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嗤!

一聲輕響,天空上,牧北踏入寅修期所引來的天劫漩渦,瞬間湮滅。

黑麒麟和景妍四女劇顫。

這口磨盤一出,她們隻感覺連大道都死寂了,萬物似乎將陷入毀滅。

這,這……誰能擋?!

她們不由自主的麵露惶恐,齊齊看向牧北,就算牧北踏入了天心領域,抵達了寅修期,卻還是讓她們在這一刻無比的緊張和擔憂起來。

牧北靜靜站在深坑底部,抬頭看向那口朦朧磨盤。

而後,他緩緩閉上雙眼。

這一幕讓黑麒麟和牧依依四女不明所以,迎著那駭人到極點朦朧磨盤,牧北居然閉上了眼。

而就在下一刻,牧北閉上的雙眼重新睜開,而這時,他的雙眼變了,左右瞳仁上,六道神秘莫測的圓環交纏在一起,形成一個六環圓。

黑麒麟和牧依依四女齊齊一顫:“這,這是……”

迎著牧北此時的雙眼,在那其中,她們彷彿看到了天地崩碎的畫麵。

與此同時,原始劍演化而成的無垠荒漠空間,白衣女子笑了起來:“輪迴眼,不錯!”

轟!

雷霆爆鳴!

朦朧磨盤似有自己的意識,識彆到了牧北的神異雙眼,為之暴怒!

它所散發出來的毀滅之力,瞬間暴漲到一個驚人高度!

轟然墜落!

隨著它墜落,大地瞬間沉陷崩裂,滾滾岩漿沖天而起!

方圓萬丈的範圍,頃刻間化作一片末世畫麵!

“退!”

黑麒麟大喝,招呼牧依依四女原退,轉眼退出數萬丈。

牧北一動不動,迎著壓下的朦朧磨盤,滿頭黑髮舞動。

下一刻,他雙眼中光華一閃。

隨著這光華一閃,他身後,折翼的天使、斷臂的惡魔、無頭的騎士、失眼的神靈、奇詭的天獸,殘缺的獄鬼,一一浮出來。

數萬丈外,黑麒麟和牧依依她們瞬間呆住:“這……”

六種究極的毀滅性天劫異象,居然被牧北重現了出來!

什麼情況?!

黑麒麟忽而想到了什麼,盯著牧北的雙眼:“是他那雙眼的能力!”

這個時候,朦朧磨盤已是壓倒牧北頭頂數十丈的高度。

而也是這時,牧北身後,折翼的天使、斷臂的惡魔、無頭的騎士、失眼的神靈、奇詭的天獸,殘缺的獄鬼,這六種究極異象齊齊動起來。

衝向朦朧磨盤!

下一刻,雙方碰撞在一起!

嗤嗤嗤嗤嗤嗤!

輕響聲一道道傳出,片刻之間,六種究極異象湮滅掉!

而那朦朧的磨盤卻是趨勢不減,繼續朝著牧北壓下來。

但,磨盤上卻出現了裂痕。

牧北眸光一閃,六種究極異象再一次於他身後凝聚出。

這六種究極異象凝聚出來的一瞬間,便是撲向那磨盤。

兩者再次相撞!

轟隆!

伴隨著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六種究極異象和朦朧磨盤一起粉碎!

下一刻……

咚!

似天鼓被敲響,蒼穹上,那巨大的雷霆漩渦中,朦朧磨盤再一次顯化出來,而這一次,它周畔,折翼的天使、斷臂的惡魔、無頭的騎士、失眼的神靈、奇詭的天獸,殘缺的獄鬼,六種究極異象也顯化而出。

六種究極異象,與霸世天劫磨盤,與此刻同時顯化!

頓時,整個衍界變得漆黑下來!

駭人的毀滅性氣息鋪天蓋地而下,無儘生靈為之驚恐,戰戰兢兢!

嗚!

狂風肆意,似厲鬼哀鳴!

黑麒麟和牧依依四女距離最近,迎著這等氣息,直接癱軟在地上。

牧北揮手,一片柔和神輝捲開,跨越數萬丈距離來到黑麒麟和牧依依四女身旁,包裹著她們轉眼間橫移出去十數萬丈遠。

咚!

蒼穹爆鳴!

六種究極異象當先動了,浩浩蕩蕩的朝著牧北壓下去!

這一次,它們的氣息遠比之前恐怖,真正為毀滅而生!

牧北雙眼中眸光一閃,身後同樣凝聚出六種究極異象!

他所凝聚出的六種究極異象迎上,與天劫落下的六種究極異象相撞。

轟轟轟……

毀滅能量轟鳴,雙方激烈碰撞,似相同的輪迴天衛交鋒!

針尖對麥芒!

下一刻……

壓抑到極點的氣息開始瀰漫,那口更可怕的朦朧磨盤,緩緩壓下來。

隨著它壓下來,整個衍界劇烈晃動,似乎下一刻就要為之化作塵埃。

牧北額前黑髮狂舞,神異的雙眼卻依舊是十分平靜。

他左手抬起,手心朝天。

嗡!

神異光輝快速彙聚顯化!

三個呼吸後,一張璀璨的神圖顯化出來,直徑九丈,交織無儘奇紋。

極遙遠的地方,黑麒麟和牧依依她們竭儘全力擴散神識,能勉強看到天劫中心處的場景,於這時候模糊的捕捉到了牧北凝聚出來的神圖。

“這是,此前那個主上凝聚出的寅力光圖?”

“不是!完全不一樣!”

“這,這像是……那方朦朧磨盤的縮小版!”

她們驚悚。

此時,牧北祭出的神圖,竟讓她們看到了類似那朦朧磨盤般的特征!

那朦朧磨盤,可是輪迴劫聚出的最核心啊!

而這時,原始劍演化的無垠荒漠中,白衣女子目光微動:“輪迴圖!”

而後,她笑起來:“九成本源被封還能做到這一步,不錯,很不錯!”

外界……

天劫之下。

轟!

雷鳴刺耳,毀滅磨盤壓下,攜帶撼世之威!

牧北左手微動,托著九丈神圖一把甩上去!

九丈神圖沖天而上,於下一刻和雷雲漩渦中落下的那磨盤撞在一起!

兩者始一碰撞,頓時爆發出滔天的轟鳴聲。

嗤嗤嗤……

方圓萬丈,虛空坍塌崩碎,久久難以恢複!

嗚!

毀滅颶風肆意,夾雜一縷縷漆黑色的電弧。

而正在交鋒的六種究極異象,在神圖與磨盤的碰撞下,也相繼湮滅。

轟隆隆!

九丈神圖與磨盤激烈碰撞,爆發滔天的毀滅能量渦旋,雷電在肆意。

兩者僵持在一起,大約過去七個呼吸時間,九丈神圖哢嚓一聲粉碎。

那磨盤趨勢不減的落下,浩浩蕩蕩的砸向牧北,下一刻便到了跟前。

牧北靜立不動。

而這時,雷霆磨盤粉碎,化作點點雷光消散。

牧北一跟頭栽倒。

暈了。

下一刻,衍界恢複光亮,天空上的雷霆漩渦快速散了去,徹底消失。

極遠處,黑麒麟和牧依依四女連忙衝到牧北跟前。

黑麒麟檢查了下,道:“傷的極重,但冇有大礙!”

它帶著牧北離開,不久後尋到一片安靜的地方,相助牧北療傷。

不久後,牧北醒過來。

醒來的第一時間,他便狠狠一咧嘴。

痛!

劇痛!

痛入魂魄!

這等程度的痛,他還是第一次感受到,差點給他痛的直接又暈過去。

在黑麒麟和依依她們的幫助下,他艱難的運轉一劍絕世,配合著生命劍意療傷!

直到一個時辰後,方纔是好了許多!

牧依依看著他:“哥,你好厲害啊!”

夢初吟點頭,一如既往的話語簡單,道:“很強!”

蘇輕語、景妍和黑麒麟也點頭。

那般恐怖的輪迴劫,怕是五維寂修期的強者也扛不住,牧北卻居然挺了過來!

太駭人!

牧北咧嘴一笑:“全靠天心領域了!”

黑麒麟道:“天心領域雖然起了很大作用,但,真正讓你度過這次鏈劫的,應該是你那雙眼和那張神圖吧!話說,你那是什麼眼,還有那神圖,那是什麼,你什麼時候掌控的這兩種手段?”

牧北一愣:“啊?啥眼?啥圖?”

……

ps:三更送上!嗷~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