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淩寒,請你放開我”陸淼淼掙紮道。

“我不,我就要和老婆貼貼”

貼你死心貼,勞資腦殼都給你打掉!

季淩寒凝視著她冷若寒霜的臉,又是這副模樣,有這麼不待見自己嘛,他到想看看她這幅清冷疏離的麵孔浮現**又是怎樣的一番風景。

他緊緊貼著她的身體,聞著沁入鼻尖的淡淡芳香不禁有些情動。

大手摟抱著她纖細單薄的腰身,二人體溫逐漸升高,空氣中氾濫著曖昧的味道。

見她並無反抗,季淩寒扯起一抹邪笑,嗬,他就知道,這女人這幾天都是在欲擒故縱裝給他看的。

眸中**暗湧,他眯起狹長的眼眸喉結滾動,輕輕的親了親她嬌嫩的臉龐。

涼薄的唇瓣輕輕劃過耳垂脖頸,氣氛逐漸意亂情迷,陸淼淼咬牙切齒用力的躲開他的懷抱。

靠,他是吃錯藥了嘛,一大早就開始…

雞湯真的有這麼補嗎?

她身體一顫,同時刺激又陌生的感覺順著血液衝向大腦。

她連忙鉗製住那雙不老實的手“季淩寒!我數三聲,一,二…”

“淼淼,你會喜歡的”畢竟這可是你求之不得的,他揚起嘴角一抹暗諷的笑道。

見那雙大手越發不老實,陸淼淼心裡產生了一種強烈的不適感,她用力掙開了季淩寒的環抱反手一巴掌呼在他臉上。

“啪”的一聲,季淩寒側過臉,眸中**散退隨之而來的是不可置信的惱意,他左臉泛紅五個指頭印逐漸浮現,他舌尖頂了頂被打的發麻的左臉,寒著冷意的盯著陸淼淼。

“你又打我?你真是越來越放肆了”他一手用力捏起她的下顎逼迫她抬眸直視自己。

“打的就是你,怎麼不服啊,不服給我憋著!”陸淼淼倔強的瞪著他。

“很好,你已經成功的惹怒我了,我現在,很生氣”季淩寒手上的力道越發逼人,她被捏的眼眸含水:“所以呢,你要做什麼,把我殺了嘛?”

見他陰冷的盯著自己不說話,陸淼淼接著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麼,忍著厭惡來這樣試探我你不覺得噁心嗎,是不是還覺得我還愛著你啊,

你知不知道你碰著我的時候如芒刺背,我就想怎麼會有這麼噁心的人呢,

真的你很讓我倒胃口,明明今天的雞湯很好喝也不油膩,但是我現在卻非常的想吐,因為你!”

“陸淼淼,你彆太不知好歹了!”

“嗬”陸淼淼麵無表情的經過他,毫不在意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寒冷氣息。

從前她怕他,因為愛所以卑微,委曲求全就差把他上供了,甚至受儘委屈也捨不得傷他一分,但現在,她真的想捶死這個豬頭!

擦肩而過的一瞬間,手腕被一股大力氣向後拽去。

季淩寒眸色深沉的看著她,低沉的嗓音中絞著一絲寒意:“陸淼淼,你到底想做什麼?

以前你恨不得整顆心思都放在我身上,現在為什麼會對我這種態度”季淩寒語氣裡是他自己都不察覺到的失落。

“我說了,我要跟你離婚,如果你不同意,我就去法院申請起訴”

離婚,又是離婚,她到底是有多見不得自己!

“為什麼?”

“我早就說過了,我不愛你了,對你冇感情了,對你的觸碰也覺得噁心,早就失去了從前那種想睡你的感覺,簡單來說也就是,膩了,懂了嘛?”陸淼淼處變不驚的眸子直視他,清澈的冇有一絲掩藏的痕跡。-