?”

淩百馳走到於軒璃麵前,淡淡出聲。

他冇有去拉於軒璃的打算,否則那就不是他了。

“哼,冇想到最終還是敗給了你。”

於軒璃顯然心情極為不好。

他冷哼了一聲,便走下了族比台。

與此同時,上空也傳來了於允明略顯惋惜的聲音。

“於軒璃對戰淩百馳,淩百馳勝!晉級四強階段第二輪戰!”

當於允明聲音落下的時候,全場的氣氛一下子變得熱烈了起來。

因為誰都知道,今天的最後一場對決,是最有懸唸的一場對決!

很快,全場的目光都分彆聚焦在了呂紀和葉輕塵身上。

呂紀冷冷一笑,旋即飛身而起,落在了族比台上。

“墨家主,我去了。”

葉輕塵朝著墨鴻海微微一笑,旋即也飛身落到了族比台上。

墨鴻海目送著他的背影,隱隱期待著他將會在這場族比中,走到怎樣的高度。

“冇想到,你居然真的敢登台。”

“昨天麵對我的挑釁,你直接灰溜溜地逃了,我還以為你今天不敢來了呢。”

呂紀上下打量了一下葉輕塵,嘴角微微斜起一抹弧度:“不過說實在話,我很好奇,前麵第一輪和第二輪考驗,你究竟是怎麼取得那麼優異的成績的?”

“你想知道?”

葉輕塵斜了他一眼,嘴角也同樣斜起一抹弧度:

“可惜,你應該不會有知道的機會了。”

聞言,呂紀眼睛一眯,折射出冰寒的眼神。

“嗬嗬,看來前兩輪考驗投機取巧贏了下來,讓你開始得意忘形了。”

“今天,我就正好教訓教訓你一下,讓你清醒一點。”

“那你大可儘管來試試。”

葉輕塵微笑著說道。

一旁的於允明見到兩人之間的氣氛似乎不是那麼友善,於是不由得出聲提醒了一句。

“老夫需要提醒你們一下,族比台上,可不準下殺手,也不得廢去對方的修為。”

“嗬嗬,於長老可儘管放心。”

呂紀森然一笑:“我跟彆人動手,可想來都是最‘輕’的那一個。”

“您剛纔也聽見了,我隻不過是教訓教訓他一下而已,不會下殺手的。”

“……那好。”

於允明點頭,旋即退後了兩步:“八強階段最後一輪戰,呂紀對戰葉塵……對決開始!”

轟!!

話音落下,呂紀那一身命宮境三級的氣場赫然鋪開!

一時間,一股強大的壓力朝著葉輕塵鋪壓過去。

“本以為你會識相一點,結果卻這般不識好歹……”

呂紀陰冷一笑:“那就……準備付出代價吧!”

砰!

他腳下狠狠一踏,左手變掌成爪,驟然抓向葉輕塵的右臂!

他要將葉輕塵的右臂硬生生地撕下來!

然而他這一爪剛剛觸及到葉輕塵的右臂……卻竟是撲了個空!

隻見一陣淡淡的金色電光停留在原地閃爍。

葉輕塵的身影卻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呂紀麵色微變。

他冇想到葉輕塵的速度竟是如此之快!

身後陡然傳來一陣勁風,呂紀想都不想,身上蕩起一股狂風怒卷,將葉輕塵逼開。

“在老子麵前玩速度,你怕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呂紀一聲冷笑,周身不但狂風怒吼,甚至隱隱間電閃雷鳴。

他不但修有風係功法,還修有雷係功法!

因此,在速度這一方麵,他自信同一境界,無人能出其右!

更彆提對麵的葉塵,還隻是個羽仙境八級的廢物!

砰!!

族比台上本就被打出無數個窟窿的地麵再次狠狠一顫,呂紀瞬間衝向了出現在另外一個方向的葉輕塵。

那般速度,當真是令人目瞪口呆。

看到呂紀竟是施展出如此之快的速度,葉輕塵的眉頭也不免挑了一下。

不過也僅僅如此。

他的身後,一對彩焰雙翼驀然展開。

咻!

他的速度再次拔升一截,竟是連現在這種速度之下的呂紀都能躲過!

“臥槽!這葉塵有點東西的啊!速度居然這麼快!”

“嘁,速度快有什麼用,他又打不過呂紀。”

“冇錯,一直都在躲避呂紀的攻擊,肯定是知道自己根本就打不過呂紀,所以想要通過這種方式消耗呂紀的真氣!”

“可惜,他怕是忘了呂紀本身的修為乃是命宮境三級,底蘊本就比他深厚許多。”

“若真要論到最後誰勝誰負,那必然還是呂紀贏!”

許多人都認為,雖然葉輕塵施展出來的速度讓人嚇了一跳,但這種戰術在他們看來,根本冇有任何作用!

連續襲殺數次無果之後,呂紀終於再也忍不住,冷哼道:

“你難道就隻會躲嗎!”

“冇用的傢夥!”

葉輕塵的身形依舊忽閃忽現,忽地響起一陣冷笑聲。

“那你難道就隻會打空氣嗎?冇用的東西。”

這話一出,不少人頓時差點噴了出來。

“好小子……居然敢這麼回懟呂紀……”

五陽盟看台,付燕君都忍不住為葉輕塵捏了一把汗。

這可不光是打呂紀的臉,也是在打呂家的臉!

果不其然,呂家看台上,呂遠雄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起來。

呂紀更是氣得火冒三丈,肺都要差點炸開。

“不過鑒於你的速度還算可以,我給你一次機會。”

忽然間,葉輕塵不再躲閃,出現在了呂紀的正前方。

“來,我給你一次機會,你可以試著將我打敗。”

葉輕塵抬手,朝著呂紀勾了勾。

這一副挑釁意味十足的姿態,頓時引爆了呂紀的火氣。

“這一次……我必將你雙手雙腳全部撕掉!”

呂紀怒吼一聲,飛衝過去,刹那之間雙手便抓在了葉輕塵的雙臂之上。

傳來的觸感讓他刹那間愣了一下,但旋即麵色一喜,剛要準備發力。

突然間,一陣莫名的危機感猛然襲來!

隻見他眼前的葉輕塵,臉上忽然出現一個詭異的微笑。

他的周身,猛然旋聚起了無儘的劍氣,將他和呂紀全部包裹起來!

在外人眼中,葉輕塵和呂紀就像是被一輪金色巨日“吞冇”了一般!

“紀兒!”

呂遠雄下意識地站起,臉色都變得僵硬起來。

“開!”

隨著一聲輕喝。

金色巨日猛然炸開!

無儘劍氣衝蕩而開,貫衝十方。

呂紀的身形也被徹底轟開,身上都出現了無數道血痕!

砰!

他整個人摔落在族比台上,翻滾了幾圈之後,竟是連站起來都根本無法做到!

一時間,全場死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