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田小丁在去往碧海玄冰島途中,準備降落在中途的一座小島上休息一下,卻是冇有想到,忽然來了一名金丹期修士和一頭已經化形了的七階妖獸。

七階妖獸相當於人類元嬰期的級彆,對妖獸類而言,七階也僅僅剛開啟靈智,能口吐人言而已,還無法達到化形。而這頭妖獸已經化形成人,那它一定是服用過化形丹才達到這個地步的。

小丁躲避在他之前殺死的那頭蜥蜴妖獸所居住的山洞之內,施展了隱身術、隱匿術等功法,閉住了呼吸,隱匿了身形,收斂了身上的一切氣息。

來到島上的這一人一妖,都比小丁的修為高出很多。故此,小丁覺得還是不與他們正麵衝突為好,能不被他們發現,還是儘量不要被他們發現。

小丁快速收回神識,生怕被那一人一妖有所察覺。他隻是開啟了天開耳,在仔細聆聽對方的對話。

可是,當他聽說,那妖獸與那金丹修士之間,貌似有著一些不可告人的交易時,他在心裡也是十分震驚的。

難道是,那名金丹修士在為這頭妖獸誘騙其他金丹修士過來送死?

要知道,人類修士修煉到結丹期之後,人體內的金丹,對於妖獸類來說,那乃是大補之物,妖獸吞噬人類金丹,是可以加快修煉速度的。

而妖獸類達到六階之後,體內也會結成妖丹。但妖丹不能被人類直接吞食,人類可以通過使用妖丹來煉製某些丹藥,然後達成增加修為的目的。

隻聽那名金丹期修士反駁說道:“我跟你解釋過多少次了,那些突然起來造反的修士和我冇有任何關係,我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竟然臨時反水。”那金丹修士的語氣裡已經有些惱火。

“很好。”那沙啞的聲音繼續冷聲說道:“既然和你冇有關係,但是你發現那些金丹修士反水,而且占了上風的時候,為什麼不幫我的忙,反而要趁火打劫?難道說這也和你冇有關係?”

那金丹修士氣結,卻根本冇有辦法辯駁一個字。過了半晌,他纔沒有什麼底氣的說道:“如果我要騙你,也不會這次吧,我何不等到下次送更多修士的時候再反水?”

“是啊。”沙啞聲音的妖獸不屑的說了一句,“幸虧你提醒了我們,和你們這些修士交易簡直就是和陰謀詭計打交道,幸虧我冇有等到下次的交易。”

小丁心裡凜然,果然是冇有好事情。那金丹修士,竟然去誘騙其他金丹修士送給妖獸,可是那妖獸又會給他什麼好處呢?可憐那些被誘騙的金丹修士絲毫不知情,還被矇在鼓裏。

雖然在最後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這個事情被暴露了出來,造成了其他金丹修士的反抗,貌似冇有被這頭妖獸殺死吞服金丹。但小丁依然還是在心裡後怕,同時也在暗歎,江湖險惡啊!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中招呢。

“蒼鸞,我們前後交易也不是第一次了,這次算我對不起你。我願意拿出我的儲物戒指,隻希望看在我們多次交易的份上,這次就這樣算了吧。”那金丹修士很是忌憚這頭名叫蒼鸞的妖獸。都被逼到這樣了,還依然願意妥協。

“算了?你們殺了我七階的伴侶,就這樣算了?彆做夢了。易煜,拿命來還吧。”說完,小丁就聽見了空氣的爆響之聲。

小丁知道,那妖獸應該是已經發動攻擊了,不過他從這一人一妖的對話就已經聽出來,那個名叫易煜的金丹修士顯然是真的要和這妖獸做交易,最後冇做成可能不是他的問題,應該是泄密了。

小丁隻能聽,不敢用神識探察,也不敢走出山洞去看。他聽到兩方打的甚是激烈,不斷地有炙熱的火球從山洞口處飛過,甚至一些崩裂的沙石都會打擊在山洞口。

幸虧自己提前躲進了山洞裡麵,若是藏在外麵的話,說不準就會被那一人一妖的打鬥所波及。

就在小丁暗自慶幸自己有先見之明的時候,忽然他就聽見洞外的那名金丹修士朝著山洞這邊喊道:“張三,快動手,你還躲在山洞裡麵做什麼?”

葉默雖然不知道他叫的話是什麼意思,但是也知道這話肯定不是好話。

於是他立即施展瞬移術,連續瞬移四五次。從山洞口逃出,直奔山下而去。

然而,就在他剛剛逃離山洞口位置的時候,那頭七階妖獸已經出手。

小丁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攻擊力量轟在了他剛剛躲藏的地方,他剛纔躲藏的那處山洞立即坍塌,成為一片廢墟。

好險!小丁心裡暗自後怕,如果不是他感覺不妙,先行離開山洞,現在他已經被埋在坍塌的碎石裡麵了。

此刻,小丁心念電轉,很快就想明白了這其中的緣由。

那名叫易煜的金丹修士和那妖獸過來的時候,說不定他們就已經發現了躲山洞裡的自己了。畢竟之前小丁用神識查探過這一人一妖,然後才隱匿起來的。更何況這裡還有蜥蜴妖獸的血腥味道,他和蜥蜴妖獸的打鬥現場也還在。

隻是這一人一妖都裝著不知道自己的存在,那金丹修士易煜更是想要利用自己。他們邊打邊往山洞這邊移動,等到他們移動到山洞附近的時候,易煜突然叫一句‘快動手’。甚至他還幫自己安了個張三的名字。

這樣一來,那七階妖獸就會以為自己早就埋伏在這個地方,和那易煜是一夥的。於是妖獸肯定會在自己動手之前先出手發動攻擊。

看來,自己這是被利用了!

隻不過,小丁心思機敏,反應迅速,這才逃過一劫。

此刻,小丁經過數次的瞬移,已經來到了山坡處的一塊巨石之上。這裡遠離山頂的打鬥現場。小丁反倒是停了下來,現出身形,仰頭看向山頂。

既然已經被人家發現,自己就冇必要繼續施展隱匿術和隱身術了。

好陰險的兩個傢夥!

自己無形之中,就被人家利用,還差點丟了小命,這讓小丁十分不爽,他可不是那種吃了悶頭虧就往肚裡吞的人。

於是,他冇有急著逃跑,而是決定暫時先留下了看看情況再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