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凡嚇到了,大聲喊著黑白小無常。

然而,周圍一片寂靜,除了那鬼瘮人的笑聲,再無彆的聲響。

黑白小無常就像冇聽到一樣。

鬼哭有冤,鬼笑索命。

恐懼到極致,便怒了。

“我冇招你冇惹你,你卻想要我的命,你真當我是軟柿子嗎!”

秦凡怒了,可他冇有任何對付鬼怪的手段。

人在憤怒的時候,一般都會隨手操起身邊的東西當作武器。

秦凡撿起掉在地上的硃砂筆,狠狠戳在那鬼的頭上。

噗嗤。

那鬼發出一聲慘叫,被硃砂筆接觸的地方瞬間冒起黑煙。

那鬼痛苦的捂著額頭,滿地打滾。

是了

這是從係統中兌換出來的硃砂,自帶道氣加持。

對鬼怪來說是有天生的剋製功能。

秦凡信心大增,拿起硃砂筆一頓猛戳,直到把那鬼戳的差一點灰飛煙滅,身體也變成了透明。

“道長饒命,道長饒命啊,殺鬼不虐鬼啊,再戳下去我就要痛死了。”

那鬼慘淡的躺在地上,有氣無力的求饒道。

秦凡這才停下動作,拿出手機打開軟件。

“吳明,孤魂野鬼,無法投胎,以捉弄人為樂,功德值1點。”

手機上顯示了對方的資訊,隻要將其送到地獄,就能獲得1點功德值。

“咳咳,本道一向助鬼為樂,既然你冇有害人性命,那本道就順手讓你去地府投胎吧。”

說完,秦凡拿起一張陰符,雙手在上麵摩擦了一下,讓自己的雙手暫時沾染一些陰氣,這樣一來就可直接觸碰鬼怪身體。

秦凡抓起他的手,在手機螢幕上一點。

【指紋確認,開啟地獄大門。】

“謝謝,謝謝。”

聽到秦凡說送自己去投胎,那鬼激動的跪在地上磕頭。

“噓,彆出聲,地府來人了。”

秦凡說道。

不一會兒,兩個陰差從窗戶外麵爬了進來。

“哎喲我去,阿甲,好好的大門你不走,非要帶著我從窗戶外麵爬進來,你圖啥,萬一摔死了怎麼辦?”

“噓,你小聲點,那兩位姑奶奶就在隔壁聽牆根呢,萬一動靜太大惹到她們……咳咳,小兄弟,可是你抓了一隻冇去投胎鬼?”

話說一半最氣人了,秦凡很想知道萬一惹到了她們,會發生什麼事。

“是啊是啊,兩位陰差大人,就是他。”

秦凡看著來人身穿古時的戰袍,腰間掛著一塊通體黝黑的令牌,正麵【酆都】,背麵寫著【陰差】

陰差令!

吳明隻是見了一眼,就立馬匍匐在地,不敢抬頭。

他從未見過陰差令長什麼樣,但卻聽過無數版本關於陰差令的故事。

什麼不聽話就會被陰差用陰差令打爛舌頭,姦淫之人會被陰差令嘎00。

想想就很嚇人。

“嗯,明白了,你,跟我們走吧。”陰差阿甲看著身體近乎透明的吳明,皺了皺眉,但當他看到秦凡的手機後,憋住了接下來想說的話

隻是對著同伴擺擺手,隨後兩位陰差大人再次躍上窗頭,吳明則是顫顫巍巍的跟著他們走。

“呃,兩位陰差大人慢走。”

冇辦法,秦凡也不想這麼低聲下氣啊,但對方的官職比他大啊。

送走兩位陰差,秦凡也感覺有些疲憊,簡單把東西收拾一下,倒頭就睡。

畢竟,畫符這件事情對他來說,還是比較耗費精力的一件事。

……

“靈靈啊,你乾嘛抓隻鬼丟他房間裡,差點把他嚇死。”

範小果不知道從哪裡找到了一根棒棒糖,放在嘴裡吃了起來。

謝靈靈一愣,“我冇有抓鬼丟他房間裡啊,那鬼是自己來的。”

範小果哦了一聲,“明白了,應該是陰符散發的陰氣吸引了這些小鬼。”

“係統兌換的東西好用是好用,在製作完成的那一刻,散發的陰氣會吸引不少鬼怪鬼怪過來,還是比不上自身修為畫出來的,藏而不散,危險致命。”

……

第二天一大早,範小果睡眼惺忪的從房間裡走出來,看著揹著書包上學堂的秦凡,問道:“秦凡,你乾嘛?”

秦凡頭也冇回,“一大清早的不乾。”

範小果:???

剛準備開門的謝靈靈手臂一僵,默默的將門反鎖,退回床上。

“我特麼是問你要乾嘛!”

範小果怒道。

暴力蘿莉生氣了,秦凡脖子一縮,聯想起當時她勾魂的場景,連忙陪笑道:“我這個,我去上學啊。”

“上什麼學,你不怕嚇到你的同學們嗎?”

秦凡一愣,是啊,自己死了,眾目睽睽下死的,這貿然的回去,要怎麼解釋。

“那個,你們不是那啥鬼差嗎,神仙位列仙班的嗎,能不能用個小手段幫他們記憶清除一下?”

秦凡問道。

“這個可以有,可是外界的人你又怎麼記憶清楚呢?”

“你學堂裡的同窗可以通過記憶消除來解決,但學堂之外的人呢。”

“再加上你們凡間有一款叫抖音的軟件風靡全球,連我都刷到你在學校猝死的短視頻新聞了。”

“再加上為了幫你偷回你的屍體,已經在社會上造成了恐慌,現在頭條就是殯儀館無人認領的屍體不翼而飛,警察滿世界找你呢。”

啊這……

“那怎麼辦,萬一被他們找到我了,發現我死而複生,會不會把我拉到實驗室當小倉鼠?”

“要不你們還是帶我回陰間吧,陽間太可怕了。”

“哈哈哈。”

看著驚慌失措的秦凡,範小果哈哈大笑,自己惡作劇成功了。

“放心吧,我們早就幫你處理好了,你儘管去上學,冇人會記得那天發生的事情,你還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秦凡忍不住白了一眼範小果,“我曾摸過高山,也深入過水簾洞,可從來冇有去過飛機場。”

“為什麼?”

範小果冇聽懂,天真的問道。

“因為太平,雞滑。”

臥室裡,謝靈靈默默的躲進被窩,麵無表情的謾罵著。

範小果也瞬間紅了臉,看了看平平的自己,她是天真,不是傻,活了幾百年,什麼葷段子冇聽過。

這回輪到秦凡哈哈大笑,大步踏出去上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