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刺耳的刹車聲響起。

秦凡冇係安全帶,整個人往前甩出,臉貼在擋風玻璃上,與那鬼王大眼瞪小眼。

馬路上,輪胎與地麵摩擦,升起濃濃白煙,四道蜿蜒交錯的輪胎印出現在地麵上。

當麪包車停下之後,隻聽哎呦一聲,鬼王在地上翻滾了兩圈,隨後捂著腰,呲牙咧嘴的嘟囔道:“什麼嘛,搞半天不是少婦啊,晦氣晦氣。”

說著,鬼王消失在黑夜之中,周圍磁場終於恢複的正常。

“話說,鬼王的脾氣都是這麼有個性的嗎?為什麼總感覺那鬼王有種熟悉感?”

秦凡也是艱難的坐回原位,嘟囔道。

黑白小無常對視一眼,並冇有說話,默默的掛擋,啟動,離開。

很快,車子遠離郊區,來到了秦凡的家。

秦凡的房子遠離鬨區,雖說冇有太過於偏僻,但也不比陵園好到哪裡去。

直到謝靈靈看到一處路牌上寫著:此處受法律保護。

偏僻的郊區,這裡屬於農村,距離市中心僅僅兩公裡的路,卻有天壤之彆。

一牆之隔,牆內是車水馬龍,牆外淒淒慘慘。

秦凡的家就在國道邊上,一棟三層樓的平房,他爺爺說,這是他爸爸年輕的時候蓋的房。

一樓是客廳,三樓放了很多雜物,目前能住人的隻有二樓,好在二樓也有四間房間。

樓上物件雖說簡陋,但樣樣俱全,安排好黑白小無常的房間後,秦凡一頭鑽進自己的房間。

倒在床上,擺弄著地獄打工人軟件。

期間他的肚子一直咕嚕叫,但他卻吃不進任何東西,吃什麼吐什麼。

原因竟是他現在的身體隻是一具擁有靈魂的屍體,看上去和常人無異,但體內器官早就停止運轉。

就連保持身體柔軟都隻能靠黑白小無常用陰氣來維持。

叮咚——

地府打工人軟件發來訊息,一個名為‘係統’的機器人發來訊息。

“工號794497,歡迎使用地府打工人軟件,有任何不懂的地方,可以隨時聯絡本係統。”

說到不懂的地方,那秦凡可有太多地方不懂了。

秦凡挑了幾個最重要的問題,發送給了係統。

“我想知道,就憑我一個凡人之軀,怎麼去抓鬼,這一點我是一竅不通啊。”

“工號794497你好,關於這個問題,有兩個解決方法,第一,成為陰兵,可獲得剋製鬼怪兵器,擁有基礎抓鬼技能,第二,學習道術。”

秦凡沉思,他的情況是借屍還魂,需要獲取功德值才能成為陰兵,目前自己隻有6點功德值。

隻能考慮第二個辦法了,但是學習道術,這個恐怕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學會的吧。

“工號794497你好,為瞭解決你目前的麻煩,你可以直接打開係統兌換介麵,前往兌換一些道術和道具。”

秦凡眼前一亮,按照係統的提示,打開了兌換介麵。

上麵有三個選項。

【基礎道術篇,兌換條件;2點功德值。】

【符紙10張,兌換條件;1點功德值。】

【硃砂10升,兌換條件;1點功德值.】

【毛筆一支,兌換條件;1點功德值。】

剛好5點功德值。

秦凡先兌換了一本【道術基礎篇】

在點擊了確定之後,

人臉識彆,請將臉放置框內。

點點頭。

張張嘴。

隨後,手機突然發燙,一道流光突兀的從手機攝像頭飛出,徑直鑽入秦凡腦海之中。

下一刻,秦凡呆滯在原地,他消化著腦海中突然的多出的記憶。

【基礎道術篇】內的所有內容和製作方法,就彷彿他原本就會的技能一樣,無師自通。

可每一張符都需要加入道氣,才能發揮作用。

搞笑。

秦凡冷笑一聲:“我連陰氣都冇有,你憑什麼要我有道氣?”

冇有道氣,這就是一本雜誌。

秦凡眼睛一轉,看向了其餘選項。

他忽然發現,在每一件物品的下方,還有一小段介紹語。

【凡是用功德兌換的物品,無需道氣或陰氣,成功畫符即可。】

這樣一來,秦凡也不猶豫了,將剩下的三個物品全部兌換。

現在一來,他的功德值徹底清零。

“總感覺地府給我下了一個套,真不知道我就一普通人,值得這麼坑我嗎!”

物品成功兌換,白光一閃,符紙、硃砂、毛筆出現在手機旁。

秦凡看了看時間,現在是午夜十二點。

【道術基礎篇】中說,午夜十一點到淩晨一點為午時,乃一天陰氣最重的時候,這個時候,最適合製造陰符。

秦凡決定在這個時候製作一些陰符出來。

【道術基礎篇】之中,就包含了陰符和陽符的製作方法。

陰符,顧名思義便是散發陰氣的符,可以用來撲滅肩膀上兩盞陽火,從而暫時開啟陰陽眼。

秦凡用毛筆蘸了蘸硃砂,拿出一張符紙,開始畫陰符。

有係統加持的特殊符紙,不用擔心灌入道氣的時候,損壞符紙。

可惜就算是這樣,五張符紙,最後隻成功了三張。

畢竟那些知識點,眼睛看會了,腦子看懂了。

手卻看廢了。

經驗可以醍醐灌頂,肌肉記憶可不會啊。

從冇寫過毛筆字的秦凡,毛筆拿在手上畫一條直線都顫抖像是得了帕金森。

看著扭扭曲曲,像是蚯蚓爬過陰符,像極了鬼畫符。

“難看是難看了一點,但畢竟是成功了。”

在秦凡最後一筆落下的時候,周圍的空氣猛的降低了幾度。

本就入秋的天,在半夜就有些冷,這樣一來,讓秦凡直接打了一個顫抖。

嚴格意義上來說,他現在是借屍還魂的死人,是不會感覺到冷熱的。

但這陰冷的氣息卻直襲他的靈魂,讓他忍不住顫抖。

頭頂的電燈也滋滋滋的發出聲音。

秦凡察覺到不對勁,抬頭一看,一道鬼影正倒立的站在天花板上,直愣愣的看著秦凡。

蒼白的臉,空洞的眼直勾勾的盯著秦凡。

啪嗒一聲,秦凡手中的毛筆掉落在地。

那鬼發出咯咯的笑聲。

俗話說,不怕鬼哭,就怕鬼笑。

秦凡嚇到了,大聲喊著黑白小無常。

然而,周圍一片寂靜,除了那鬼瘮人的笑聲,再無彆的聲響。

黑白小無常就像冇聽到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