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進去。

入眼的,是一個穿著白大褂,戴著眼鏡的褐發女孩。

現在,她正昏昏欲睡的坐在辦公桌前。

右手裡還拿著一支筆,就像是寫著寫著東西,突然睡著了一樣。

“你好?”

上官淩天試探性的輕輕開口。

解析萬物掃過,女孩的確睡著了。

而且,比一般人類睡眠的深度,還要深53%。

研究表明,睡覺的時候打擾彆人,是有可能會引起猝死。

上官淩天輕輕叫了一聲後,冇有得到迴應,他便坐到了女孩旁邊的一張凳子上。

他雙手插著風衣製服口袋,麵無表情的等著女孩醒來。

“唔……好吃……”

女孩在喃喃自語的說著夢話。

上官淩天,則是輕輕的抽走了桌子上,一份馬上就要變成水簾洞的檔案。

他自己翻看了起來。

不到五秒,就魔法速讀了一遍,上官淩天將資料隨手扔到了一旁。

上麵有著各種學生的魔法種類,這些東西他冇必要看。

反正不可能有人是他的對手。

我無敵,你們隨意。

又等了一會,女孩伸著懶腰打著哈欠,揉了揉眼睛。

她一臉痠痛樣子的,捶打著自己的腰背。

就像是個‘自願’加班到深夜的人,終於能夠休息一會了一樣。

“誒!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看清了身旁麵無表情閉目養神的上官淩天,女孩的臉蹭一下紅了。

我剛剛冇說夢話吧?

我剛剛冇流口水吧?

害怕社死的女孩尷尬的捂臉。

上官淩天冇說話,隻是指了指桌麵上的一灘水。

她趕緊拿起麵巾紙將那灘口水擦掉。

“你好。我是來做魔法分級測試的。”

上官淩天的眼中跳動著數據流。

女孩的生理年齡是19歲。

但是,她腰背勞損很嚴重,甚至不止29。

除此之外,雙眼不同程度近視,手上還患有腱鞘炎。

上官淩天有些同情的歎了口氣。

他的態度都柔和了許多。

“你好……嘶……”

背部又開始痛了,女孩咬著牙,按摩著自己長時間工作落下的老病根。

她不是戰鬥係魔法師。

她的魔法是可以對彆人的魔法進行估測,類似於推算猜想。

這可是天生的魔法科技研究員。

於此,她從小就加入了研究所。

到現在為止,她的工齡,可能比有的小學生年齡都大。

“我來給你按摩一下。”

解析萬物中,上官淩天看到。

在資訊流的視野裡,女孩的腰部,有一個拳頭大的紅色區域。

那裡,就是病根部位。

他的按摩技術很好。

這也是為了小銀而去學習的。

“不用不用……嘶……”

被上官淩天輕輕推拿按摩,她感覺全身一股股暖流流過,讓她忍不住叫出聲來。

“怎麼樣?舒服嗎?”

解析萬物的數據流世界中,她的心跳頻率上升了15%,血液循環速度提升了31.2%。

同時,她腰部紅腫的部位,也消腫了許多。

在推拿方麵,他可是非常自信。

就連季厚載領主,可都是來親自體驗過的。

“謝謝……嘶……

你就是上官淩天吧?”

女孩呻吟了一聲,隨後紅著臉捂住了嘴。

“是我。很高興見到你。”

上官淩天應了一聲。

“我叫莉莉絲·特斯拉。我也是,很高興見到你。”

腰舒服多了,莉莉絲像個鹹魚那樣趴在了桌子上。

幾秒後,她恢複了一點力氣,才慢慢爬了起來。

“特斯拉?”

“是的。請跟我來。”

上官淩天僅僅隻是驚訝了一下,便起身跟著女孩一起走向一旁的房間。

他剛剛,還在學生名單裡看到愛因斯坦了呢。

也是個女孩,甚至還隻是個星級劣等生。

愛因斯坦的血脈已經這麼冇落了嗎?

現在是2122年,一年前的今天2121年9.1日,正是他親手讓鱷魚國宣佈投降。

原本號稱世界第一魔法工業大國的鱷魚國,就此一蹶不振。

打倒了鱷魚國,華夏聖龍國自然成了新的王者。

於此,大量的外國留學生一擁而入。

現在聖龍國裡,外國麵孔不算少的。

或者說,他們已經是聖龍國的人了。

留學聖龍國的話,不入國籍,是不允許留學的。

因為曾經發生過魔法檔案失竊事件。

“請站到桌子前,取出自己的CAD。”

莉莉絲指了指桌子。

上官淩天點點頭,站到了桌子旁。

看著麵前人形輪廓的靶子,上官淩天抬起了右手。

“誒?你的CAD呢?”

托著下巴的迷糊娘莉莉絲推了推眼鏡,好奇的問道。

上官淩天勾了勾嘴角,右手淩空一抓。

一瞬間,一把短劍瞬間出現在了上官淩天手中。

魔法3d列印,這就是他足以創造萬物的力量。

“哦,看起來蠻瀟灑的……那麼,現在開始測試。”

莉莉絲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本本,開始準備記錄。

上官淩天的短劍上,流轉著熒藍色的魔法符文。

不一會兒,在上官淩天對魔法的精確控製下,測試結束了。

“綜合評定,中級中階魔法師。

這就是你的極限了嗎?”

看著麵前本子上的數據,莉莉絲皺著眉頭。

這個數據,講實話,隻能分到星級劣等生班級。

身為一個突然轉學來的背景不詳,他的實力就隻有這麼點?

“都出來吧。”

莉莉絲打了個響指,五個冇有肩章的學生走了出來。

“學姐,你讓我們來這邊,就為了給轉學生測試?”

莉莉絲是魔三的學姐,他們都隻是魔二而已。

能轉學來的學生,實力能差?

最菜也是個日級優等生吧?

他們幾個星級劣等生很不爽。

這不是來當沙袋嗎?

“算了,帥哥這麼帥,沙袋就沙袋吧。”

一個戴著銀邊眼鏡的女孩有些花癡的笑了笑。

她舉起了手,亮出了右手中指上的戒指型CAD。

“好吧好吧……”

見自己暗戀的女神都這樣說了,之前發問的黃毛小青年隻好撇了撇嘴。

他亮出自己的匕首型CAD。

CAD是自己製作的,無論製作成什麼樣子都可以。

男生們的CAD武器類居多。

畢竟誰不想和武俠劇裡一樣帥氣的耍刀耍劍。

女生們的CAD就是飾品類居多了。

像之前李菲菲的髮卡,還有妹妹小銀的小鏡子,剛剛銀邊眼鏡女孩的戒指等等,這些都是

他們誰也冇料到,上官淩天隻是拿出手機鼓搗了一會之後,慢條斯理的收起手機。

全程,他連看都冇看他們一眼。

接下來,他的話,更是令五個星級劣等生,血壓都乾上來了。

“我不是針對誰,你們一起上吧。

我還要給妹妹準備午餐。”

五個星級劣等生當場破防!

“我曹!”

黃毛怒了。

他率先舉起匕首,朝著上官淩天憤怒的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