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

秦塵微微變色,這死亡之氣好強大的力量,其中蘊含的死亡之力極其恐怖,僅僅是這麼一絲,給秦塵的感覺就好像是麵對了一座浩瀚的汪洋一般。

難怪暗幽府主和洪荒祖龍都無法抵擋住這股力量。

此刻,這一道死亡之氣宛若陰冷的毒蠍一般,迅速的湧入秦塵的身體,並且朝著他的腦海靈魂海所在迅速的侵蝕而去。

遠處,淵魔老祖見狀目光中閃過興奮之色:“哼,這秦塵還真是白癡,他以為他是誰?竟敢去觸碰萬骨冥祖大人的死亡之力,簡直不知死活。”

他已經迫不及待看到秦塵被死亡之氣腐蝕成渣的畫麵了。

逍遙至尊在遠處也連變色,急忙焦急道:“秦塵,趕緊切斷本源,此人的死亡之氣極其恐怖,以你現在的實力絕對無法抵擋,若是第一時間切斷部分本源,或許還會有寰轉餘地,否則就麻煩了。”

逍遙至尊心中驚怒。

他清楚的知曉這萬骨冥祖的恐怖,對方的死亡之氣不僅是他,連天機閣主和玲瓏宗主都無法抵擋,秦塵就算天資再強,也定是剛突破的超脫,如何能抵擋住如此恐怖的死亡之氣?

然而,他的話音未落,就看到秦塵嘴角悄然勾勒起了一絲冷笑。

“死亡之氣?”

秦塵笑了,目光中閃過一絲精芒。

如今的他一身修為通天,一般二重巔峰的超脫都未必會是他的對手,可是三重超脫級的高手,他倒是從未交

手過。

當初拓跋先祖一下子就慫了,正好這萬骨冥祖也僅僅隻是一道殘魂,或許可以通過對方來瞭解到三重超脫的一些奧秘。

心念至此,秦塵身體中陡然湧動出來了一股死亡之力。

轟!

一股代表了冥界之力的死亡氣息從秦塵腦海中陡然爆發而出,與那一股死亡之氣瞬間碰撞在了一起。

刹那間,兩股死亡之力一瘋狂交鋒起來。

秦塵體內的死亡規則當初在幽冥大帝的傳承和提點下,又有了驚人的提升,當他的死亡氣息與這股死亡之力碰撞之後,秦塵立刻感受到對方那一絲死亡氣息中所蘊含的恐怖力量。

轟!

一種代表了不可磨滅的永恒的秩序氣息,一下子映照在了秦塵的腦海之中。

“這……就是冥界的三重超脫所掌控的永恒秩序嗎?”秦塵呢喃,眼神越來越亮。

幽冥大帝的實力雖強,但他的修為已經遠遠淩駕在了三重永恒秩序境之上,以秦塵現在的修為還根本無法窺探出太多的東西。

而今,在這一絲死亡之氣中,秦塵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冥界獨有的永恒氣息,隱約間,秦塵彷彿感受到在那冥界的浩瀚疆域之中,一尊永恒存在的身影懸浮,不死不滅。

“這……就是冥界的永恒秩序?”

轟!

秦塵身上恐怖的死亡之氣升騰,他瘋狂吞噬這股死亡之氣中的規則之力,隻是還冇等秦塵好好感悟呢,轟的一聲,這一絲死亡之氣中的規則之力

竟是被秦塵的本源力量直接吞噬得一乾二淨,徹底消失不見。

“這……就冇了?”

秦塵愣住,不由咂了咂嘴。

他都冇好好感悟呢,這死亡之氣就冇了,鬱悶。

看到這一幕,遠處,其他人則都愣住了。

怎麼回事?怎麼秦塵身上的死亡之氣一瞬間就消失了?

他們隻看到秦塵的大手按壓在洪荒祖龍身上之後,洪荒祖龍身上的死亡之氣瘋狂進入秦塵體內,可眨眼間,這股氣息像是從來都冇有出現過一般,一瞬間消失的一乾二淨。

這怎麼可能呢?

“哈哈哈,我就說,你這傢夥的力量根本傷害不了本祖,本祖乃是至高無上的祖龍,擁有洪荒之力,任你修為通天,想要滅殺本祖龍,那也是癡心妄想。”

死亡之氣消失,洪荒祖龍頓時再度生龍活虎起來,他哇哇大叫,轟,身軀猛地沖天而起,巍峨盤旋的龍身蜿蜒上萬裡,對著遠處的萬骨冥祖和淵魔老祖囂張說道。

同時,他看向秦塵,冷哼道:“秦塵小子,給龍爺我乾死他們,他奶奶的,竟敢對龍爺下死手,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上,乾死他們。”

洪荒祖龍哇哇大叫。

他好不容易出來裝下逼,卻搞得如此狼狽,心中自然無比憤懣。

秦塵淡淡瞥了他一眼,洪荒祖龍一怔,頓時閉上嘴不說話了,訕訕道:“咳咳,秦塵……不對,塵少,您自己看著辦,不用管我,對,不用管我。”

秦塵懶得和

洪荒祖龍廢話,隻是轉頭看著萬骨冥祖,若有所思道:“此人身上的死亡之氣,蘊含冥界的永恒秩序,若是能夠給我足夠的死亡之氣感悟,我定能對冥界的規則有更深的理解,對我接下來前往冥界,也有莫大的裨益。”

秦塵的眼神不由得亮了起來。

對麵,萬骨冥祖瞳孔一縮,皺眉道:“死亡之力?此子之前身上突然湧動出來一絲死亡之力,將本祖的死亡氣息直接湮滅,此人為何會掌控有死亡之力?”

淵魔老祖急忙道:“前輩,我想起來了,此人不知為何,當年曾掌握一些死亡規則,甚至藉此欺騙了冥界的不死帝尊。”

“哦?掌控死亡規則?”

萬骨冥祖皺眉搖頭道:“不可能,此地乃是初始宇宙,根本不可能誕生掌握真正死亡規則之人,在這片天地中的所謂死亡規則,其實都是一些偽規則,隻有經曆過死亡,或者進入過冥界之人才能領悟真正的死亡規則。而且,即便此人曾去過冥界,領悟了死亡規則,也不可能湮滅本祖釋放出的死亡氣息。這其中一定有古怪。”

萬骨冥祖的眼神漸漸凝重起來。

這時,對麵秦塵卻是心中一動。

看來想要感悟更多的死亡規則,必須從眼前這傢夥身上下手。

想到這,秦塵突然道:“諸位,這萬骨冥祖交給本少,本少倒要看看,這骷髏頭哪來的勇氣在我初始宇宙撒野!”

話落。

嗤!

秦塵身形一晃

瞬間消失在天地間。

“哼,在前輩麵前竟還敢主動出手。”淵魔老祖心中冷哼,恐怖的神識一瞬間瀰漫出去,找尋秦塵的身影。

隻是這一找尋,他心中猛然一驚。

“人呢?”

在他的感知中,秦塵此刻竟完全消失了,整個天地間根本感知不到秦塵的任何氣息。

這怎麼可能呢?

秦塵就算也突破了超脫境界,也不應該會是自己的對手,為何自己竟會完全感知不到他的蹤跡?

在淵魔老祖心驚之時,萬骨冥祖眼瞳中突然幽光大盛,冷哼道:“一個小小初始宇宙的超脫,竟然也敢對本祖先動手?找死!”

秦塵先出手的行為徹底惹怒了他。

“死亡降臨。”

轟!

伴隨著萬骨冥祖的怒喝,那骷髏水晶之中陡然爆發出來一股驚人的氣息,刹那間,方圓億萬裡內的虛空一瞬間沸騰了起來,無數的死亡之氣降臨,宛若潮湧一般,一瞬間覆蓋了方圓億萬裡內的虛空。

在那浩瀚汪洋般的死亡之氣中,一道模糊的影子如同一道閃電,竟已在刹那間來到了萬骨冥祖的身前,在萬骨冥祖發現他的瞬間,猛然間一劍斬出。

“殺戮劍意!”

嗤!

劍氣如虹,帶著無儘殺意的劍氣沖天而起,撕裂虛空,宛若一道閃電,倏地來到了骷髏水晶的眼前。

“找死,死亡瞳視。”

萬骨冥祖怒喝,他的眼瞳中爆射出來兩道恐怖的死亡射線,一瞬間與秦塵劈出的劍氣碰撞在一起

轟!

兩者碰撞間的虛空直接粉碎了開來,化作了兩個巨大的黑洞,在這片虛空,一切有形無形的物質都被徹底湮滅,不僅僅是外宇宙,便是暗宇宙內的這片區域,也一同徹底湮滅。

恐怖的死亡氣息將虛空腐蝕出一道驚人的黑洞豁口。

而在劇烈的轟鳴聲中,一道身形疾速暴退,出現在眾人視線中,正是秦塵,一絲絲詭異的死亡氣息在他倒退的過程中瘋狂纏繞上他的身體,要將他給汙染。

“厲害。”

秦塵身形穩住,轟,背後的虛空直接崩碎,他心中驚歎,這萬骨冥祖的實力的確驚人,輕易就擊碎了蘊含自己最強大攻擊的殺戮劍氣,並且還利用死亡之氣滲透到了自己身體中。

“哼,給本少提煉。”

秦塵怒喝,腦海之中恐怖的死亡規則一瞬間流轉起來。

若是彆的力量秦塵或許還會感到有些棘手,但秦塵掌握有冥界四極大帝之一幽冥大帝的傳承和力量,再加上冥界的力量一進入宇宙海,便會被瘋狂壓製,兩者加持之下,這股死亡之氣在進入秦塵身體的瞬間就被他瘋狂的煉化和吞噬起來。

一道道冥界的永恒死亡秩序之力在秦塵的腦海中緩緩呈現,清晰的浮現而出。

“嗯?不對,這小子在吞噬我的死亡之氣?”

萬骨冥祖見狀,心中一驚,身形猛地向前一衝。

“冥浪滔天!”

刹那間,天地間無儘的死亡之氣彙聚了過來,然後化作一道

道恐怖的海嘯,對著遠處的秦塵直接拍擊了過去,並且這一絲死亡潮汐中,萬骨冥祖已然引動了自己最強大的三重超脫之力。

“哼,本祖就不信,在本祖的如此力量下,此子還能吞噬本祖的死亡之氣。”萬骨冥祖眼神冰冷。

浩浩蕩蕩的死亡海嘯之下,秦塵就宛若一粒渺小的塵埃一般,瞬間就被捲入其中,隻要他被這股力量拍中,定然會身受重傷,甚至被無儘的死亡籠罩,當場斃命。

轟隆!

眾目睽睽之下,無儘的死亡潮汐一瞬間來到秦塵身前。

“嗯?”

眼看這死亡潮汐就要將秦塵吞噬,秦塵猛然間睜開眼睛,從感悟之中回過神來。

“不好。”

“天道本源降臨。”

轟!

秦塵直接引動整個初始宇宙的大道本源,刹那間,整個初始宇宙的虛空直接虛化起來,和秦塵的肉身瞬間融合在一起。

“空間之門!”

緊接著,秦塵直接引動體內的空間本源。

一股恐怖的空間之力瞬間升騰而起,刹那之間,秦塵身前竟是出現了一重重的門戶,這些門戶化作層層疊疊的虛空,將秦塵保護在了空間的最儘頭。

萬重門!

而萬骨冥祖的死亡潮汐則是狠狠地轟在了這層層的門戶之上。

轟轟轟轟轟……

刹那間,層層的空間屏障瞬間粉碎,死亡海嘯無可匹敵,不斷向前,而秦塵的身形則在無儘的空間之門中不斷倒退,每破碎一層空間之門,萬骨冥祖的力量就

會被削弱一絲,當足足成千上萬座空間門戶破碎之後,來到秦塵麵前的死亡之力隻剩下極為微弱的一絲。

“裂空神痕!”

而後秦塵眼神中閃過一抹猙獰,猛地一拳轟出,轟的一聲,一道絢爛的空間之光閃爍,在虛空中切割開一道驚人的空間溝壑,將那股死亡之氣瞬間轟爆開來。

“什麼?這空間規則?”

萬骨冥祖變色了,秦塵之前施展出來的空間規則絕對不是這初始宇宙能夠擁有的,這股力量之恐怖,甚至淩駕在了他這個曾經的三重超脫巔峰強者之上。

在這小小的初始宇宙,在這小小的螻蟻身上,為何會有如此驚人的空間之力?

萬骨冥祖心驚了。

“萬骨冥祖,這就是你的實力?”

秦塵冷笑道。

“你……”

萬骨冥祖心中惱怒,寒聲道:“小子,如果不是在這初始宇宙,本祖的力量隻能發揮出百分之一甚至更少,再加上你融合了這初始宇宙的本源對本祖的力量進行壓製,本祖剛纔一根手指頭就能捏死你。”

“是麼?”秦塵冷笑道:“本少求捏。”

“你……”

萬骨冥祖都快氣瘋了,什麼時候一個小小的初始宇宙之人,也敢這麼和自己說話了。

“小子,本祖要殺了你。”

轟!

水晶骷髏瞬間變得一片漆黑,在那骷髏深處隱約間可以看到一片漆黑的黑暗世界,在那黑暗世界之中有著無儘的死亡之氣在湧動,好似煉獄一般。

嗚嗚嗚……

狂風呼嘯,萬骨冥祖在憤怒咆哮中朝著秦塵瘋狂席捲而來,那驚人的死亡之氣瀰漫,整個初始宇宙在迅速的腐朽、枯敗,漸漸地化作一片冥土。

秦塵眉頭一皺,眼神漸漸冰冷起來,若是不阻止這萬骨冥祖,恐怕要不了多久,整個初始宇宙都將化作一片無法複原的冥土。

“差不多了,本少冇空陪你玩了。”

秦塵冷哼一聲,下一刻,他直接催動了體內的十劫殿。

轟!

一座古樸陰冷的宮殿沖天而起,一瞬間出現在了這浩瀚初始宇宙的虛空中,宮殿懸浮,綻放無儘的暗幽氣息,對著遠處的萬骨冥祖便是狠狠砸了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