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族其實更重要的是自身的創造力,這個世界本身一定也是有能夠成為他們主食的東西。

等過了這一段時間,就引導他們自身去發現,然後自己一代代人的去培養篩選,得到優良的種子。

創造自己的文明。

雲漠抽離自己的意識,同時將幾塊畫好了圖的木塊轉移到了酋長的手中。

有件事情雲漠倒是冇有想到,酋長因為自己的意識進入,操控他身體完成了那些事情。

而那些技藝如同烙印一般,直接被刻入了酋長的身軀中。

雖然大量族人不會,但是酋長卻是會了。

這也算是讓雲漠鬆了一口氣。

開荒種田也逐漸步入了正軌。

雲漠纔將意識從小世界收回來,就感覺到了一股恐怖的氣息。

睜開眼就看到了黑著一張臉的村長。

雲漠瞬間想起來自己忘了什麼了,昨天村長來說了讓自己今天去訓練場的!

看到雲漠意識迴歸。

村長不說二話蒲扇大的手直接把雲漠提了起來。

轉身就走。

雲漠渾身不自在的蹬腿:“村長我自己走,我自己走。”

可惜張牙舞爪的雲漠麵對強悍的村長,一點兒反抗力都冇有。

正打著拳的眾多少男少女們,不由都看向了被村長提溜著走過來的雲漠。

雲漠尷尬得不行,真正體會了一把什麼是大型社死現場。

木有臉見人了。

“好好練體,看什麼看!”

怒喝聲傳出眾人立馬不敢再分心,認認真真的打拳。

被村長放下,還在發愣的雲漠有點兒不知道應該乾啥。

他有對方的記憶不錯,但是那畢竟不是他自己經曆過的。

所以感覺還是很生疏的。

“雲漠!你本就遲到,還在那站著作甚!”

之前嗬斥其他眾人的那教頭,怒目看著雲漠。

雲漠身體一哆嗦,這是這具身體的自然反應,原身可真的冇少吃這位教頭的棍子。

尋著記憶麻溜兒的站回自己的位置。

跟著打起了拳。

感覺到自己身體自然的條件反射,雲漠鬆口氣,還好還好,能打出來。

“都給我好好的練!隻要你們自身修為有進步,小世界也會擴張,也會出現變化,運氣好出現奇物奇景,那就會直接改變命運!”

教頭揹著手口中不斷的說著讓人聽得都出繭子的話。

旁邊的一個半大小子撇嘴,嘀咕:“都說了多少次了,我就冇有看到一個人修為進步出現奇物奇景的!”

雲漠自然也是知道的,雖然教頭一直這麼說,但是真的原主冇有見過一個有那好運。

有的幸運兒,小世界一出現就是擁有靈氣的世界。世界強大,生靈強悍。

不過大多數人的小世界都是普通的,都是冇有任何靈氣的小世界。

就比如自己,比如這裡的每一個人。

當然那些出生富足的,有長輩直接購買靈泉眼,靈脈,被剝奪的小世界,等投入自家小輩的小世界,這是普通人無法比的。

而教頭說的是還有一部分的幸運兒,突破修為之後,小世界之中靈眼自生,等等的情況。

不過那更是少得可憐。

以至於讓眾人都不敢想自己就會成為那個幸運兒。

打拳是枯燥無味的,剛開始雲漠還比較有興趣,作為一個大夏人還是有一個武俠夢的。

但是真的讓你在大太陽底下一遍又一遍的打拳,他寧願當個普通人!可是隻要你敢懈怠,教頭的棍子就直接落身上了。那種不傷筋骨卻是疼死個人的感覺。

雲漠差點兒就暴走了,但是他暴走是冇有用的,根本無力反抗。

雲漠都要哭了,這到底是個什麼野蠻的時代,他想回家,他想要回到那個知禮懂禮的世界!

作為成年人的他明白,對方是為了自己這些人好,但是就不能好好說嗎,君子動口不動手啊!為啥動不動的就要打人,天啊!

雲漠都感覺自己崩潰了,可是無論你是崩潰還是怎麼的該練還得給我起來繼續練。

這就是個認死理的地方!

這種教育方法,雲漠是批判的。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雲漠被折磨得死去活來,這真的在記憶中看原主練武,和自己親身來,那完全是兩種感覺!

特彆還是這裡的孩子是從小習慣了的,而雲漠這個半途來的,本身在以前的世界已經形成了自己的一係列認知和習慣,再來接受這些東西,那真的是一種’享受’。

每天訓練的時間都是早上6點開始,到11點結束。無論風吹還是雨打,烈日還是白雪日日不落。

拖著疲憊的身體,雲漠回到家裡,然後拿起鋤頭開始自己的開荒之路。

雲漠是打算好的,自己也要種兩畝地的,一畝土豆,一畝玉米。

為了育種,當然還有一些其他的原因。

勤勤懇懇開荒的雲漠,卻是引起了一部分人的注意。

不過聽聞雲漠打算種植那些植物,一個個就像是看白癡一樣的看著他。

有那時間還不如好好修行提升實力。

雲漠也不辯解,冇辦法得讓大家看到事實之後,纔會相信的。

而讓他下定決心在這邊種地的還有一點,他們這個世界空氣中有一種奇異的能量,就是靈氣。

雲漠很想知道如果將普通的作物種植在這種環境中,會不會出現什麼變異,成為含有靈氣的作物。

在大荒之中也有很多含有靈氣的果實,不過因為先祖的采集,各個村子的周邊已經被全部采集乾淨了。

在更加遠的野外,也是有果實存在的,但是那些地方有荒獸存在,除了每年由鎮中組織派遣護衛隊保護成年村民出去采摘之外,就冇有人會出去。

不過那些果實的成熟時間短則一兩年,長則幾十幾百年。

因為時間問題,也是為什麼這邊人對於種植的興趣不大。

算起來,雲漠如今的年紀已經到了必須參與下一次采集任務了。

雲漠揉揉自己發酸的腰,兩畝地,想一想自己的豪情壯誌,咳咳。

旁邊的雲六叔不知道啃著什麼果子蹲在一邊看著雲漠。

對於雲漠的這種行為,他吃過土豆,也冇有多大反對的。

“雲漠,要種東西直接把種子丟在地上不就可以了,你這是乾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