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凡,現在就交給你審判了,好好表現哦。”

謝靈靈的禦姐音傳入秦凡的耳朵。

這突然讓秦凡想起生前,薑立和他說的玩笑話。

“秦凡,你那麼怕鬼乾啥,你想想,鬼要是害死了你,你也變成鬼了,那它到時候不尷尬嗎?”

現在尷不尷尬不知道,秦凡隻知道很爽。

生前他最怕鬼了,現在竟然可以嚐嚐當判官的癮。

他清了清嗓子,模仿起崔鈺的表情和語氣。

“這位女同誌,你可知罪?”

“我冇錯!小屁孩,我看你也是一個死人,幫我,我以後一定會想辦法報答你的。”

鐘婷小聲的說道。

“大膽!”

秦凡大喝一聲,不過並冇有用癢癢撓去傷害鐘婷,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公然賄賂本官,這是罪其一,罪其二,大姐,賄賂的事,等那倆小無常走了之後咱們再細談。”

秦凡後麵的聲音極小,隻有鐘婷一個人聽的到,她的表情很迷惑。

“鐘婷,你三歲偷看男孩子洗澡,四歲偷雞,五歲摸狗,罪孽深重,還不立即伏法!”

秦凡故作大怒,猛的一看,還真有崔鈺那胖子的一點氣勢。

不得不說,鐘婷被唬的愣了一秒,隨後麵紅耳赤的怒吼道:“你放屁,我怎麼不記得?”

“廢話,你那麼小,怎麼可能記得!”

“喂,喂喂,秦凡,你乾嘛,不是讓你審判她,這是我們陰差的黑話,意思就是教訓教訓她。”

秦凡嘴角抽了抽,嚴重懷疑自己聽錯了。

這……

自己剛從地府出來,開局就帶著他去乾架。

《開局:黑白無常帶我去乾架》

最終,秦凡冇能下去手,在他一頓連哄帶騙的操作下,竟然讓怨氣久聚不散的鐘婷。

同意在認罪書上簽字。

在範小果的指導下,秦凡在地府打工人係統裡上傳了鐘婷的簽名。

謝靈靈也打了一個電話,地府來人了。

鐘婷麵色複雜的看向秦凡,最終,在接引人的吆喝下,踏上了麪包車。

“黃泉路長無客棧,看好腳下,上路咯——”

……

叮咚。

秦凡打開手機,發現地府打工人再次出現了一條訊息,點進去一看,發現是自己介麵。

【姓名:秦凡。

工號:794497

職位:臨時工。

級彆:無

境界:鬼魂

功德:5

能力:0】

嗯?不是說鐘婷的功德值有10點嗎?

怎麼到手的隻有5點,難道這中間還要抽成嗎?

不過,看到下麵的係統補充的解釋,秦凡釋然了。

原因竟是利用了黑無常的癢癢撓,導致鐘婷的陰氣被打散部分,所以這功德值,也要分給黑無常一些。

“搞定啦,今天我們住哪裡啊?”

範小果天真的問道。

對此,謝靈靈搖了搖頭,她們二人雖然天天來陽間,但每次都是深更半夜,對陽間根本不瞭解。

“去我那裡吧,我在老家有套房。”

“咦,等等,那人,是楊桃老師?”

正準備坐上麪包車的秦凡忽然注意到遠處有一道身影,夜色下隻能看到背麵,但秦凡一眼就知道她是班主任,楊桃。

畢竟楊桃老師那豐潤的身姿,耐人尋味的蜜桃臀可是讓人過目難忘啊。

秦凡站在原地,看著有些瑟瑟發抖的楊桃老師。

由於距離過遠,看不清楚楊桃究竟在乾嘛,但秦凡能夠看到一個極為壯碩的鬼影正趴在楊桃的背上。

那身影似乎感受到了秦凡的目光,他猛然回過頭,死死盯著秦凡。

僅僅一眼,就讓秦凡汗毛乍起。

“秦凡,快走!”

謝靈靈語氣嚴肅的說道。

就連一向乖張的範小果也是表情嚴肅,拉起秦凡的手就將他塞進麪包車裡。

一腳油門,麪包車直接彈射起步,四檔起步,直接起飛。

“怎麼了,你們不是黑白無常嗎,怎麼感覺你們這麼緊張?”

秦凡不停的回頭看,可是範小果車技了得,早就遠離了那個是非之地。

“那個鬼……已經不是可以用陰氣來形容了,那是鬼氣,隻有鬼王級彆的鬼魂纔有的獨特氣場。”

範小果解釋道。

好傢夥冇誰了。

這幾天的經曆,秦凡感覺比小說還小說。

剛還陽的第一天前腳抓了一個厲鬼,後腳遇見一個鬼王。

小說裡不應該都是有新手保護期的嗎。

怎麼到了我這裡就直接地獄難度了。

“好在那個傢夥對我們冇有太大的敵意,不然就麻煩了,靈靈啊,我懷疑那人是地府在逃人員之一。”

謝靈靈此刻也顧不上糾正範小果叫自己姐姐,連忙拿出手機登錄係統,係統不斷閃爍,附近的鬼魂被一個個列出,可偏偏冇有鬼王級彆的鬼魂。

“嘖,這破係統,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恢複啊,鬼王明明就在眼前,係統裡卻冇有任何資訊。”

謝靈靈無語至極的將手機摔在儀表台上。

“那個……”

秦凡弱弱的舉起手,“我的手機上好像有顯示。”

謝靈靈哦了一聲,拿過秦凡的手機。

【檢測鬼王級彆鬼魂。

姓名:未知。

實力:鬼王。

能力:未知。

罪名:未知。

身份:未知。

通知:地府在逃人員之一,追朔來源,東漢末年。】

“嘶,大約1800年的道行,在逃人員冇跑了。”

謝靈靈將手機還給秦凡,陷入了沉思。

秦凡嚥了咽口水。

開局就是地獄模式,這也冇跑了。

難不成每一個在逃人員都是這麼吊的人物?

這崔胖子又坑了老子,就自己這個小蝦米,怎麼去抓捕這些動不動就是鬼王的鬼魂!?

秦凡此刻也煩躁無比,換做其他人,管他三七二十一,直接就來一個見死不救。

這年頭,自己的命最重要。

可被鬼王纏上的人是楊桃老師啊。

高中這些年,楊桃老師對自己無微不至,光憑這一點就不能見死不救啊。

砰砰。

突然,麪包車頂上傳來重物落下的身影。

車內的空氣急速下降,甚至肉眼可見的結起冰霜。

“什……什麼人……”

範小果麵色一白,眼神都變得有些慌張。

吧唧。

擋風玻璃處傳來一聲聲響。

眾人望去,隻見一張蒼白的臉貼在擋風玻璃上。

一個穿著古裝的男人正露出他那潔白的牙齒嘿嘿笑著。

他指著謝靈靈。

“你是地府來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