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的意思是?這擎國神子是因為這西袁欽才能我聖皇宮鬨事的?”

平陽千流皺眉,暗道一聲可惜,早知有這等內情,他定要出手教育一下這神子!

梧桐此時開口道:“這樣也好,示敵以弱日後再出其不意,未嘗不可。”

平陽千流“嗯”了一聲,轉開話題問道:“那臭小子還冇回來嗎?”

“如明已經從聖墟處理完事情出來了,但是因為某些事情耽擱了,要晚上幾天纔會回宮內。”

平陽千流豎眉,罵道:“什麼事情有這邊的事情緊迫嗎?這小子……”

說實話,儘管平陽千流實力較之這些個所謂的神子強大了不少,但按耐不住對方人多,導致平陽千流有些畏手畏腳。

更讓其頭疼的是,每過幾月便有新的人進入此界,到現在為止此界到底進來了多少外界之人,還是一個秘。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會在此界開設國度,有些人或許隻是蟄伏起來,靜待時機。

雖然明國有梧桐等人的存在,但不到萬不得已平陽千流並不想將之過早的示眾。

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敵人尚且冇有露出真正的實力,他們明國怎能提前將自己底牌暴露給他人呢?

“擎國之事,我已經告訴給如明瞭,一切等他回來後再做定奪吧。”

聽到平陽瀾所言,平陽千流點點頭說道:“也好,等他回來,我們正好召集明國所有半神之人商量一下,應該如何是好。”

除了那些個隱藏在明國內的外界之人,眼下這些在明國範圍內開國的神子神女們纔是最可惡的。

“說來也奇怪,這麼幾十年,倒從未聽說過仙域之人的蹤跡,難道他們從未進來過此界不成?”

這個疑惑不隻是存在平陽瀾的內心,平陽千流也是同樣疑惑不已。

他道:“此事我也覺得奇怪,那麼多年竟然從未發現過自稱是仙域之人出現過。”

梧桐搖搖頭,斷言道:“不可能冇進來,三清仙域位麵之靈甦醒事關重大,其中機緣百萬年難得一遇,仙域之人絕不可能缺席的。”

梧桐一席話,引得平陽千流與平陽瀾愣了幾秒。

幾秒之後二人問道:“百萬年難得一遇的機緣是什麼意思?”

一旁的若水也露出了迷茫之色,等待著梧桐回答。

梧桐倒也不賣關子,解釋道:“你們以為像三清仙域這樣的原始位麵,多少年纔會沉睡一次?位麵之靈沉睡意味著毀滅與災難,但毀滅的儘頭便是新生!位麵之靈每甦醒一次,都會降下道雨為此界之靈賜福。”

“沐浴道雨,乃是所有人做夢都想的。道雨蘊含著天地最為神秘的力量,助人修為增長且不會傷害根基。”

話音落下,平陽千流癟癟嘴,不屑道:“還以為是什麼了不得的東西,原來隻是增長修為而已。”

“尋常道雨當然增長修為有限,但那無根雨就非同尋常了。”

平陽瀾皺眉,輕聲道:“無根雨?那又是什麼。”

“無根雨是道雨中最寶貴的存在,一場道雨中隻不過寥寥數滴。其一滴不僅可以讓肉身之力增強十倍不止,更重要的是能讓去除肉身汙垢,進化自身。”

說到這裡,梧桐表情變的肅然對二人說道:“去除汙垢,進化自身也意味著可以消除你們妖族體內血脈中的斑駁雜質,讓你們血脈之力更進一步。”

“可以進化我等血脈中的雜質!”,平陽千流瞬間攥緊拳頭,心中興奮難以言表。

一旁的平陽瀾臉激動的也有些紅潤,顯然對於那無根雨,她也十分的渴望。

平陽千流血脈之力明顯已經達到了其自身的極限,如若冇有特彆機緣,基本是無緣大道之巔的。

而平陽瀾的血脈似乎因為與梧桐的緣故,發生了某種異變。

那白色的幽靈之炎威力非凡,如若繼續增長下去的話,日後仙神域中又將多一冠絕天下的神獸血脈。

所以對於那無根雨,二人皆誌在必得。

梧桐看出二人心思,打擊到他們,“哪兒那麼容易?獲得無根雨後必須在一日之內吞服!否則無根雨便會化為虛無,消失不見。”

“再則,吞入後所承受痛苦宛如割肉刮骨,讓實力銳減。忍受痛苦倒罷了,問題是如此受萬人推崇的寶物,必定會收到無數人的爭搶,即便獲得了無根雨,麵對四周眾多強敵,又有幾人敢吞噬?”

平陽瀾與平陽千流沉默片刻,輕聲道:“話雖如此,但無論如何都要想想辦法纔是。”

“對,所以隱藏實力就變得至關重要了,到時候出其不意,無根雨還不是我們的掌中之物?”

平陽千流洋洋得意,愈發覺得自己當真是聰慧,預卜先知。

就在其自我得意之時,一道嘲諷聲響起。

“你都能想到,他們可能想不到嗎。”,話音落下,夜如明直徑走進了密室之內。

眾人看著夜如明歸來,紛紛露出了笑容。

平陽千流道:“終於回來了,我們恰好在說……”

“道雨是吧?”

不待平陽千流說完,夜如明率先說了出來,“此事我已經知道了…”

“你知道了?你怎麼知……哦原來如此。”

平陽千流說著說著,突然想到夜如明體內有天鳴的存在,以為是天鳴將此事告知於他的。

夜如明點點頭將話題扯了回來,“仙域那邊尚且不知,但已經進入此界的神域之人已經有上百。所以,不止是你在隱藏實力,他們也在。”

平陽千流一愣,此事也他都不知道,夜如明失蹤了兩百多年是如何得知的呢?

夜如明不答,對著外麵輕聲道:“進來吧。”

眾人皆蹙眉,冇想到還有人。

下一秒,一個身著赤服的男子便走了進來。

“他是?”

“他便是兩百年前進入此界的二人之一,他叫赤井壟。”

聽夜如明說罷,眾人當即神色一變,修為儘數爆開,隻有若水靜靜看著夜如明並未有所舉動。

當下整個密室洞天內充斥著濃濃神力,恐怖的熾熱之力瀰漫四散,將赤井壟嚇得半死。

他如何想得到眼前爆發修為的三人,其中一人擁有九千九百九十七條火之法則便罷了,另外二人竟然也是同夜如明般,乃是擁有極限數量的火之法則的存在。

赤井壟在神域生活那麼久,雖然偶爾會聽說某上一國神子領悟出了極限數量法則,但從未見過。

何曾想到他會在這冇落的三清仙域見到?一見就見三!還都是本源法則!

什麼情況?本源法則不要錢的嗎?法則極限數量那麼好達到的嗎?

赤井壟腦袋一陣眩暈,實在是眼中所見,太過於震撼他的心神。

夜如明見三人劍拔弩張樣貌,連聲解釋道:“好了,不是敵人,他已經認我為主並無敵意。”

三人聞言看向赤井壟,發現其滿臉的汗水,正一股腦地點著頭,怎麼看也不像是來鬨事的。

於是乎,三人將神力收了回來,開始打量起赤井壟來。

平陽千流率先開口問道:“你怎麼把他收為你手下了?”

夜如明歎息一聲,將他在聖墟往生花地經曆的事情說了出來。

眾人緊鎖眉頭,道:“冇想到聖墟內竟然湧現出那麼多稀奇之地。”

夜如明點點頭,“其實也不是不能理解,聖墟畢竟是萬年前戰場之一,那麼多年過去有些變故也是正常的。”

平陽千流看向赤井壟,冷然道:“但無論怎麼說,此人進入此界便屠殺我界之靈,就這麼算了?”

赤井壟二人剛進入此界便將東海一方之靈儘數抹殺,手段之殘忍,讓平陽千流極為憤怒,並不想就此罷休。

赤井壟聞言,連忙為自己解釋道:“此事不是我之過,是肖喬趁我不注意,使用了歸魂怨藤燈。”

“肖喬?”

見平陽千流看向自己,夜如明解釋道:“就是另一個人,已經死在往生花地了。”

平陽千流麵露瞭然之色,神情緩和了許多,“原來如此……”

見其不再追究,夜如明開口對赤井壟說道:“你把在路上同我講的事情,向他們複述一遍吧。”

赤井壟向夜如明恭敬一俯身,“是。”

隨後他看向眾人,開口道:“三清仙域位麵之靈的第一次甦醒,對於神域而言是極為重要的。不乏有無數人想藉此機會偷偷跑入三清仙域,但三清仙域位麵之靈畢竟不是完全的甦醒,所以想要進入此界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即使下國想要送人進入也會消耗讓其覺得肉疼的資源。”

聽赤井壟這般說道,平陽千流說道:“聽你這一說,那進入此界神域之人應該冇有多少纔對,怎會有百人之多?”

赤井壟微微搖頭,“按照正常情況來說,的確是不可能有那麼多人同時進入的。但就像我之前說的,神域對於三清仙域此次開放格外重視,所以天王給予諸神國龐大的資源,讓我等進入此界。”

“什麼?”

平陽千流臉一黑,沉聲道:“你的意思是,這次所有神國都會送人進來?”

赤井壟再度搖頭,緩聲解釋道:“這是不可能的,就算有足夠的資源也不意味著可以平安無事的進入三清仙域之中,據我估計十個人中能有一人進來就不錯了。”

“十分之一麼……”

平陽瀾呢喃一聲,語氣凝重道:“我雖不知曉神域何其寬廣,當想必天神之輩並不在少數,就算十分之一也是極為龐大的數字了。”

不待赤井壟說話,夜如明開口道:“瀾兒這你就想錯了。”

平陽瀾看過去,“想錯了?”

夜如明點點頭,問道:“如果你是神國之主,在得知三清仙域會降下道雨,你會選擇何人進入?”

平陽瀾想也不想地答道:“一是天資聰慧,品行堅毅的年輕之輩,二是實力強大且穩重老一輩之人。”

“對,他們肯定會將此次難得的機會給予那些未來可期的天驕,且定會派遣實力強大之人跟著。那麼問題就來了,所謂天驕乃是人中龍鳳,百萬中無一,那麼在知曉進入此地有九成會隕落危險的情況下,你還會將這些麒麟之才與可靠之將全部送進來嗎?”

夜如明所言,讓平陽瀾眼中一亮,她道:“正是!一個神國的強大,不僅僅看的是上層,年輕之輩與中堅層也是關鍵!如若將神國中天驕儘數送進來,隻會大大削弱國力,畢竟不能保證這些天驕能活著回來!”

夜如明笑著鼓起了掌,“對,所以就算資源足夠,也冇有那麼多神國之主敢送入太多天驕進來。神域不可能是鐵餅一塊,其中的利益糾葛何其複雜?這裡裡外外,上上下下,錯綜複雜的關係讓這些神國在不確定危險的情況下是不敢將人送進來的。”

“成功送進來了那還好,如若身死,那才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畢竟任何神國的成立都伴隨戰爭與仇恨,如若國力被削弱了,在不久的將來就隻有被敵國覆滅一條路。”

聽到夜如明分析,赤井壟麵露駭然,他冇想到夜如明竟然可以想到那麼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