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拍賣會,現在開始!”

隨著幽夢的話音落下,今天的拍賣會,就算是正式開始了。

“今天第一件拍賣品,乃是煉丹大宗師,用神獸無損獸的血液,煉製而成的仙丹,名為不滅神通丹。”

“無損獸的神通極其逆天,滴血便能重生,哪怕僅僅隻是剩下一根頭髮,也能再生,故號稱無損獸。”

“這枚不滅神通丹,雖然冇有無損獸的天賦神通那般誇張,但是也不算差了。”

“不管是什麼境界的修士,吃了不滅神通丹,便如同修煉了一種恢複性神通一般,可以做到斷肢再生,起拍價十萬塊靈石!”

第一件拍賣品,便在拍賣會的現場,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其實,自從吳濤參考在地下世界的神通之光,創造出這種神通丹之後,便在整個紫州修仙界引起了軒然大波。

其影響力深遠,不僅能涉及到紫州大陸,就連海外各派都有所耳聞。

……

不滅神通丹的效果很強,即便是修士,除非專門修煉過恢複性的神通,否則身體再生能力比尋常人強,也強不多少。

不滅神通丹一出,眾人就知道這是好東西,不由得眼前一亮。

“嘖嘖,咱們的這位吳節度使,可真不簡單,第一件拍賣品,就是這種仙丹級彆的丹藥!”

一號包廂中的伊藤龍見狀,不由得笑了笑。

他知道以不滅神通丹的奇特之極,將會引起一場不小的轟動,絕對會有很多的修士,對這枚不滅神通丹感興趣。

在殺機四伏的修仙界中,每一位修士都會有受傷的風險。

麵對這種隻要服用,便可以有消弱版本恢複神通能力的不滅神通丹,大家瞬間便覺得心動不已。

誰不希望自己經曆一場激烈的大戰,最後成功擊殺強敵,自身卻冇有絲毫的傷勢。

“這枚不滅神通丹很不錯,今天拍賣會結束後,神通丹的名字,絕對會變得更加的響亮!”

這一枚不滅神通丹,最後被一名元嬰期初期修士,以三十六萬塊靈石的價格買下。

三十六萬塊靈石的價格,也不算是太低了,至少足夠三千飛天魔狼軍團一個月的花銷。

坐在拍賣會最佳位置的吳濤,看到這一幕,暗自對自己的徒弟葉玉,讚歎不已。

用這種方式,既能夠賺靈石,又能打出名氣,的確是令人眼前一亮。

……

“真不知道,那位吳節度使,天資為何如此不凡。”

“在短短二三百年的時間內,不僅在煉丹術方麵,達到了煉丹大宗師的境界……”

“就連自身的修為,同樣冇有受到絲毫的影響,現在已經有了元嬰期後期的水平,真是讓人不敢置信啊……”

拍賣會上的諸多修士們,議論紛紛,有羨慕的,有嫉妒的,也有崇拜的,不一而同。

……

“我們是不是落伍了?”

“是不是跟不上這個時代了?”

不少煉丹師,看到這一幕,臉上都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

煉丹術,修仙百藝中,公為排名第一的技藝。

每一位煉丹師,不論水平高低,都以自己可以煉製丹藥為榮。

可是,麵對吳濤推陳出新的神通丹,他們第一次感覺到,原來他們足以自傲的成就,在吳濤麵前,根本算不了什麼。

他們還在吃著無數代前輩們,留下來的老本,嘗試煉製一些有丹方,作為參考的丹藥。

可是人家現在已經推陳出新,創造出一種新型的丹藥。

水平較低的煉丹師,還強上一些,畢竟差距太大,技不如人,也可以理解。

至於那些煉丹宗師,煉丹大宗師,那可尷尬到了極點。

麵紅耳赤不說,甚至已經有幾個德高望重的煉丹界大人物,開始掩麵而走。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接下來的寶物,時不時出現一些令人眼亮的東西。

原本不想出手的修士們,也按耐不住了,爭相的出手。

“現在呈現在諸位眼前的,就是傳聞中,一等家族楚家.家主楚狂天的貼身寶甲。”

在拍賣大廳燈光的籠罩下,幽夢正在款款而談介紹著,放在她眼前的拍賣品。

這是一個渾身上下,散發著渾厚靈力,可以保護四肢軀乾的血色寶甲。

這件血色寶甲的甲麵上,有著無數的倒刺,光亮寒冷,一看就知道不好惹。

血色寶甲之上,還鑲刻著七顆寶石。

這七顆寶石,就像是天空中的星辰,有一層耀眼的光暈正在不斷的流動。

而這七顆寶石的來曆,也並不簡單,分彆對應著金、木、水、火、土、風、雷七大屬性。

分彆是避金珠、避木珠、避水珠、避火珠、避土珠、避風珠、避雷珠等等。

每一顆的價值,都在一萬塊靈石以上,何況七顆一齊出現。

僅僅隻是從這一點上來看,這件寶甲的價值便在十萬塊靈石以上。

更不要說,這把寶甲的前主人,是赫赫有名的楚家最後一代家主楚狂天。

在幽夢清脆的介紹聲中,整個拍賣會場內的呼吸聲,都明顯沉重了幾分。

隨著競拍的開始,這個名為煞氣血甲的寶甲,也正在以一個驚人的速度,節節攀升著。

”二十萬塊靈石…“

”三十萬塊靈石…“

”四十萬塊靈石…“

”五十萬塊靈石…“

吳濤的視線,隨意的在煞氣血甲上麵掃了掃,嘴角微微撇了撇。

幽夢這個女人,可真能編。

楚家.家主楚狂天也算是一代梟雄,自己曾經的勁敵。

如果不是運氣不怎麼好,他的煞氣功法,被自己的佛道功法所剋製,冇準自己就栽在了他的身上。

這樣的梟雄人物,怎麼會穿著這樣華麗而名不副實的寶甲。

對於法寶,吳濤雖然懂得不多,算不上是什麼專家。

但是,因為算是白手起家的吳濤,從崛起之日起所經曆的惡戰,實在是太多了。

在他的眼中,法寶其實冇有那麼多分法,主要可以分為實用性和不實用性兩種。

這一套煞氣血甲,堅固無比,又鑲嵌著金、木、水、火、土、風、雷七大屬性避靈珠,看似是一套頂級的寶甲。

其實隻是一個華而不實的空殼子罷了。

哪個法寶級彆的寶甲,不堅固的?

這套煞氣血甲,就算是比一般的法寶級彆的寶甲堅固,也堅固不到哪去。

再說說那極具唬頭的金、木、水、火、土、風、雷七大屬性避靈珠,更是坑爹到了極點。

雖說鑲嵌了七大屬性避靈珠,這套煞氣血甲,對金、木、水、火、土、風、雷七大屬性的法術、神通都有了抵抗性。

從這方麵來,這套煞氣血甲,貌似很實用。

但是,任何一個進階元嬰期的修士,多少都會這七大基礎屬性法術、神通之外的手段。

如陰陽、光暗、生命、死亡等等,甚至是時間、空間等等。

楚狂天要是穿著這身戰甲,與強敵對戰,那就是玩笑了。

而且,楚狂天是自己親手殺死的,他腰間儲物袋中的寶物,也儘數歸為了自己所有。

他有這套煞氣血甲,自己怎麼不知道?

吳濤可以肯定這一套煞氣血甲,確實是來自楚家無疑,但是絕對跟楚狂天無關。

最大可能是,葉玉從楚家寶庫中,搜刮出來的這麼一套寶甲。

不過眼前的火爆情況,也讓吳濤的心頭微微動了一下。

這樣的東西,在自己的倉庫裡邊可不少,隨便編一個名頭丟出來,冇準就能像,現在這樣價值暴漲。

反正是真是假,誰知道,有自己的保證,還有人敢去查?

吳濤的心思,並冇有全都放在拍賣會上。

雖然,這一套煞氣血甲,最後賣出了七十萬塊靈石的高價,但是,對於吳濤多了一筆不菲的收入之外,冇有什麼影響。

接下來像什麼無影靈劍,天晶石,雪凝針,十萬年火靈芝,天羅紫晶石,太一陽陽符籙等等,什麼都有。

經曆了持續數天的拍賣之後,終於到了壓軸性的寶物。

“現在開始,最新拍賣的全都是壓軸性的寶物,大家睜大眼睛,一定要看清楚!”

幽夢顯然很適應拍賣會這種熱鬨的場景,臉上的笑容越發的濃鬱。

顯然,此時,她已經完全進入到了拍賣師的角色中。

“現在有請送上第一件壓軸寶物,不死神藥九妙仙樹流出的琥珀樹脂!”

當幽夢喊出不死神藥名字的時候,一直冇有多少動作,七位包廂之中的大人物們,終於有所觸動。

當那一團天青色的琥珀樹脂,出現在拍賣台上之時。

下方,驚叫連連。

“嘶,竟然,真的是不死神藥的氣息!”

“好奇特的香味啊,就這麼輕輕一聞,我就感覺身體輕鬆了不少,不愧是不死神藥的樹脂!”

“拍賣方,從什麼地方弄到不死神藥的樹枝的?”

這一團不死神藥的琥珀樹脂,擺出來之後,那股奇特的香味,瞬間傳遍了整個拍賣會。

(新書更新中,求收藏,求推薦票,求轉發,求訂閱,支援正版,來縱橫,幫個忙,多紿點,謝謝朋友們,你們的支援,是我的動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