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現在族比台上的這一幕,狠狠地驚顫了人們的眼球。

他們都當場呆住,久久冇有回神。

他們本以為,呂紀這一場對決,能夠將葉塵的真麵目給打出來。

結果冇想到……他反而是被打的那一個!

而且纔打了冇多久,便瞬間落敗!

甚至他才隻是第一次碰到葉塵的身體而已,就出現了這般結果!

“我的媽呀……那我這一下子……豈不是得有一百多萬白色仙晶入口袋裡了?!”

一聲呢喃輕飄飄地響起。

不少人這纔想起,這一場若是葉塵贏了,那那些押葉塵的人該有多少白色仙晶入賬了?!

他們甚至都不敢去想。

“紀兒!”

這時,呂躍雲再次驚呼一聲,直接飛身而出,落到了呂紀的身旁。

“呂家主,這是族比台,您不能……”

於允明立刻落下,剛想出聲提醒,卻被於東奎傳音打斷:“不要管他。”

於允明頓時閉上了嘴巴。

而這時,呂躍雲也看到了自己兒子身上遍佈著的嚴重傷勢。

從胸前到手臂,再到腿部……無一例外,全都是滿身血痕!

甚至就連他的那一張臉上,都出現了縱橫交錯的十幾道血痕,已是近乎毀容!

雖冇有被廢去修為或者手腳,可這樣的傷勢,已是讓呂躍雲一瞬間便清楚,他已根本冇有能力再戰!

且恢複傷勢都需要不短的時間!

而這一切……全都是那個叫“葉塵”的年輕人所導致!

他緩緩起身,看向葉輕塵的目光之中,滿是森然殺氣!

一時間,場中的氣氛開始逐漸凝固起來。

“年輕人,我兒與你無冤無仇,你卻還要下這般重手,此心歹毒,罪該當誅!”

話音剛落,他便猛然探出一隻大手,朝著葉輕塵隔空一壓。

轟隆!!

葉輕塵瞬間感覺到有一股極為龐大的力量壓製著自己,腳下的檯麵一瞬間崩裂出無數裂痕!

不過就在呂躍雲出手的那一刹那,墨鴻海也立刻動身。

他身形從原地消失,轉瞬便出現在了葉輕塵的麵前。

刹那間,葉輕塵身上的壓力頓時如鏡裂般崩碎消散。

“墨鴻海,你這是什麼意思?!”

呂躍雲看到墨鴻海,臉色僵硬了那麼一下,搶先出聲喝道。

“我什麼意思?”

墨鴻海平靜地看了他一眼:“你堂堂一個世家之主,竟對一個後輩出手,當真是丟你們呂家的臉!”

墨鴻海的諷刺讓呂躍雲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起來。

而周圍那隱約投射而來的目光更是讓他如芒在背。

然而他仍舊喝罵一聲,道:“那又如何?!他先對我兒下如此重手,我讓他以命相抵,又有何不可?!”

“嗬,那莫非你是想違反規矩不成?”

墨鴻海譏諷地斜了他一眼:“整個界心域誰都知道,族比的規矩,便是除開下死手和廢去對方修為之外,儘皆可以隨行而為。”

“就你兒子受的那種程度的傷,甚至都不配叫下重手。”

“如果是換我來,我甚至都敢直接廢掉他的手腳!”

墨鴻海冷哼一聲:“葉塵從頭到尾都冇有違反任何規矩,卻要無緣無故地被你抓去以命相抵,你呂家當真是好大的威風!”

“不知道今天的事情若是傳出去,整個天下又該如何看待你呂家呢?”

墨鴻海的這番話讓呂躍雲神色一變。

的確。

若這件事傳出去之後,整個呂家的名聲都會連帶著受到影響。

畢竟眾口難禁。

而且在這件事上,也的確是他呂躍雲過線了。

葉輕塵根本冇有違反規矩,呂紀也冇有被廢去修為或者死在葉輕塵的手裡。

若呂躍雲強行要拿葉輕塵的命相抵,那就是呂躍雲的過錯了。

“……好,剛纔的確是我氣過頭了,不該如此。”

呂躍雲退了一步,道:“不過,我要求他向我的兒子道歉!”

他本以為自己已經夠給臉麵了,卻冇想到墨鴻海竟是嗤笑一聲,道:

“一場爭鬥造成的傷勢而已,竟讓你呂躍雲這麼不折不扣地要讓我墨家的人給你兒子道歉?”

“我倒想問問,葉塵他到底何錯之有?!為何要向你兒子道歉?!”

墨鴻海忽然厲喝一聲:“規則允許的範圍之內,他又犯了什麼錯?!”

“呂躍雲!”

墨鴻海的一聲厲喝讓呂躍雲的身子都隱約顫了那麼一下:“我勸你最好不要給臉不要臉!”

“你若再繼續這麼糾纏下去,信不信我在這裡就能讓你徹底殞命!”

聞言,呂躍雲臉色猛然大變。

他的實力本就不如墨鴻海,若是交手,必定會敗在對方的手下!

而他更是清楚,一旦墨鴻海真的這麼做了,那就必定會親自取走他的性命!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這讓他一時間都有些騎虎難下,臉色難看。

“墨鴻海。”

就在這時,楚驚雲淡淡出聲道:

“你要搞清楚你現在的處境。”

“現在不比以往,你若是能懂得低頭,我倒是可以在‘最後的時刻’,稍微為你們墨家爭取一些寬大的處理。”

得到楚驚雲的撐腰後,呂躍雲頓時挺直了腰桿,看向墨鴻海的目光之中,充滿了戲謔與得意。

楚驚雲這一次撐腰,也就意味著他們徹底與墨家撕破臉麵,再不給墨家留一絲顏麵!

“這就是傳承世家之間的爭鬥麼……”

付燕君看著場中,周圍的氣氛已經變得極為僵固:“看來墨家的確是要走到儘頭了……否則楚家也不會這麼容易就直接出來為呂家站台。”

“墨家主。”

葉輕塵剛想傳音給墨鴻海說些什麼,就見到墨鴻海將手放在身後,示意他不要有所動作。

旋即,墨鴻海抬頭看向楚驚雲,嘴角露出一抹瘋狂的弧度。

“是嗎?來,你可以下來試一試。”

“看看我能不能讓你的命……也徹底留在這裡!”

一語出,全場皆驚!

楚驚雲那準備抬起喝茶的手也陡然僵了一下。

墨鴻海竟然敢當眾說出這話,那就說明……他是真的敢和楚驚雲拚命!

而且也很有可能有把握把楚驚雲的命徹底留下來!

他敢拚,楚驚雲敢拚麼?

在場的這群看眾根本不敢猜。

因為倘若這兩人真的打起來,那麼他們必將會被波及到,從而喪生!

楚驚雲將手中的茶杯放下,一對銳利的眼眸看向族比台上的墨鴻海。

墨鴻海自是怡然不懼,和他對視著。

不知為何,和墨鴻海那一雙眼眸對視,楚驚雲感覺得到自己的心臟都有些慢了一拍。

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沉默半晌,楚驚雲微微動了動眉頭,收回了目光。

“罷了,就讓你再多苟活一段時日吧。”

“呂家主,你且大度一回。”

楚驚雲這話雖然聽起來像是他們主動退一步,顯得他們很是“胸懷寬廣”似的。

但實際上,他們這不是主動退一步,而是被迫退一步。

這麼說隻不過是為了給他和呂躍雲保全顏麵而已。

足可見墨鴻海帶給他們的威脅有多大!

“嗬。”

墨鴻海冷哼一聲,也冇有去揭穿。

呂躍雲臉色難看,但也冇有任何辦法,隻得冷哼一聲,帶著呂紀離開了族比台。

走之前還不忘狠狠地盯了一眼葉輕塵。

“走吧,我們也下去。”

墨鴻海向葉輕塵傳音道。

葉輕塵點點頭,跟著墨鴻海離開了族比台。

等到兩大世家之主全都離開了族比台,站在一旁的於允明這才得以暗自大口喘氣。

他連忙開口,宣佈道:

“八強階段最後一輪戰,呂紀對戰葉塵,葉塵勝!晉級明日四強階段第二輪戰!”

隨著於允明最後的話音落下。

四強的對戰名單也已昭然若揭。

百裡鳴對戰楚斬仙!

淩百馳對戰葉塵!

這下,四強戰無論是哪一場戰,都必將精彩至極!

百裡鳴和楚斬仙的強強對決。

毫無破綻的淩百馳和神秘莫測的葉塵。

無論是哪一場,都必將讓人為止期待萬分。

不過可惜的是,葉塵這一場的賠率已然下降了許多。

即便再押葉塵,葉塵贏了也賺不到多少白色仙晶。

不過仍舊還是有不少人押了葉塵。

當夜。

楚驚雲將針對墨家的五大傳承世家之人叫到了一起。

主廳內,楚驚雲端坐高堂之上,看著下方的眾人,出聲道:

“今日墨鴻海的表現,明顯有異常之處……不知各位可有什麼發現?”

全場先是靜默了一會兒。

隨後於東奎試探著開口道:

“墨鴻海今日此舉,或許是想讓墨家……在世人眼中的印象變得更好一點?”

“不,他若是想得這麼膚淺,那也就不是他墨鴻海了。”

楚驚雲搖了搖頭,看向離自己最近的淩炳鴻。

“不知淩兄有何高見?”

對於淩炳鴻此人,楚驚雲的兄長,也就是楚家現任家主楚厲龍曾讓他對此人保持該有的尊重。

因為淩炳鴻是另外七大傳承世家之主最為看不透的一個世家之主。

在他帶領下的淩家,風格亦是如此。

雖說他乃是和他們站在一起,共同針對墨家。

但他們都有種感覺,說不定淩家哪天就……

淩炳鴻看了楚驚雲一眼,旋即默默地站起身,朝著大廳外的方向走去。

“不好意思,我淩家不參與討論此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