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漠抓緊時間的繼續侍弄土豆切塊抹灰一係列的操作。

不過也留了兩百斤打算自己開一畝地種上。

還有在種一畝地的玉米種。

小世界中,酋長吃完飯之後就帶著族人去開荒了。這可是神吩咐下來的事情,他們是絕對不會馬虎的。

所謂的開荒也就是拔草。不過也就是將上邊的藤子,或者是苗子給拔了,雜草的根還長在泥土裡。

一直忙到了大半夜,雲漠總算是把土豆弄完了。

看了一眼小世界中的子民已經是睡了。

雲漠也趕快兒的睡覺。

原本以為在這陌生的世界第一晚可能會睡不著,結果倒床上就睡了過去。

不過好在他心裡有事兒,第二天一早就醒了。

肚子咕咕叫,而小世界的祭台上已經出現了他的早餐。

冇錯大荒人的飯食基本上都是自己小世界中的眷族獻祭的,每天都有。

除非是那種大人物,擁有自己的奴隸仆從,那麼就是那些奴隸仆從在大荒之中為主人做飯!

雲漠實在是吃不下那玉米糊糊,就隻拿走了那一盆土豆,端著盆,啃著土豆,就直接往雲六叔家去了。

想要忽悠人家種地你得讓對方嚐嚐對吧。

然後在這大荒之中讓對方看到產量,那就應該冇啥問題了。

隻要有一個人跟著他種地了,那麼自己就不是另類了,而且雲漠非常自信有了一個就會有第二個,然後他有信心讓整個大河村走上種田發家的道路。

老遠雲漠就扯開嗓子開吼:“雲六叔!”

“天殺的小子吵吵個啥,我還冇聾!”

氣哼哼的雲六叔被雲漠這一吼,差點兒把手中的烤肉摔地上。

“我這不是給六叔帶好吃的來了麼!”

不等雲六叔衝出來打人,雲漠直接把手中的盆子往前一遞。

一種從來冇有聞過的香味撲鼻而來。

雲六叔狐疑的看了雲漠一眼,這小子真不是故意吼吼自己的?

不過很快他更多的目光就落在了土豆燉肉上。

“這果子是個啥玩意兒?”

看著雲漠自己拿著一個圓溜溜的土豆在吃,他也不客氣,問話的同時伸手從盆裡抓了一個。

一口咬下去,綿軟的口感,直接讓他放棄了手上硬邦邦的烤肉。用嘴咬住土豆,空出手,順手奪過雲漠手中的盆子,把另一隻手中的烤肉塞到了雲漠手裡。

看著雲漠還想要伸手拿回盆子。不由得退後了幾步。

看著雲六叔護食的模樣,雲漠有點兒哭笑不得。那是自己的早飯啊!

“這不就是我給你說的土豆麼。”

“喔?這就是那地裡的果子?”

雲漠點頭,啃著手中雲六叔塞給他的烤肉。

雲六叔心念一動,雲漠旁邊就出現了一堆東西。

“諾,東西拿走。”

雲漠看著悠悠然轉身回山洞的雲六叔,這是生怕自己要回那一盆子的土豆燉肉啊。

打量著自己麵前的一堆農具,雲漠三口兩口將手中吃了一半的土豆和烤肉吃完。

然後就將所有東西打包然後帶走。

回到自己家的雲漠看著頭頂升起的太陽,總感覺自己好像忘了點什麼。

算了先不想那些趕快耕作纔是大事。

算一下小世界的時間,還有四個多月天氣就會進入冬季。

小世界的冬季到來前趕種一季土豆和玉米還是來得及的。

現在他也不能夠確定自己手中的種子屬於早熟還是晚熟品種,但是四個多月的時間應當是夠的。

雲漠也不耽誤,直接聯絡了酋長。

很快呼啦啦原本打算去拔草的人全部聚集到祭壇了。

虔誠的祭拜,雲漠眉頭一挑,這次祭拜很明顯的香火之力增長多了一些。

不過這現在不是重點。

雲漠直接將自己處理好的種子,農具送到了祭壇上。

等他們全部轉移之後,雲漠將那一張請神符籙也送了過去。

雲漠傳播過來的意念讓酋長慎之又慎的將,符籙給收了起來。

“神讓我們帶上一筐這些東西去拔完草的地方。”

到了地方所有人都看著酋長。

酋長捧著那一張符籙:“神說他會出現在我的身上,教我們東西。我們要好好的學。”

眾人震驚,紛紛跪地磕頭不止。更多的是惶恐。

酋長雖然也不明白,雲漠話中的含義,不知道神要以什麼方式降臨。

雲漠很無奈的看著跪地的一堆人。

等他們的情緒平穩了些。

意念一動,酋長手中的符籙直接被激發。

他的意識從天空的廣闊視野中向下落去。

最後再次看清楚時已經是站在了一片黑土地上。

而此時的酋長非常惶恐,他能夠感受到神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再也無法指揮自己的身體,這會兒他感覺到好像自己的身軀充滿了力量,那是前所未有的。很快他從惶恐變成了狂熱。

雲漠這時候的他能夠感受到這具身體的孱弱,還有身體中的病痛。

心中冇有一點兒進入彆人身軀的新奇和興喜。

這是一群奉自己為神的人,是自己的子民,麵對他們雲漠現在真的冇有一絲高高在上的沾沾自喜。

深吸一口氣。

他能夠感受到自己最好在一刻鐘之後抽離自己的意識,不是隻能待那麼久,而是如果再長些酋長老弱的身體受不住。

冇有一點兒猶豫的。

“我現在教你們組裝和使用鋤頭。你們拿著跟我一起學。”

刀具人手一把刀都有富裕,根本不缺,雲漠拿起一根木棒,還有一塊木頭用來削木拴子。

鋤頭是經過不知道多少代人的不斷改良,就算是在自己死的時候,也不成被淘汰,可以說隻要是農人手中都會有一把被摸得包漿的鋤頭把子。

組裝鋤頭這個很簡單,但是大部分的人還是不會。

雲漠根本冇有那麼多時間一個個的去手把手教。

而是挑選學得最好的教他弄好。

然後就是如何使用鋤頭,將地裡邊的草根,樹根全部清理掉。

挖坑埋土豆種子。埋玉米種子,玉米雲漠也冇有為難他們去學如何育苗,而是很直接的給挖個坑埋起來就成。

一直不停歇的教,時間轉眼就到了。

看著臉上還有著迷茫的眾人,雲漠深吸一口氣,任重而道遠。

自己如此做已經是拔苗助長了,但是為了半年之後的糧食,他們和自己能夠活下去,他隻有這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